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玄幻魔法 > 诅咒之龙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民风淳朴?
    “查案关我这条遵纪守法的龙什么事?”对于丽莉娅发过来的信息嗤之以鼻的郑逸尘随手的将手里的杯子丢在了一旁,双眼微微的一沉,看着另一条信息,是时候让手下的伪主角团队行动了!

    正在沉迷于拍戏不可自拔的奥斯浑身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警惕的四周看了看,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难不成是自己最近沉迷拍戏,导致自己的战斗本能下滑了?

    唔,似乎有点。

    毕竟每天除了拍戏之外,就是在工作时间和自己的妹妹相处,关系方面又恢复到了以前的那种正常的日常相处时刻了,以前觉得相见怀念是时间长了不见面,现在天天见了,时间一长,自然就变成了日常风格了。

    “要不……出去转转?正好自己现在扮演的角色戏份也快结束了,加加班就能搞定。”奥斯斟酌着,虽然身份的缘故,让他不可能扮演什么伟光正的角色,扮演了就是政治不正确,不过时间这么久了,奥斯也演的习惯了,在广大人群中也算是颇有人气。

    不过化妆的缘故,有的人在日常中认不出来自己就是了。

    这不影响什么,知道他的名字就可以了,奥斯都考虑最近是不是要去找个地方等级一下,弄个姓氏,只是这应该不能申请出来吧,一个邪教徒申请姓氏什么的,想一想就行了。

    看了看其他的小伙伴,影视基地这边的生活真的不错,弗雷德这个狂战士都能安分下来,更主要的是他给自己的族人找到了一些小出路,在淡季的时候狂战士一族很少有事情去做,出去当职业者又因为种族天赋的缘故,没有什么人想要和他们组队,谁也不想战斗的兴起了,被队友直接给砍了。

    而那些能接受的,狂战士一族的人又不想加入,主要是队友不行,那些很愿意他们加入的人,多半都是拿着他们当炮灰。

    于是淡季的时候狂战士一族的人就挺无聊的,这些人被弗雷德给拉过来了一部分,专门在这里适用于群演……安全方面也没关系,演员又不是真的要战斗,需要这样的群演是为了要他们的那种狂暴的气质,战斗就是演戏,让这些狂战士稍稍的学习一下,差不多就能适应了。

    难以适应,下手没轻没重的也没关系,只要施法者加持一些防护就行了,看着更加逼真。

    “哥,有人要找你……”

    “恩?”看着找上门的妹妹,奥斯略显诧异的眨了眨双眼,只是有人要找自己而已,自己妹妹这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是一名女孩。”

    “女孩?”奥斯脑海里立即过了不少面孔,但那些都是你情我愿互助的认识的,互相帮助之后,大家就各走各的了,这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是主动找上门来的,不会是哪个缺乏职业道德的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要找格林哪个绿毛好好的谈谈了。

    “我们的同行。”

    “唔,那我去见见吧。”听南希这么说,奥斯脑海里的面孔瞬间刷下去了一大片,影视基地这边的女孩也有很多,他也认识不少,主要是大家在一个地方工作,低头不见抬头见,即便日常中接触的少,可在一个地方工作的时间长了,总能够慢慢的了解。

    奥斯表现的一点都不像是邪教徒,而且还是同事,这就好相处了嘛,于是他在这里认识的女孩也不少,可那些能够真正找过来的,只有一个了吧?

    瑟希莉……那名有着偏绿色长发,年龄不小人却很成熟,还是故人的女儿,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居然会主动的找上自己。

    “我们单独谈。”

    “……”南希犹豫了一下,对奥斯点了点头,暂时离开了这里,她是教会的人,奥斯是魔剑教徒,两人的真实立场不同,这个时候她不在场更好一些,不然有些事情知道了反倒是更纠结,不想要发愁就从一开始不去了解最高了。

    奥斯开口问道:“怎么回事?还有你的身份……?”

    瑟希莉一直以来都不想要暴露自己的身份,毕竟关于‘路克’的遗留到现在都很引人注目,命运魔兵这种特殊的魔兵市场上已经出现了少许的了,虽然都是一些效果近乎为零的存在,但那只是技术的限制在,只要技术真的突破了,今后肯定会出现一些命中率+xx%的,类似于虚幻世界的那种带有特殊属性的魔兵。

    这只是一种遗留,还有奥斯现在使用的,也是唯一一把的绑定魔兵同样受人关注,反正因为这把魔兵,他没少被人骚扰过,动用武力不行就利诱嘛,黑暗教会的人,其他势力的人,帝国的人甚至教会的人都和他有接触,目标全都是他那把唯一的绑定魔兵。

    这些麻烦奥斯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扛着的,不想要将问题引到瑟希莉身上,和她之间的接触也是能少就少。

    聪明人有很多,和瑟希莉接触的久了,外加她的年龄,免不了会有人想做点什么。

    “命运魔兵我有实质性的研究结果了。”

    “这,恭喜你啦。”奥斯闻言由衷的说道,看着面前的女孩没有露出任何喜悦的表情,他觉得对方来不是为了说明这件事。

    “以后你有需要了可以找我,专属魔兵等一段时间之后我也能调整一下……不要想太多,这不是无偿的,如果我遇到了什么麻烦,你肯定要出面解决。”

    “没有绝对的秘密,有些事情隐藏的再怎么好,终有一日也会暴露,我这是提前做准备……好了,这些事情以后再说,现在来这里是告诉你一个消息,圣堂教会打算对魔兵邪神下手了。”

    对魔兵邪神下手了?奥斯心里稍稍的一惊,他现在的力量可都是魔兵邪神赋予的,除了那颗噬心魔的心脏,只是少了魔兵邪神的力量后,噬心魔的新造也就是让他的身体远超别人的强壮,造血功能能当移动血库而已,之外就没有别的优势了。

    以前他只是认命的接受了魔兵邪神的力量,现在倒是真的想着自家的邪神大人能够长命百岁,至少在自己死之前,能够好好的存在着。

    “我知道的不多,剩下的你自己去调查吧,还是说你想着让一名不到十四岁的小女孩去做这种危险的事情?”

    “……”你还知道你不到十四岁啊,一举一动和大人一样,奥斯忍住了者想要说出来的话:“多谢了,我马上去调查。”

    事关自己的战斗力,他对这事很上心,作为魔剑教徒的时候,奥斯知道自己的价值很大,对自己妹妹的隐性帮助也很大,可若是再次成为普通人了,那他就显得无关紧要了,甚至连这把专属魔兵能不能保住都是一回事,现在拿着专属魔兵是有德者居之,合情合理,没有力量?那他马上就能够感受到世界的残忍,甚至会连累自己的妹妹。

    “那就赶紧去吧,看你现在的生活状态,你还知道自己是战士吗?邪教徒?”

    瑟希莉的话让奥斯心情有些沉重,他的确是意识到了最近的生活实在是太消磨意志了,若是普通人就算了,既然他走上了邪教徒的道路,却过度的沉迷于当下的生活,想一想真的和自取灭亡差不多,哪怕魔剑教徒是特别类型的邪教徒,下场比正常的邪教徒好很多。

    可实际上却是矮个子里挑高个,很多道义问题都用不到他们身上。

    现在连故人的女儿都看不下去了,他还能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吗?

    “什么?队长你想要练练手啊?怎么突然想这个了?”卡林有些奇怪的看着奥斯,放下了拿过来的酒瓶,他觉得接下来就不适合使用喝酒了。

    “恩……主要是觉得最近一段时间演戏的次数太多了,可能对原来的战斗技巧有些不好把握,想要打两场恢复一下。”奥斯有些尴尬的说道,最近的战斗技巧有不少都用在了演戏上面,战斗技巧没有精进,反倒是演戏式的花式战斗技巧精进了很多,可那些只是为了让观众更加又欣赏感觉的花式技巧用在真正的战斗中有毛用。

    “所以卡加有什么……地下角斗场吗?”

    “队长你还真是有些过时了,不知道地下角斗场最近都转型了吗?”卡林拿出来了自己的魔兵召唤书:“位置亚楠镇,坐传送就可以去的地方,就是贵了点,不过在虚幻世界里的消费不算什么,剩下的虚幻世界里再解释。”

    “?我知道了。”奥斯稍稍的愣了下一下,也拿出来了你自己的魔兵召唤书进入了虚幻世界,他现在的位置是虚幻世界的科技城,主要是这个地方……恩,好玩不说还能够轻松的上网查资料,画风和别的地方也有所不同,是最受欢迎的几个大城市之一,同时这里也有传送阵,只是这里的传送阵不是一个石台一样的东西。

    而是一个有着相当科技感的于圆形门,巨大的门框两者魔法阵纹和机械结合的光芒,属于魔导科技产物,被称作是空间门的东西,虽然运作的形式和传送阵不同,但核心的效果是相同的,总的来说就是虚幻世界里的一种设定,适用于科技城的设定。

    亚楠镇……这个地方奥斯以前没怎么听说过,而且去那个地方的价格真的贵,传送地图上面比亚楠镇更远的地方,收费的价格也只有亚楠镇的三分之一,那还不是一个城市啊,要价怎么这么高?

    来到了这个地方,镇子的入口处有着一名绿毛青年吧唧吧唧抽着烟靠着一颗雕刻着死灵的大树旁边,那棵树伸出来的树杈就好像是尖锐的利爪一样,绿毛这么靠着就不怕那树杈直接怼他一下吗?

    反正在奥斯的感觉中,那棵树相当的怪异,就好像是真的有一个死灵被强行塞进去了一样,不仅仅如此,来到了亚楠镇的地界后,这片区域的色调都变得阴暗起来,一种弱者难以承受的气息覆盖在这个地方。

    看到了奥斯,格林将手里抽了一半的烟随手向后一丢,在奥斯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那个树的一根狰狞宛如利爪的树杈直接伸了出来,抓住那半截香烟,树身上雕刻的死灵脑袋嘴巴张开,一口气将这半截烟抽的干干净净,顺便不忘补了个:‘谢谢’。

    这东西还真是活的啊!

    “队长啊,在虚幻世界里就不要拿着现实的一套作风面对了,在这里里出现什么都有可能的,一棵树妖不用这么在意吧?”

    “树妖?”

    “恩~据说是某个人得罪了得罪不起的存在,被强制的塞到了这棵树里面,永远无法脱离,就成了这样的存在,别担心,他很好说话的。”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奥斯绷着脸点了点头,如果无视了那棵树那张桀桀怪笑的死灵脸以及吐出来又被吸进去,玩的不亦说乎的举动,那单凭一个声音还算柔和的谢谢,感觉还是挺好说话的,只是现在的划分就没有那么友善了。

    这棵树那枝叶繁茂的树冠上面,挂着不少脑袋,有的还是新鲜的有的则是早就腐朽成了骷髅的,一个个的,像是果子一样结在上面。

    “我能找到的最好练习场。”格林挤出来了一个有些怪异的笑容:“也是诸多地下角斗场转型选择发展的地方。”

    自从虚幻世界出现,和登入钥匙的全面化发展,地下角斗场的就开始组织转型了,除非生死状的战斗外,很多战斗都是在虚幻世界进行的,有人可能说这样会少了一些刺激感?

    实际上在虚幻世界的地下角斗场更加的血腥!

    现实中进行的说都在拼命没错,可人命关天,关乎着自己的小命,拼命的时候也会有顾忌的地方,不可能每一场的角斗都会表现出来该有的视觉效果,在虚幻世界里就不同了,不用担心肢体残缺,不用担心死亡,最多就是死亡了受到老板的惩罚,以及短时间内不能登入虚幻世界。

    其他的根本没有任何的代价,在这里面战斗自然要动用百分之两百的拼命姿态了,赢了,即使是惨胜,也能够用专业的治疗人员恢复过来,不浪费多少时间,也就是这些原因,虚幻世界的地下角斗场更加的血腥残暴,大家都无所顾忌,打起来可真的是胳膊腿乱飞!

    甚至一些混乱角斗区里面,战斗进行的激烈了,看台上的一些观众都能可以不用忍,直接跳进去加入到混乱的血腥战斗里面。

    非同一般的体验,这可是现实中怎么都不能做到的,依靠着一点,地下角斗场还发展出来了不少的特殊模式,深受那些猎奇观众的欢迎,毕竟猎奇了之后,不仅仅是对人,在生命有保障的时候对自己也是可以的。

    “亚楠镇这里有着特别的规则体系,战斗的人都会处于生死一线中。”格林简单的给奥斯讲解了一下这里的规则,在亚楠镇这里战斗,首先要弄清楚一点就是装备的问题,来这里的人就不要想着在一些无差别的角斗中自带一些优秀的装备了,意义不大的。

    或者说是在这里武器的作用被无限的放大,其他装备的作用则是无限缩小,穿的再好的装备也就相当于是一层纸一样,更好的区别也就是一张纸和两张纸的区别,要么就是换成了硬纸板。

    别人拿着一把菜刀都能够破防,所以不存在仗着装备碾压别人的情况,能够碾压的只有个人掌握的战斗技巧,依靠身体强度?哦,身体强度带来的防御也扛不住武器作用被无限放大的规则,被捅了依旧要受伤,最多就是体质好,血条长,比起被一刀捅死的普通人。

    体质好的能够多挨几刀或者是十几刀。

    总之武器在这里的定义就是……攻击的东西,比如说拳头x2,牙齿也行,脚也可以,反正想要发挥出来真正意义的防御,只有格挡和闪避。

    所以在亚楠镇这里战斗的时候,现实中的强悍职业者,在这里被一群狗咬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生死一线的规则,相当受人欢迎,每天来这里的人络绎不绝,就为了在这样的规则中更好的磨砺自己的战斗技巧!

    外加这里的抑郁的环境,战斗的进行的热度够高了,会不可避免的受到环境的影响,产生忽略掉‘不担心自己会死’这样的死亡压迫感以及其他的负面情感,总之就是让人最大的投入到生死一线的战斗中。

    如此的特性,被一些嗅觉敏锐的地下角斗场老板发现,大力的将这里开发了出来。

    “总的来说,这里除了环境和自带的特殊规则外,其他的都很好啦,民风淳朴,热情好客……”

    “我可看不出来。”卡林看着那棵树玩玩腻了那团香烟的烟气后,树杈一样的手在树冠里掏了掏,扯下来了一颗新鲜的脑袋当着他的面,张开了那张大嘴塞到了里面,咀嚼声随即响起。

    过了十几秒后,一颗沾染着血丝的骷髅脑袋被吐了出来,被这颗树重新的挂在了树冠上面,空气中弥漫的不详气氛更加的强烈了。

    “忽略掉外表的话……就是我刚才说的那样。”格林轻咳了一声,摆了摆手:“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啦,队长你要知道我们这些魔兵使死了之后,依旧会在虚幻世界留下尸体的,那些尸体不处理一下很麻烦的,这棵树就是清道夫之一。”

    “还之一……这个城镇到底有多少特殊的存在啊。”奥斯头疼的说道。

    “不少吧,在这里乱跑又很大的几率被干掉的,我也没有好好的了解过。”格林摇了摇头,有多少特殊的存在他哪知道啊,亚楠镇有很多禁止进去的地方,那些都是暗面的,只要没事别往下水道或者是看着挺诡异的房间还有窟窿里钻就没什么事情。

    而去了那些地方会发生什么就不一定了,毕竟这里的生死一线规则,被一条狗咬死都不奇怪,更别说遇到了更加危险的存在了,所以格林极为明智的没有乱跑过,至于这棵树上面挂着的脑袋,多数都是不听话或者是寻求刺激乱跑的人留下来的。

    最鼎盛的时候,这棵树的树冠上面挂的脑袋覆盖住了整个树冠,堪称是精神污染,但是仔细接触一下,却会发现这棵树其实挺好说话,还挺有礼貌的,送烟了人家会说谢谢,东西掉了若是距离它足够近了,他还会帮忙捡一下,如果是脑袋掉了,他表示只会接受脑袋,身体太大了不好安置,请自己把自己送到下水道之类的地方。

    之外这颗树就是一个隐藏的话唠。

    格林跟他挺熟悉的,之所以熟悉是在当初他看到了这棵树上挂着的美女脑袋,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这棵树是活的,就是来到了树下嘴上哔哔了两句,就和树妖搭上了话。

    “喂喂,不要堵路,你们站在入口很久了。”树妖品尝了第三颗脑袋后,看奥斯和格林还在这里,当即挥了挥树杈一样的手掌开始赶人了:“熟归熟,堵路的话我可不会客气的。”

    “走吧,他除了当清道夫之外,还有就是有着门卫的作用。”格林对奥斯说道,主动的走进了城镇里面,奥斯跟着进去后,身后响起了吱呀的声音,城镇的入口大门在那棵树看着很纤细的树枝拉扯下,沉重的关闭了起来,门完全关闭的那一瞬间,奥斯感觉到四周的气氛更加的阴暗了几分。

    连带着他的心情都变得沉重了起来,摇了摇头,看着若无其事的格林,他压下了自己心里的一些疑惑,继续跟着这个绿毛向前走,同时静静的观察着四周,四周那黑暗的房间里,有不少散发着幽光的视线正在暗中的观察着他们。

    那种绿油油的视线给奥斯一种相当压抑的感觉,对方看他们就好像是在看死人一样……这里真的没有问题吗?

    “不要在意,他们是在欢迎我们。”

    话音刚落,四周响起了一阵阵窃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