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都市言情 > 野性为王 > 第七百三十章 兽语十级
    返回宿舍,尽管如今秃了羽毛的鹦鹉没有任何坐骑,可留在狮子园是它最好的选择了。

    鹦鹉:“刚才那只大象是……”

    “你别管它是谁,总之比你厉害。不许把它的事情以任何方式传出去,不然我也救不了你,静香现在是老象的守护兽。”纪安放下狠话。

    而说起静香,就在排骨街索迪尔敲定计划的同时,纪安这边系统出现提示:【镇厄任务】倒计时29小时。

    “这……”纪安眨眼,皱眉,随即目光转向了浑身“鸡皮疙瘩”,红眼红喙的脱毛鹌鹑,眉头展开。

    他将野性之书摊开,脸上扬起让鹦鹉看着发慌的笑意,道:“想留在狮子园,还有两个条件,第一,对我开启情绪坐标,第二,在书页里按上你的爪印。”

    鹦鹉没有别的选择,两脚兽看起来就像一只大灰狼,它脑袋上先出现情绪坐标,之后抬起爪子摁到野性之书,狮子园那一页上。

    狮子园族群地位,大王自然在第一位,其后就是这只鹦鹉,再下来是胖虎、胡椒、大花小花,香蕉三兄弟以及其他狮子。

    其中胡椒和其他狮子的爪印还没亮起。

    见状,大灰狼笑眯眯收起野性之书,鹦鹉的兽语十级,能让他做很多事情,比如……

    走向餐厅,左边是笨拙行走的秃毛鹌鹑,右边是聪明伶俐呼哧呼哧的胖虎,某地主老财彻底走上了玩鸟遛狗,玩物丧志的不归路。

    纪安一路走一路在琢磨心事,关于镇厄任务是什么,他并不担心,这里是他的领地,除了大范围攻击性武器轰炸,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在做好准备的前提下解决不了的。

    再者,一会喂小鱼的时候就能知道。

    纪安在想以后的事情,招财朱雀没了,纪安一直忌惮的诅咒也就没了,可同时,钱也没了,将来狮子园再拿不到伯德集团的赞助。

    好在这个问题不大,以如今狮子园每年保底3000万的收益,自给自足已经足够,何况,鹦鹉之前给的那笔钱,凯文使足了劲才花了没多少。

    另一个就是,纪安觉得该给新收的小弟取个名字,反正“芭比”这种烂名字他是肯定不会叫的,鹦鹉红眼睛红喙,本来也一身红色羽毛,大灰狼觉得小红帽挺合适。

    餐厅里,脱毛鹌鹑很快引来众人注意,纪安口胡在草原上捡到的,便不去管它,反正这里不可能有人欺负它。

    纪安走到黑妹那桌,米娜神秘兮兮叫来纪安,旁边安吉和黑姐也在。

    等四人脑袋凑到一起,米娜点击屏幕播放,道:“刚米娅发给我的,她说古神上天了。”

    屏幕里,巨型大象气球飘出古神殿,悬浮在村子上方,下面村民惊呼阵阵,各自拿起手机朝天上拍摄。

    安吉和黑姐立刻向纪安投去询问眼神,见纪安表情,她们已经肯定是他干的,特么大象都上天了,这货一点都不奇怪,不是他搞的事情还能是谁?

    见老象用长鼻子喷气,配合大耳朵扇动,在空中做出一个眼镜蛇机动,米娜和村民一样惊呼出声,先被安吉一巴掌捂回嘴里,黑姐吉赛尔压低声音道:“快把视频删了。”

    就在这时,包括纪安在内,四人手机同时响起提示音,格洛莉娅发来短信,要求潘瑟族所有人立刻删除有关老象牛哔上天的视频。

    对面桌上,吴田在逗弄鹦鹉:“来,叫一声吴哥哥听听。”

    “f*ck!”鹦鹉嗓音粗粝回道。

    旁人哄笑声中,吴田朝纪安道:“纪安,这只鹦鹉你哪捡到的?应该是别人家跑丢或者扔掉的吧?都会说话了。”

    纪安摇头说不知道,而凯文疑惑看去,觉得这声音很是耳熟,以前好像在哪听过。

    陈老头不顾鹦鹉挣扎,捏着爪子举在手中,道:“还是只母的。”

    纪安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鹦鹉一直在用老伯德的声音,他始终以为鹦鹉是公的,然后,自小红帽后,又一个名字蹦入纪安脑海:东方不败!

    可取名这回事,还是文雅点好。

    祝彤见老头欺负鹦鹉,道:“主任!它都难受了,快放开它。”

    陈老头贱归贱,也不会真欺负小动物,让给祝彤。祝彤伸出手指让它站上,放到面前,对着丑兮兮,没了羽毛的鹦鹉笑道:“安能辨我是雄雌……你以前叫什么不知道,但在你主人找来之前,你叫花木兰。”

    说完,祝彤手指轻柔抚上【花木兰】脑袋。

    纪安眨了眨眼,觉得花木兰这名字也不错,便把东方不败咽回了肚子里,以后就这么叫了,总比鹦鹉鹦鹉的好听。

    而见祝彤下手轻柔,态度温和,花木兰刚觉得找到组织,现在负责做饭的老杨走来:“哟,哪来的鹌鹑?毛都剥好了。刚好,祝彤,给我,我帮大家去炖了,要清蒸还是红烧?”

    …………

    饭后,别人家的鹦鹉本来就会模仿多种声音,一口京片子的都有。纪安见大家对花木兰活灵活现的老人音没有起疑,有意告诫下,为免凯文发现什么,花木兰以后只许用女声。

    女声也有很多种,让鹦鹉在萝莉、少女、女王等等语调中都试过一遍,还是没有纪安满意的,思忖片刻,纪安一拍脑袋,坏笑扬起,他拿出手机

    “紫薇,小燕子,我是金锁啊,你们不认……”

    鹦鹉刚想学,纪安哆嗦按掉,忙摇头道:“不是不是,我按错了,不能学这个!”

    花木兰赤红色眼睛不解看去,纪安重新按键播放

    “我,青丘白凤九!”

    晚上到了喂小鱼时间,静香傲然藐视秃毛鹦鹉,嫌它太丑,不想跟它说话。同样坏脾气,可纪安的主子跟小伯德的主子完全不同,纪安的主子它护短,它欺负铲屎官可以,但谁要欺负它的铲屎官,小奶猫能把那货挠出屎来。

    静香不屑于跟秃毛丑鸟讲话,只能黑喵富贵负责转达了。

    花木兰兽语十级,猫语那是小意思,于是乎,圆头圆脑,乌眼金瞳的富贵一边用黑爪子比划,一边对着一只“鹌鹑”喵喵叫,而“鹌鹑”不时点头,同样喵喵回应。

    旁边纪安没觉得这场景有什么不妥,大象都能跟熊猫下象棋了,猫跟鹦鹉对话没啥稀奇,就是纪安看着乌眼金瞳,一身黑亮毛色的富贵,在考虑要不要给它打一副金锁挂脖子上,应该挺漂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