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玄幻魔法 > 诅咒之龙 >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外出调查
    大事每天都在发生,只是对于这些大事的判断要看是什么人判断的了,对圣堂教会来说,大事那就真的是大事,不是普通平民家丢了十年的存款那种‘大事’,教会的主要目标就是魔女以及邪神,魔女现在已经没落了,而邪神这样的存在却依旧鼎盛。

    主要是折腾这个人的太多了,折腾出来了一个后还能来个恶性肿瘤一样的循环。

    魔兵邪神也是邪神,即使教会对魔兵邪神已经有了伪神定义的备案,可这个只要还没有公布出去,那就是备案,不算是真正的方案,并且想要让人公认魔兵邪神为伪神,单单是教会一个势力开口还不行,要走一个极为严格的流程,比如说征得几大帝国的同意,以及一些正向大势力的同意。

    这之外还要和那些魔兵邪神的代理人开个麻烦的长会等等。

    所以伪神这个定义真想要落实,不墨迹个十几年几十年的是不可能落实的,即便是落实了,这样的伪神也是越少越好,即使会不可避免的出现,那也应该在可控的范围之内,而不是野生的魔兵邪神……

    不,绝对不是正常的野生魔兵邪神!

    奥罗整理着能够得到的资料,一直忙活到了太阳落山后,才抓起一旁放凉了的烟斗,换上了新的烟草,冰息草为主材的烟草,一口下去就跟闷了薄荷醇一样,提神醒脑那叫一个爽……咳咳咳!

    一口抽的有点高了的奥罗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脑袋,他上头了,就像是死命往嘴巴里塞冰激凌,然后脑袋疼一样的感觉,虽然难受,不过积累的疲惫倒是散去了不少,注意力又能重新的集中。

    “这件事有很大的问题,我们要去调查一下。”

    “你想要怎么做?”

    “拉个队伍,这是名单,我们准备一下连夜出发。”

    奥罗将一份名单放在了阿奇尔面前,阿奇尔看着这一份名单不由的沉默了下来,过了半晌他才缓缓的开口:“你可真够意思的。”

    “这是我的美德。”奥罗面不改色的说道。

    名单里奥罗的名字在第一位,之下的是保镖,墨瑟,还有阿奇尔以及预言师丽莉娅,除了保镖根正苗红之外,他们现在都是有点档案或者是见不得光的。

    “还有呆在卡加这么久都没有出去过了,我都忘记了外边的风景是什么样的,也该出去换换心情了。”

    “我去准备一下。”阿奇尔没有在说什么,拿起了这份名单以及下面放着的申请书,奥罗的意思很明确,虽然从圣女迪雅的事情中给摘了出去,可他想要在这件事里摘得更干净一些,所以这个时候离开卡加这个漩涡是最好不过了,还是有着去办公事的理由,至于名单里的其他人。

    虽然都有点问题,可他也讲究着一个配合的问题,队伍中有一名预言师是必然的,有着一名预言师,在调查一些事情的时候会更加的容易,特别是没有绝佳线索的前提下,有着一名预言师是最合适不过了。

    即使奥罗对预言师的好感并不怎么高,可为了保证任务质量,带是肯定要带的……不然没法交代,为什么选择丽莉娅?简单啦,腾地方咯,卡加现在是个漩涡,他将都有问题的给拉走了,教会之后在这里安排人的时候也能更好的安排,连额外的理由都不用找了。

    至于保镖和墨瑟,保镖和他是老相识了,他不在身边还有些不舒坦呢,至于墨瑟,黑暗执行者攻击力杠杠的,遇到了事情他就是主力输出,怎么能少的了墨瑟?

    必要的阵容组合,有控有辅助有输出有mt,合情合理的安排。

    关于这边的申请很容易就通过了,集合的时间也不到两个小时,其中最残念的就是丽莉娅了,好端端的被人拉出来了她心里肯定不爽啊,只是这个时候保持沉默就对了,别的她不想要说什么。

    调查魔兵邪神的事情?总之听到了这个任务指令后,丽莉娅第一个想法就是郑逸尘的事发了。

    但随后一想,那条龙在搞事的时候一直都是小心的不能再小心了,事发了也关联不到他的,应该是魔兵邪神最近出现的数量略多,引起了教会的注意力!不过这个时候发现有点晚了呢。

    不管怎么说,教会之前和黑暗教会之间的纷争引给郑逸尘太多暗中搞事的时间了,现在教会拉回来了一些注意力,但剩下的魔兵邪神还有多少呢?

    “没多少了。”郑逸尘看着丽莉娅发过来的信息,啧啧了两声,教会反应过来的速度有些超出郑逸尘的预料,但也就这样了,没有达到最理想的程度,可保守的要求已经做到了,百分之八十的中级魔兵都已经有了关联的魔兵邪神,剩下的那一部分很快就能够解决掉。

    至于最后的高级魔兵,郑逸尘不急啦,只要他这边不开后门,目前还没有多少人能够拿着高级魔兵去当做是基石去进行邪神仪式,教会一边调查,卡林那边继续推进度,最后教会就算是调查出来了点什么,最终的指向也只是一群搞事的堕落者而已,堕落者搞事管他这条龙什么事呢?

    给丽莉娅回复了一条信息,让她该怎么参与调查就怎么参与调查,不用管他这边的事情。

    得到了回复的丽莉娅面无表情的坐在后车座上面,别的不说,魔动车这种东西出现后,人们由衷的感受到了其中的便利,特别是这种官方执行任务的时候,不用像是以前那样,苦兮兮的骑马或者是坐着被魔兽拉着的车,坐着魔动车的感觉比那舒服了不知道多少,唯一累一点的就是开车的司机。

    只是这个和她这名柔弱的预言师有什么关系呢?

    坐在后车座的丽莉娅瞥了旁边坐着的阿奇尔一眼,拿出来了一个小小的笔记本翻看了起来,这辆车之外是骑着机车的墨瑟,人家有专属的坐骑,犯不着一起在这里挤着。

    他们当前的目标是当初猎魂人团体聚集的峡谷,根据教会的提供的线索,在那个峡谷里曾经出现过魔兵邪神的痕迹,之后峡谷里人去楼空,但那里作为第一个调查切入点确很合适,哪怕是因为时间的原因,许多痕迹会淡化很多,可既然带来了预言师,那肯定要走一遭的。

    “时间有点久,还有就是回溯方面涉及到了魔兵邪神,画面会有不清晰的情况。”山谷里,丽莉娅将一滴镜银之髓倒进了面前的小水坑里面,小水坑表层立即被一层银白色覆盖,覆盖在上面的银白色将山谷内的镜像显现出来,然后上面出现了一些迅速回溯的画面,画面显现出来了猎魂人团体和平衡教派的人产生的冲突。

    随着画面的回溯,冲突的原因也逐渐的明了,这不重要,猎魂人和平衡教派的冲突那可以看作是帮派冲突,他们这边主要的事情是调查,调查清楚有关于魔兵邪神的事情,画面继续急速的回溯,随着回溯的速度加快,一道模糊的光影出现在镜银之髓显现的画面上面。

    镜银之髓上面也出现了细微的裂痕,回溯还没有停滞,但是画面越来越模糊了,在镜银之髓完全破碎之前,回溯的画面定格在了一个山洞内的两道人影上面,但此时此刻的画面已经极度不清晰了,最多只能分辨出来那两道人影是男是女,大体的轮廓。

    “极限了。”

    丽莉娅轻轻的闷哼了一声,摆了摆手,点在了银镜上面,破碎的镜面重新复原,模糊的画面也清晰了几分,但也和地球贴吧里的那些拿着爪机拍的废图发在贴子上面的差不多,每次出现这样的图片时,总会有一群截图教学者,然而在这里没有人会去教学丽莉娅。

    “这已经很厉害了,镜像预言术啊,在画面生成方面不愧是最为强大的预言术。”奥罗简简单单的恭维了一下,他说的也是事实,镜像预言术,在画面显现方面有着别的预言术难以比拟的优势,别的预言术最追溯什么的时候,一般都是自己看到画面,不像是镜像预言术,大家都能共享。

    “那行,有需要了再叫我,我去休息了。”丽莉娅重新回到了车里在,靠在了柔软的座椅上面,懒洋洋的舒展了一下腰肢,打开了魔兵召唤书开始了刷剧过程,不是有关于魔女联盟陨落的那个史诗大剧,随着故事的情节展开,那个大剧场越来越受欢迎了,特别是曾经出现的出名人物。

    不少都因为这个剧场变得被人广泛了解,不至于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被彻底的淹没在历史书里面,看历史书枯燥,但是看这种有着活生生的人表演的影视剧那可就谈不上枯燥了,毕竟以上帝视角观看别人的人生感觉……挺爽的。

    至少对这个没有接触过太多影视的异界来说是挺爽的。

    魔女联盟的覆灭剧场大成功,跟风的就来了,那些速成的影视剧虽然质量比起这个要差那么一些,可是有了一个合适的领头者,后来的人都知道应该以什么形式去拍摄,外加魔法的效果,这些影视的更新速度挺快的。

    丽莉娅这边就积累了不少影视剧,留着那些就是为了闲着的时候能够拿出来消遣一下时间。

    她在刷剧的时候,奥罗他们也忙活起来,首先就是去镜像预言术追溯到的山洞看了看,还真在里面找到了一些新的线索,那是残留下来的一些细微的粉末和其他的东西。

    “没错了,这种东西就是堕落者使用的特殊香料,我太熟悉了!”墨瑟轻轻的搓了搓在现场收集到的一些粉末,品尝了一点点后,一脸肯定的说道,作为黑暗执行者,不仅仅是做一些黑吃黑或者是帮教会解决一些不能用见光手段解决的事情,还有就是怼邪教徒和一些堕落者,死在墨瑟手里的堕落者没有五十也有三十了,主要是堕落者各个都狡猾狡猾的。

    平日里都相当的会隐藏,但是接触的多了,他也积累了不少的经验,从怼死的堕落者那边学到了不少的知识,有关邪神的部分舍弃,主要的部分就是堕落者们如何处理身上气息的问题。

    他们会调配一种特殊的香料,那种香料有的能够帮他们抵抗邪神力量对精神的侵袭,有的能够消除掉沾染的邪神气息,那些香料有着不同的组合,发挥的作用也不同,如果是手艺好的老牌堕落者,即使是出现在教会的人面前都未必会暴露。

    墨瑟现在接触到的香料残留的粉末就是一种相当高级的粉末,这种东西散发的气味微乎其微,想要确定是那种类型,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品尝一下,通过口感判断了,至于吃错东西的后果,黑暗执行者的黑暗力量使用的时候就像是暗噬魔药一样,对于一些异常都能够发挥出来相当不错的解除作用。

    暗噬魔药的效果也是持续性的依靠暗属性力量吞噬身体内的‘异常’。

    至于身边的那个更好的试药人,他不是专业的,让他用了未必能够品尝出来一些细节的部分,毕竟曾经他和保镖活动过一段时间,保镖的味觉实在是不敢让人恭维,他属于那种树皮都能当做是干果子吃了的人,烤糊的肉?那也是肉嘛……

    对于一个对食物挑剔程度几乎为零的存在,就别指望对方用自己的味觉分辨出来什么细节了,在这样的人嘴巴里,吃的东西只有两种,能吃的和好吃的。

    “只是,现场有两种同类型的香料,区别嘛,一个是a货,一个是b货。”没错,现今属于堕落者使用的特殊香料,都是根据以前的堕落者流传下来的配方进行仿造的东西。

    “也就是说那两个并不是师徒了。”阿奇尔点了点头,抬起了自己的左手,淡淡的光幕见山洞覆盖了起来,一些细微的东西被光幕给刮了下来,将刚才确认的所有线索痕迹全部收集了起来。

    微量的祛邪香料变成了少量,并且分成了两堆,交给了奥罗,这些是重要的痕迹残留,堕落者之间使用的祛邪香料基本上不同的,他们使用的祛邪香料或多或少都会根据自己的一些需求进行修改。

    毕竟每个堕落者研究的邪神仪式方向都不同。

    “师徒……”保镖微微的摇了摇头,他注重保护工作,对堕落者也有了解,堕落者之间就不存在师徒这种说法,所谓的师徒,无非就是师父找了个倒霉蛋而已,指不定那徒弟就成了下一次进行邪神仪式实验的祭品了。

    这在堕落者中显得太正常了。

    “那边还有一些残留的邪神仪式痕迹,不过被破坏的太严重了,无法还原出来具体的结构。”阿奇尔看向了山洞的方向说道。

    “叫预言师来。”奥罗立即说道,一般来说残缺的邪神仪式是最容易被忽略掉的部分了,邪神仪式这种东西的条件太宽松了,宽松的只要是个似是而非,但是和邪神仪式有关的图案都有可能弄出来邪神。

    所以别说是残缺的邪神仪式了,即使是完整的,价值也没有那么大,即使那是堕落者弄出来的邪神仪式,可那又如何呢?堕落者弄出来的邪神仪式就一定特别?也没有见什么堕落者成功的占据过邪神力量。

    但是这里的事情涉及到了魔兵邪神,奥罗认为很有必要弄清楚这个残缺的邪神仪式是什么样的,魔兵邪神的事情他又不是没有了解过,以前的召唤魔兵拿来当做是邪神仪式的基石很容易,只是在某一次更新后,召唤魔兵的强度不可思议的飙升后,就不能轻易的拿来当做是邪神仪式的基石使用了。

    堕落者的实力……一般来说并不高的,至少这两个不算是高的离谱,要不然镜像预言术追溯的画面只会更加的模糊,甚至连男女都分辨不出来,而不是现在能够确认对方的外貌轮廓,得到了一部分的线索。

    同时那个邪神仪式也太闹着玩了,太小了吧,这根本不是堕落者的风格,堕落者才不会弄出来这么草率的邪神仪式!

    “……记得给我报销。”再次被叫过来的丽莉娅微微的扬了扬眉头,重新拿出来了装着镜银之髓的容器,把一滴镜银之髓滴落到了这个残缺的邪神仪式中心,覆盖在上面的镜银之髓荡起了一圈圈的波纹,一个稍显残缺的邪神仪式显现了出来。

    “记下来。”奥罗对阿奇尔说道,这个邪神仪式还有些残缺,但是九成的完整的已经足够了进行一些研究了,让教会里的一些专业人员进行研究,这玩意他们是不会直接碰触的。

    “接下来就是找平衡教派的人了。”

    奥罗将之后的一些规划简单的说了一下,没有说具体的细节,只是说要找什么人,平衡教派的人要找,同时猎魂人集团也要找,冲突?啊~他们暂时没有冲突,找一找也没关系啦。

    又不是打架的,只是问一些问题而已,哪怕这种问题会涉及到另一个魔兵邪神,但这个问题不大,出现的魔兵邪神那么多了,保守的估计在教会走神的这段时间里,就有十个新出现的魔兵邪神,现在不接触今后也会接触,早接触一下也好。

    同时还能够试探一下魔兵邪神之间的关系。

    这个是重点,魔兵邪神不说她们的仪式主持者是谁了,她们关联着的召唤魔兵却是同源的,归于制作者控制,所以这些魔兵邪神之间是否有着特殊的联系呢?

    没有联系,彼此各自为战还好一点,若是她们之间的关系密切,今后教会对于魔兵邪神就要有新的评估了,这些魔兵邪神的关系密切,完全可以当做是一个新的势力看待,继续放任会坏事的。

    教会有着让魔兵邪神这个伪神体系对付邪神体系的,但是这种对付并不是看着伪神体系联合在一起那么做,而是她们各自为战的前提下,毕竟邪神体系里的邪神可不会联合啊。

    “你可真是胆大。”丽莉娅听完了奥罗之后的安排,当即说道:“要接触你们去接触,我在外边等着你们就行了。”

    奥罗点了点头:“这也行,魔兵邪神未必会喜欢预言师。”

    丽莉娅轻哼了一声,多数的情况下,大家对预言师的感觉都是平平的,她早就习惯这个了,也就郑逸尘那种能够无视预言术的存在,才能随意的和预言师相处着,总之能无视预言师的一些特性,和他们在一起的,绝对都是真爱。

    毫不心虚的真爱。

    再者就是郑逸尘那种情况了,人家硬件条件好,从根本上无视预言术,略过了真爱的要求。

    “就这样吧。”对之后的话题丽莉娅没有继续听下去了想法了,预言师有不少都不怎么喜欢解密的,比起解密,他们更喜欢干脆利索的看答案,比起听着奥罗这边慢慢的调查,她更想要去刷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