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都市言情 > 野性为王 > 第九百二十四章 地球不自转
    稍有不顺心就撂挑子不干,算是职场上的一个大忌讳,领导能忍得了一次,不可能几次三番都会容忍。吃准了这一点,桂老头挑准时机给猴子挖了个坑,然后坐看猴子往里面跳,只要惹恼了直属办公室老娄,也就没人再过问他在纪安合约上的阳奉阴违。

    看到直播里,纪安留下已经注射过定位芯片的野熊猫,牵着胖虎往四方山深处走去,将在基地等候的绿伞拍摄组继续晾着,无异于用辞职来威胁领导,桂乾得意喝了口茶:“嘴上没毛呐。”

    “对,我就是做给老娄看的,老娄不把我合约改好了,哥我就不干了,待在山里不出去了,格林兰爱谁去谁去,绿伞那观察员哥也不稀罕!”稍后,跟蜘蛛精的视频通话中,某位中二青年任性道。

    听完,卓君反倒不急了,笑问:“那是不是还要桂乾跪在你面前,说他错了,招惹谁也不应该招惹你?”

    “emmm……不错!还要再磕三个响头给我道歉。”

    蜘蛛精怼道:“那你怎么不干脆让地球围着你转呢?”

    纪安:“又不是没转过,四月份才刚过去。”

    卓君噎了一下,仔细想想,地球好像确实围着他转了快一个月,只能无奈笑道:“可老娄凭什么为你出头,拿桂乾开刀?”

    纪安毫不讳言道:“就凭地球没我不行,桂老头除了年纪大点,没什么用,还浪费粮食,但没了我,地球就转不动了。”

    纪安的极度膨胀自信让卓君有些摸不着头脑,她猜到纪安敢用“辞职”威胁老娄,必然有他的底气,只要他连续找到第二只地球红色名录上面临濒危绝种的野生熊猫,就算不上“威胁”,老娄也就不会介意。

    卓君不怀疑纪安确实能找到,可她想不通的是,找到之后又能怎么样?就说他刚注射了定位芯片的这一只,也不过是在国内上个热搜,国际头版都上不去,还怎么让地球围着他转?

    “行吧,反正我还是那句话,你别玩脱了。”卓君道。

    纪安:“怕什么,玩脱了大不了我收手退出江湖,拿手上的钱买个五六栋学区房,以后光靠收租也能不愁吃穿。”

    蜘蛛精气笑:“你知道现在学区房多贵吗?你那点钱买个半栋都够呛。”

    “不收租我还可以收税,再不然去收门票,谁让我矿多呢。”

    …………

    老娄之后没有来电话,纪安也不着急,桂乾在合约上阳奉阴违的事,娄开阳十有八九会替他转达。至于老娄对他接连撂挑子不干的“中二”行为有没有着恼,其实并不重要,还是那句话,成败论英雄,做好、做成手上的事情,他就有任性、中二的资格。

    而这件事情对纪安来说一点不难,要不是因为还要怼绿伞,他开个门就可以把那只足以让地球绕着转的“熊猫”牵回来。

    纪安和胖虎往深山老林里走去,等不耐烦的绿伞拍摄组骂骂咧咧坐飞机回去了。

    他们回去自然会“告状”,本就对纪安成为观察员很有意见的那部分人趁机发飙。

    随后,纪安耍大牌的消息在外媒上传开,此次绿伞拍摄组领队,兼职国家地理杂志知名动物记者在推特上开炮,讲述纪安的不守时、不守信用,让一行七八个人苦等不到,最后因签证期满,白来一趟,不得不离开。

    多位绿伞观察员候选人,各大名校学院派叫兽紧接着组团输送炮弹,以纪安的年轻、学历、个人修养、素质为由,纷纷跳出来质疑他的观察员资格。

    而纪安一点不怕死,当天就徒手在四方山里抓了只野猪,烤熟了吃给全世界看。

    纪安拥有在四方山范围内合法狩猎的许可证。这张狩猎许可证的由来之前已经讲过,于情,纪安对四方山的生态贡献,光是韧竹林,就何止千百只野猪。

    于理,他在寻找熊猫过程中势必需要食物,而四方山并非到处都有河流能让他钓鱼,就生态环境保护方面而言,熊猫重要还是野猪重要,在这个众生从来不平等的世界,两脚兽们一目了然。

    所以,纪安拿着农林发放的狩猎许可证,在寻找熊猫的路上吃几只野猪,于情于理都无懈可击。

    可是,知道纪安持证杀猪的人仅限于华国范围,纪安自己也从来没晒过证,之前他上山找野熊猫期间吃野猪时,还没在国外火起来。

    这让上回吃了哑巴亏的ZNN, abd等外媒集体打了鸡血,全然忘了猎捕野猪在它们农场里是一种娱乐活动,甚至抓多了当地还给奖励,一致指责纪安伪善,打着保护动物的旗帜,却在猎杀动物。

    纪安继续在推特上不怕死挑衅,把自己在四方山里、米国农场、维龙加、南塞国杀猪的截图画面一一发布,死在他手上的野猪、疣猪不计其数,俨然就是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杀猪狂魔。

    这下绿伞坐不住了,旗下第二十四位环境观察员大肆发布杀猪图片,在背后势力推动促成下,官方号发布推特,用词婉转,先对纪安的“不文明”行为表示遗憾,之后宣布,将彻查他狩猎野生动物并进行追责。

    老头桂乾得知消息后,浮了三大白。

    然而,在南塞国,先不说当时每次都有将近2000万人观看纪安以野化为前提,徒手和狮子一起猎杀野猪的经过,单是当地总督乌姆巴也不会得罪这尊“财神”。

    维龙加就不说了,杀不杀猪纪安自己说了算。

    而米国所有的猪都出自老约翰农场,纪安手上也有视频。

    在华国,纪安更是手上有证。

    盯着纪安的人多了,又是各路知名媒体,调查效率不是一般的高,然后,绿伞和媒体们尴尬了,兜了一圈下来,纪安没有触犯任何一个国家的当地法律,并且每只猪都杀得合情合理,绝大多数都是他和狮子或者熊猫一起吃了,也不存在滥杀的情况。

    尤其米国,暴脾气老约翰抱着柯基犬“梅西”,对前来调查采访的记者破口大骂:“猪是劳资送纪安的,我农场的猪要你管?”

    叫兽和媒体们没办法,只能鸡蛋里挑骨头,以野生熊猫数量稀少为论据,质疑纪安不可能短时间内连续找到两只,牵强咬定纪安吃野猪这期间并非在找熊猫,纯粹是在山里瞎逛,他的合法狩猎证无效。

    纪安转头便将四方山深处,树根子底下,一坨新鲜热乎的熊猫粑粑呼他们脸上。

    与此同时,纪安全世界拉仇恨,肆意嚣张挑衅下,不知不觉间,他再次成了世界媒体关注的焦点。

    黑粉多了也有好处,

    有人要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