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都市言情 > 野性为王 > 第四百五十章 呼呼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纪安知道他会被粘上。

    而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假如是潘瑟族答应了尤西安的要求,之后就会有越来越多的难民提出诉求,不患寡而患不均,结局很可能是难民营发生骚乱。

    但是,潘瑟族不能做的事情,纪安可以,因为他是个外人,因为他手头资源有限,他最多就被尤西安一个人粘上。

    尤西安不过是个耸着肩膀,身形消瘦的中年黑人文人,实在烦了,让胖虎揍他一顿扔街上,好解决得很。

    何况,纪安今天抱着足球来的本意是欺负小朋友,足球他踢不过同龄人,但还踢不过那些瘦瘦小小的黑人熊孩子么?到时候仗着成年人的身体,变身梅西,化身西罗,在沙滩足球场上大杀四方,欺负熊孩子,岂不快哉?

    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这种事情他干得出来。

    吉普驶进窝棚区,开了不一会,便听到“嘭”一声炸响,纪安下意识缩了下脖子,其他人当即警觉,阿尼娅和玛卡皱眉,因为炸响声很弱,不可能是子弹或者炸药发出的。

    很快他们就找到炸响声源头,衬衫被撕破的尤西安从火堆里抢出被烧爆轮胎的自行车。而穿着大裤衩和拖鞋的红t恤在旁哈哈笑。

    纪安抱着足球开门下车:“特么怎么又是你?”

    红t恤笑声戛然而止,目现惊恐,他怕的不是纪安,而是一起下车的潘瑟族卫队,他窝棚里还藏着要他命的东西。

    红t恤当即乞求望向尤西安,希望他别打小报告。

    “怎么回事?”阿尼娅走来问道。

    尤西安犹豫片刻,再看一眼红t恤,咬咬牙,道:“他刚想抢我自行车,车子不小心倒进火堆里,轮胎爆了。”关于锁套却只字未提。

    每个地方都有不成文的规矩,难民营里很少会有人主动举报偷猎,因为偷猎者抓回来的猎物,都会分一点给周围邻居,拿了封口费,难民们也就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与他们的自身利益相符。

    不过,通常尤西安是分不到的,他怎么想,只有他自己知道。

    周围邻居意外看向尤西安,大家都以为这个书呆子会当场打小报告,无形间,邻居们的眼神友善不少。

    红t恤也感激看向尤西安,但是,他今天还是没能逃脱被驱逐出维龙加的命运。

    阿尼娅听说是抢劫,也不走什么调查取证之类的流程,简单粗暴直接宣布扣掉红t恤一半口粮。

    玛卡走向红t恤窝棚去拿口粮,红t恤脸色大便,无奈被两个戴绿帽的黑哥们横枪拦住。

    很快,玛卡走出窝棚,比着手上锁套,神色不善道:“这是什么?”

    一看大事不好,红t恤踢掉脚上拖鞋,光着脚扭头就跑,玛卡蹿了出去。

    百米11米2,假如看过苏炳添参加的综艺节目,就会知道,相比普通人,专业运动员跑起来那就是在飞,光启动那一步就有明显差距。

    红t恤刚跑出5米,便被玛卡追上,掐着脖子抓回来摁地上,两绿帽黑哥们上前,束线带将他手脚反绑,扔到车上。

    就像没人会主动告密,周围邻居同样没人替红t恤说话,一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二来,有了上次经验,大家都知道求情没有用。

    难民营里没有信号,车也坐不下6个人,阿尼娅示意两绿帽先将红t恤送出去,路过庇护所时通知人开车来接。

    吉普开走,尤西安心疼检查他的自行车,车胎被烧出一个大窟窿,基本没有抢救希望了,好在,第四辆完全报废的自行车上还剩一个轮胎,打算等下连车轱辘一起替换过来。

    纪安把足球递给尤西安:“拿好,这也是华国网友捐赠,最后一样,你再要其他东西也没有了。”

    尤西安立马忘却丧车之痛,抱过足球,朝纪安露出白牙,起身高举足球吆喝一声,熊孩子们大呼小叫聚拢过来。

    到底是当小学老师的,手上有了熊孩子们想要的,很快将他们镇住,安静下来,尤西安开始发表长篇大论,又臭又长。

    阿尼娅向周围邻居打探尤西安什么来路,得知是个小学老师,全家老小就他一个活着逃出金果国,阿尼娅便对他不再上心。

    而尤西安再次被孩子们围住,他很享受一双双天真眼睛看着他的感觉,仿佛拥有了全世界,一时来了兴致,叽叽呱呱巧舌如簧口吐白沫,不是……唾沫四溅。

    “这是一颗崭新的足球,表面还没有任何刮痕,大家一会踢起来要小心爱护。”

    纪安翻了个白眼,踢球不使劲,那还踢毛个球?

    “这颗足球来自华国,是华国网友友情捐赠给我们的,我们一起向华国网友表示感谢好不好?大家一起鼓掌。”

    熊孩子们盯着足球,眼睛都绿了,尤西安说鼓掌,“啪啪啪啪……”掌声响起。

    掌声中,尤西安那叫一个高兴,嘴角豁到耳朵根,抬手压下掌声:“我知道你们想踢球,但是先不要着急,我再说两句,踢球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

    纪安最烦的就是听别人废话,他听了整整12年,这还不够?尤其当尤西安说出“我再说两句”的敏l感l词,顿时挑动纪安脑海中那根神经,一下忍无可忍,上前抢走尤西安手里足球:“你烦不烦啊!”

    说完,纪安一脚将足球崩上天,抬手指去,喊道:“走,踢球去!”

    熊孩子们兴奋追向足球,纪安跟上。

    可他不知道,自己这一脚会引起多大动静。

    难民营里本来就缺少娱乐活动,唯一解压的方式,要么玩玩老婆,要么玩玩别人老婆。

    搭的窝棚也不可能有门,有一张帘子遮住就算不错的了,一个黑哥们大白天正和老婆在窝棚里玩游戏,关键时刻,“咚”,用报纸和塑料袋盖起来的窝棚顶发出声响,顿时凹陷。

    黑哥们毛了,提起大裤衩,撩起“门帘”走出,刚想骂娘,呼啦啦跑来一大群小孩,其中一个捡起足球,又给一脚崩上天。

    看到足球,黑哥们立刻眼睛一亮,一边提着大裤衩,一边系紧裤衩腰带,朝足球追去。

    老婆从门帘探出脑袋:“喂,你去哪?还没完事呢!”

    黑哥们回头道:“完什么事?你哪有踢球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