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坐忘长生 >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秘议
    九天仙盟显然计划了很久,准备做得很充分,将整个金不相天的地形都摸透了,此时化作连绵起伏的光影,栩栩如生地呈现在众人面前。

    “诸位的任务,就是将锁恨桥的空间通道毁去。”真一严肃道:“另外,我们已与上界联系好,届时会派下两位仙尊,但受到天地法则约束,他们只能在魔神出现时才会出手。”

    “仙界那帮孙子终于肯帮忙了!”紫虚大帝冷哼道,语气很不客气还带着嘲讽:“还以为他们要等到人间界被魔族占领,才肯纡尊降贵出手!”

    “主要是上界的约束比人间界更强。”真一打了下圆场,又道:“有仙尊牵制住魔神,也能降低你们的危险。另外,在你们前往金不相天的同时,我们的大军也会同时出发。”

    他走到金不相天的光影中,指着一处道:“这是一片荒野,远离金不相天的各大魔城,只盘桓着一些低阶魔族。我们已派人遣过去,准备在此处建立大型星阵,到时好把大军传送过去。但有一个情况是……”

    真一转身面向几人:“大军传送需要时间,过去后还要立即建立起防御工事,在金不相天牢牢打下阵脚,以备之后物资补给跟上,也要准备好应对极可能十分漫长的战事。”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你们除了毁掉锁恨桥的任务,还要帮忙拖延下时间,最好是让魔族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你们那边。”

    “说来说去,还是要我们吸引火力。”紫虚道,不过面上倒并未露出不满。

    其他人也没说什么,在场不管哪位,都有面对千军万马依然能杀出重围的底气,怎会惧怕吸引火力。

    “能者多劳嘛!”真一笑道:“魔界万丈深渊那边的战事还未结束,太清他们都抽不出身来,所以只能麻烦各位了。不过具体要如何实施计划,却需要你们几人商量再一下,结合金不相天那边的情况,看要如何配合行动。”

    柳清转头看了看,心下不由暗暗叹口气。

    在场的几人都是站在修仙界顶端的人物,实力强大,名声煊赫,但突然把这些不相熟的人拉到一起,却容易出现一种情况,那就是一开始都会先观望一段时间,互别苗头,谁也不服谁。

    紫虚大帝一看就是极为高傲霸道的性情,向来只有别人奉承他,没有他低头和人说话的。他与圆明应该之前就相识,这会儿两人正在低声交谈。

    闻道的性情只比紫虚更高傲,此时抱着双臂凝视着金不相天的大地光影,显然没有说话的打算。

    至于祀夜,更不用指望他开口。

    柳清欢只好道:“锁恨桥有重兵把守,硬闯不智,最好还是设法引开。但强引容易引起对方警觉。”

    他在山川光影中缓缓走动:“这处有一道关口,再往外走,这处高土筑堡、道路相通,应是一座魔城,周围也有不少魔族的聚集点,或许我们中可以派出一人,去这些地方露下行踪,制造点混乱。”

    “这样就能把守军引走?”真一怀疑。

    “只要那人实力够强,声名够响,威慑力够高。”柳清欢道。

    他看向紫虚大帝,却见其他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身上。

    只听真一道:“若论其他,在场自然是紫虚道友和圆明大师最强,但在魔族那边,太微道友你的威慑力应该才是最大的。”

    “不错。”圆明大师十分认真地道:“就连我等方外之人,都听说过太微道友在魔界那些年的辉煌事迹。”

    真一哈哈笑道:“万丈深渊的魔族至今一听到你的名字,就会立刻望风而逃,足可见你在魔界那边的威慑有多强。”

    柳清欢自不会把他的话当真,不过想了想,也没拒绝:“那行,到时我就负责制造骚乱,你们趁机动手。”

    “好!”真一道:“那我说一下驻守锁恨桥的守军情况,另外还有几位常驻的大魔分别是……”

    这场秘议从日出一直持续到日暮,殿门依然紧闭,直到第二天清晨,门才打开,一行人从内走出。

    柳清欢与紫虚等人拱手作别,才走到闻道旁边,问道:“你等下准备何去?对了,我还不知你青冥的洞府在哪儿?”

    “我在这边没设洞府,只租了个小院暂居。”闻道答道。

    “那你去我那儿住吧。”柳清欢道:“你住外面不方便,不如住到我在大孤山的洞府去。正好你我好久不见,该好好喝一杯才是。”

    闻道考虑了下,摇头道:“喝一杯可以,不过仙盟这边还不知何时才能将人手调配好,至少也要三五月后,我们才会出发前往金不相天。这段时间我要去其他界面走一趟,你应该也要做些准备,便不去打扰了。”

    柳清欢也不强求,看了眼周围,此时他们还未走出九天仙盟,只有几个仙盟修士从远处经过。

    “你对这次任务怎么看?”

    闻道沉吟了下,才道:“很难。我曾去过金不相天,怎么说呢,相比起其它六个魔界,金不相天排名第一不仅仅因为其界面大,还是这世间魔族争相前往之地。”

    “所以可想而之,金不相天聚集了多少高阶魔族。”闻道微微一叹,毫不避讳地道:“真一还是太着急了,他虽然坐稳了九天仙盟盟主之位,但一直不满意在盟内被长老会压制,所以迫切地想要做点事,但是……”

    “但是万丈深渊那边的战事还未结束,这边再开辟战局,两方作战未免吃紧。”柳清欢接口道。

    “原来你也看得很明白。”闻道看向他,问道:“我是欠了真一很大一个人情,不得不还,但你为何又同意参加这次任务?”

    柳清欢斟酌道:“金不相天的锁恨桥是真魔界与下界最大的一个空间通道,只要把锁恨桥毁掉,魔神再想下界就不再那么方便,魔族的兵力也会少掉很大一部分补充,不能再源源不断往其他魔域派兵。”

    “更何况,这场与魔族之间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几百年,也到该结束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