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都市言情 > 野性为王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飞过海洋的全垒打
    “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哦哦哦~”反正岛上没有其他人,周围又全是海,纪安把立体声开到最大,方便外面也听见,放了一首刚在网上找到的老歌。

    明天要换水,他在泳池边把13年没洗澡的塔图仔仔细细洗上一遍。

    塔图蹲坐,亮出宽阔坚实后背,纪安站着给它涂上香波,在金刚大脑袋上搓揉出白色泡沫,道:“老板,满意伐?要不要加个钟?”

    “hmm……hmm……hmm……”塔图发出舒坦低l吟,遁入空寂状态。

    纪安笑,感觉给它配一副小巧木鱼应该很合适,都不用冒充,就是一只怒目金刚,一边念经:“hmm……”,一边:“咄、咄、咄、咄……”

    等纪安搓完,塔图又往泳池里砸了一次,洗掉一身泡沫,纪安拿毛巾给它擦干。

    觉得自己身上味道很好闻,跟它吃的水果有点像,银背金刚用朝天鼻嗅了嗅胳膊,冲纪安高兴亮出牙龈。

    Emm……有种忽然变帅的赶脚。

    …………

    转天上午,海岛上总是那么晴朗。

    真碰到巨型野猪不是闹着玩的,保险起见,纪安计划再让塔图练一天,明天进树林抄野猪窝。

    塔图手上的铁锚长度1米左右,顶部两个锚尖左右分岔,尾端有一个用来连接铁链的圆环,刚好可以做挡手,纪安在圆环上方缠了一层白色布条防止塔图手滑。

    在林子边找了棵直径20厘米左右的树,纪安想试下铁锚的威力,他示意塔图注意,给树干挂上银灰色怒攻标记。

    塔图当场热血上头,本能压过了理智,扔掉练了一天的铁锚,举起那双用了13年,早已习惯的巨掌捶向树干。

    纪安急忙撤去怒攻标记,还是晚了一步,大块头“咚、咚”两拳砸得20厘米粗的树剧颤,叶子扑簌簌掉落。

    纪安心疼拿起黑色手掌查看,左看右看好像没什么事,换另一只手,同样无损,松了口气。

    塔图是只“耿直”猴子,一上头就抡膀子上,不知道抄家伙,这让纪安有些头疼。

    想了想,示意塔图捡起铁锚,他自己用一根树枝击打树干,让塔图跟着做。

    200KG的重量, 3个成年男人用全力才能扛起,大块头单手抡起“轻飘飘”的铁锚,“咔啦”树干拦腰折断。

    尽管已经预想到铁锚的威力,可亲眼看见,纪安还是忍不住眼角抽抽。

    不过,问题还是没解决,纪安得让塔图学会并习惯在怒攻标记下,使用武器进行攻击,而不是拳头。

    想来想去觉得可能服从度的问题,目前塔图的服从度75,纪安打算等过了80再试试看。

    摩挲下巴琢磨片刻,他决定双管齐下,走向胖虎正在玩的足球。

    小胖子对抢走它足球的纪安表示不满,纪安一根狗骨头飞过去,不满瞬间不翼而飞。

    退去的潮水正在一点一点涨上来,纪安用木棍示范过后,站在3米外把足球抛向塔图,大块头学着纪安挥动木棍一样抡起铁锚,“呼~”只抡到空气,第一次总是不完美的……

    好在纪安站得近,足球也不算小,耐心尝试数次过后,铁锚终于扫中足球,变向往高处飞去。

    铁锚虽重,一来击打时机没把握好,二来也没能准确命中,足球飞高5、6米后就掉回沙滩。

    纪安自己跑去捡球?这是不可能的,有忠心狗腿子替他跑腿。

    胖虎“捡”回足球,纪安再试。

    塔图到底不是人,不习惯使用武器,没有怒攻标记辅助,纪安抛4、5下,它才能命中一次。

    十多分钟后,塔图第三次击中,服从度加1.

    中间让大块头停下休息补充树叶,一个小时过去,服从度升至80,纪安趁塔图刚击中一次,趁热打铁,提醒它注意,将挂了怒攻标记的足球扔去。

    原先塔图松松垮垮的游戏状态突然一变,铁锚被握紧,本就粗壮的胳膊又肿了一圈,等待足球接近面前,铁锚猛然抡起,“呜!”抽打在空气发出明显比先前急促尖锐的声响,“呯!”准确命中足球。

    黑白色足球炮弹一般倒飞出去,“嗖”在纪安脸旁飞过,劲风带起他头发飘扬,足球飞出5米后,纪安才做出缩脖子的惧怕反应。

    回过头,他朝海面方向抬手遮挡阳光,眯起眼睛,看向越飞越远,越来越高,丝毫没有下坠意思的足球。

    据说世界第一门将诺伊尔的大脚能开过全场,一个足球场不过100来米,这时的足球已经在200米外。

    200公斤的铁锚,加上塔图1800KG麒麟臂的含恨一击,足球居然没爆也是难得。

    沙滩上,纪安维持抬手遮阳的姿势望向海面,打了个哈欠。受到传染,旁边胖虎和塔图相继张嘴。

    三个哈欠打完,又过了好一会,缩小到只剩下一个模糊小点的足球终于掉落海面。纪安目测距离,绝对超过300米, 400米都有可能……这是一记能飞过海洋的全垒打。

    “大爷的,这就是发炮弹,还好没被砸中。”纪安看去,后怕道。

    海面平静,黑白色小点在蓝色海面上也算显眼,就是距离太远,这颗足球他拿不到了。

    可惜塔图刚刚上手,只一下就没得再玩,纪安叹气。

    不知道塔图到底掌握了没有,纪安带它走向树林砍树,很快,“咔啦”“咔啦”两棵被挂了怒攻标记的树在铁锚重击下折倒。可纪安还是想念飘在海上的那颗足球。

    现在回想起来,刚才塔图那一记飞过海洋的全垒打好过瘾,无论观赏性还是技术性,都比砍树有意思,也更接近对上野猪的实际情况。

    留恋回头看了一眼,纪安:“嗯?”

    原先3、400米外的足球似乎近了一点。

    纪安揉了下眼睛,看去,不一会,确认黑白色足球在一点点接近岸边,他眨眼道:“足球也成精了?”

    数分钟后,足球返回岸边,纪安走近,圆润长吻伸出海面,然后是一颗更圆润光滑的蓝灰色脑袋:“啾啾~”

    【求票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