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都市言情 > 野性为王 > 第七百二十九章 秃毛凤凰
    桌上的包裹突然动了一下,把正在脱衣服的纪安吓了一跳,然后听到包裹里传出的声音,随即疑惑皱眉。

    声音他认识,是鹦鹉的,纪安疑惑的是,有祥瑞近身,系统为什么没有提示。

    撸了下汪汪叫的胖虎,安抚下来,纪安用钥匙划破包裹胶带,打开一看,忍不住失笑出声。

    秃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前后反差太大了,原先满是红色艳丽羽毛的鹦鹉这时候一根毛不剩,全身粉嫩表皮暴露在外,布满“鸡皮疙瘩”,看起来像只脱了毛的鹌鹑,要不是熟悉鹦鹉的声音,加上依然赤红的眼珠和喙,纪安差点没认出来……

    “你笑够了没有……”“鹌鹑”如极品红宝石般的眼睛透出人性化的低落神情,郁郁道。

    纪安抿嘴收敛笑意,问道:“你怎么回事?身上的羽毛呢?还有,你【招财朱雀】的称号怎么没了?真成脱毛鹌鹑了?噗哈哈哈……咳……对不起……

    哈哈哈哈哈哈~”

    赤红眼珠幽怨看向纪安:“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所谓自作孽,说的就是鹦鹉这样的,牛哔如老象、三七这样的五星祥瑞也只能躲着人走,这只破鹦鹉倒好,仗着自己的天赋,试图控制人不说,建立了一个富可敌国的商业财团后,还想更进一步,用它多到花不完的钱来改变这个世界。

    有一说一,多到花不完的钱确实可以改变世界,可问题在于,这个世界终究由人主宰,招财朱雀再牛哔,它毕竟不是人,钱再多,它只能通过别的人来花,而人的欲望永无止境,人心又善变,白头到老的誓言不知道变成多少张离婚证,鹦鹉的做法早晚有一天会出问题,扑街只是迟早的事。

    问题最开始就出在血色凤凰上,举着动物保护旗帜的抗议人群演变成了一场流血冲突, 11月中旬的某一天早上,鹦鹉醒后就见它最珍惜,每天细心打理的艳丽红羽掉了一地,随后就发现它已不是祥瑞,招财朱雀的称号、鹦鹉言令,这两样它最强大的天赋统统没了,仅剩下它成为祥瑞之前,与动物沟通的原始天赋。

    然后,“你谁啊?芭比呢?我的芭比呢?”早晨醒来的小伯德在向“卸了妆”的鹦鹉找芭比。

    就好比美人迟暮,没了毛的鹦鹉失去了艳丽“外衣”后,小伯德的痴迷变成了冷淡,而鹦鹉一贯的高傲、颐气指使,成了它被小伯德鄙弃的致命一击,受不了鹦鹉脾气的小伯德再没有以往的耐心宽容。

    说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其实并不准确,不可否认有这方面的原因,但究其根本,鹦鹉只是一只鹦鹉,它不是人。而就算它是人,以它这样的性格脾气,假如不作出改变,结局也差不离。

    小伯德“醒”了,同时苏醒的还有人心的贪婪,如果鹦鹉只是掉了毛,招财天赋还在,小伯德还不敢怎么样,因为鹦鹉有能力再弄一个更强大的商业财团,可当小伯德得知鹦鹉已经堕入“凡间”,而伯德财团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名下,鹦鹉充其量就是一只宠物了,还是一只长相丑陋、脾气巨差的宠物,想吃果果?可以,先叫声“主子”来听听,不叫?毛掉光了刚好可以打火机烤熟了吃。

    鹦鹉不堪折辱,无法接受前后待遇差别,“醒”了的小伯德也越来越暴l虐,所幸鹦鹉最原始的天赋还在,手机里也剩一些零花钱,想来想去,它偷偷把自己“打包”,以宠物的名义寄给了刚好在管理混乱南塞国的纪安。

    因为现在只有纪安不会把能与人交流的它当妖怪,从大禹、胖虎等几个小家伙的反馈,也不会虐l待它,再者,如今好吃的果果只有在他那里能吃到。

    …………

    纪安听鹦鹉讲完“豪门恩怨”,回道:“活该!谁让你自己作死。”

    鹦鹉可怜巴巴地不知好歹道:“纪安,我现在虽然没钱了,但还知道一个沉船坐标,只要你愿意当我的坐骑,我把沉船的位置告诉你。”

    “呵……”纪安笑:“你还是把自己寄回去吧,你的沉船我要不起,胖虎,走,我们吃饭去。”

    “汪~”

    见状,鹦鹉急道:“狮子园是我出钱给你们建的,至少该还我2000万吧?”

    纪安:“嗯,你说的有道理。现在狮子园所有权全部归凯文所有,要钱你找他要去,别来烦我。”说完不理鹦鹉阻止,出门去餐厅吃饭。

    “胖虎,你回来……”鹦鹉急病乱投医喊道。

    小胖子一个急刹车,扭过狗头回看,犹豫一会,还是摇头晃脑呼哧呼哧跟着纪安走。

    见状,纪安眨眼,转身道:“你不说你的天赋全没了吗?”

    鹦鹉:“成为祥瑞之后的天赋是没了,但我在成为祥瑞之前就能与动物沟通。”

    纪安挑了下眉,想起阿满在晋级祥瑞前就能在天上飘,他问道:“那你的言令呢?”、

    鹦鹉:“那是在成为招财朱雀之后的天赋。”

    “这么说,你的诅咒也没了?”

    “没了,什么都没了。纪安……你要实在不愿当我坐骑,让胖虎当也行。”

    纪安:“你想得美,小胖子每天陪我睡,狗头都被我撸包浆,当你的坐骑?你以为你是谁?”

    鹦鹉赤红眼珠一阵灰暗,纪安:“坐骑没有,你自己长了腿,不会飞还会跑,不过么,答应我几个条件,我可以留你在狮子园里,至少在这里没人会欺负你。”

    鹦鹉继续不知好歹:“有火凤梨吃么?”

    纪安:“火凤梨没有,但菠萝管够。”

    鹦鹉:“……”

    见这只破鸟妥协,纪安关好房门,先开门回古神殿。

    老象不用多问,朝纪安点动大头,不管纪安的心思还是鹦鹉动什么脑筋,老象一清二楚。五星祥瑞就是这么霸道。

    得到老象首肯,纪安也算对鹦鹉放心了,刚要回去,象鼻子搭住他肩膀,纪安回头:“怎么了?还有什么事?”

    老象扇动两扇巨型耳朵“扑棱”“扑棱”“扑棱”……

    纪安笑,上回答应再带老象飞的,当时手头积分不够,后来又给忘了,现在手上大概有2万多,纪安花去5000积分,一个轻羽符文给老象挂上,通过任意门,返回宿舍。

    一只巨型大象气球以大耳朵为前进动力,象鼻子在周身喷气,保持身体平衡,忽悠悠飘出古神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