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玄幻魔法 > 万界我为峰 > 第338章 是结束也是开始
    唐泽原本的计划,是去与张家、天门社这些势力在天界的大佬们“重拾旧谊”,怎么说也是老关系,联系起来会比较自然,不显得生硬。

    但在此之前,一个更好的机会自动撞了上来,他自然也就老实不客气的捡起来用了。

    他也没想到自己在飞升之后立刻就被卷进了天界既有势力与新融入进来的诸界势力的争端漩涡之中。

    当从几人口中知道了更详尽的情报,他毫不犹豫的做出了决定。

    要主动投身这漩涡激流的最中心。

    这场闹剧该结束了,我就专为弥平这场恩怨难清的争端而来。

    轩辕大帝制定的世界秩序已经不符合轩辕大世界现如今的发展局势,我将制定新的世界秩序。

    如此重任,舍我其谁!

    抱着这样“大无畏”的中二之魂,他直接冲进了战斗最激烈、争锋最险恶的战场之中。

    劝架!

    一个个如山般沉重的大道理从他嘴里飘出来,落入双方耳中,却都把他当成了疯子,或者是白痴。

    对于这样的人,正常人都不想理会,谁知道他还偏偏不走,直愣愣的横在双方之间。

    ……

    “大家都是同出一源的兄弟,谁一个生于轩辕大世界,一个生于下界,可就像是一个生在城里,一个生在乡下,某一天乡下来的兄弟来城里了,城里的兄弟热情招待都来不及,哪有相互之间刀兵相向的道理?”苦口婆心脸。

    “让开!”冷漠口吻。

    ……

    “而且,天界如此广袤无垠之地,难道还住不下这么点人,再多十倍也不会拥挤,打生打死有什么必要吗?大家和和美美共同进步不好吗?”语重心长脸。

    “让开!”怒之口吻。

    ……

    “而且,你们怕还不知道咱们轩辕大世界之外宇宙海中的险恶,那才是真正恐怖的地方,你们现在每多杀一人,都是为自己的未来堵死了一线可能!”忧国忧民脸。

    “让——开!”咬牙切齿口吻。

    ……

    “我是不会让的,你们要打,那就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正义凛然脸。

    “——好吧。”坚定郑重口吻。

    ……

    不过是几句话的功夫,唐泽就成功的让本来敌对的双方暂时达成了统一战线,因为他们在没有踏过某具尸体之前有了一个共同的目标。

    而对唐泽来说,躲在由磅礴法则之力构成的龟壳之中,感受到如同烟花绚烂的连天攻击之下,因果反噬迅速的消解之中,这真是一箭多雕,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几头都不耽误。

    已经杀红眼的双方,本来只把这突然插入战场中的家伙当成一个脑子不灵光的疯子。

    万万没想到,他们最终配合着他完成了他的“宏愿”。

    因为他们最终通过万分的努力,依然发现一个残酷的事实,要想踏过这具尸体,得先把面前这人变成尸体,而他们无法办到,自然也就无所谓踏过。

    一顿狂攻无果之后,双方鸣金收兵,各从一方退却。

    还没变成尸体的劝架人继续死缠烂打、魔音灌脑。

    “你们别想着换个战场再来,我是不会同意的,我会跟着你们中的一方,一旦发现你们再战,我都会阻止的!另外,你们最好命令其他分散在各地的同伴也暂时不要再掀起战火。”

    “你是谁?”

    “你是谁?”

    两方都不约而同的、咬牙切齿的问。

    “我是……嗯,现在我是谁不重要,很快你们就会知道我将是谁!”

    因为我必将很快登顶成为大帝啊!唐泽心中如此说着,不过,这就暂时不用拿出来炫了,等成为了既成事实,大家自然都会知道,到时候再让他们震惊不迟。

    听了他话,众人面面相觑,看着对面之前还恨不得千刀万剐的祸害们,莫名的心生一种亲切之感……虽然看上去依然可恨,但至少对方的所思所想还都在可以理解的范畴之内,和这种说什么他们都无法理解的存在面前,确实更像是同类。

    唐泽不知道他们私下又有怎样的勾兑筹谋,他也不关心,发现这次的因果反噬就这样结束,他就心安理得的在这个地方呆了下来,都不带挪地方的。

    时光流逝,等到又一次的任务召唤即将到来,唐泽终于接收到了跨越层层维度空间传来的讯息。

    “元初下界终于要走出最后一步了!”

    唐泽的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元初下界晋升至下界第十三层,已经将近三千年,终于被他等到了。

    他看了看歇于两端的双方,道:“你们先等等,我去去就回。”

    而后,直接破开空间,身形消失不见。

    到了他这个境界,往来熟悉的、目的地明确的下界,已经不需要降临舱。

    唐泽走后,原本杀生杀死的双方再无阻碍,相互之间鼓了股心气看过去,总感觉心中怪怪的,无法酝酿起杀气来。

    且在等等吧。

    等找回感觉了再杀不迟。

    ……

    元初下界,法则海洋深处。

    数十万座悟道天碑因为数十万道的观碑者,仿佛画龙点睛般,突然有了神韵,以悟道天碑做桥梁,与世界相沟通。

    这漫长岁月,广袤世界的精华修行成果和修行智慧全都凝聚在这些头脑里面。

    元初下界终于迈出了最重要的一步。

    轻轻一跃,即入永恒。

    站在法则海洋深处。

    唐泽就像是站在一艘巨船之中,看着它飞速的往前、往前,然后,迎面扑来一个更加广袤、深层的星海。

    那是轩辕大世界的法则空间,本源之地。

    元初下界这数百世界富集而来的磅礴法则之力如同泄洪之闸,汹涌外溢。

    迅速按照轩辕大世界的规则被泾渭分明的分割开来。

    最明显的就是三界阻隔,世界重置。

    唐泽再次听到天机碑灵意志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清晰,前所未有的近距离,就仿佛是在耳畔低语,告诉自己这次世界超脱晋升自己又获益了多少。

    唐泽此刻却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他的整个意识陷入到了更深的世界层面之中。

    ……

    “这是哪里?”

    唐泽看着四周,感觉有些发蒙。

    这是一个看似寻常的密室,左侧,一个用于打坐修行的青玉长案靠在墙角。

    右侧,一个变得空空如也的书架。

    中间,一张书桌,一个看似寻常的老旧木椅。

    书桌上还有着纸笔。

    刚才,世界晋升超脱的刹那,看见元初下界迎面与轩辕大世界相撞,他就突然感觉意识天旋地转,等再宁定时,就发现身处这一样一个奇怪场所之中。

    当他心中发出这样的疑惑,他心中自然而然的知道了答案,不是谁把这个答案给了他,而是仿佛随着他如此思考,他就应该知道一样,那种感觉,玄妙至极。

    “原来如此!”

    他心中感慨。

    这是轩辕大世界最核心的本源之地,法则海洋都只能算是它的外围空间,这才是最根本的所在。

    下界晋升超脱,除了法则力量的相容之外,一个世界的根本本源也会融入到轩辕大世界的本源之地,也就是此地之中。

    他却因为特殊的修炼功法,意识随之一同进入了此地。

    至于轩辕大世界的本源之地为什么会是如此模样,那要问轩辕大帝的意见了,为什么不设置得更加玄妙高大,反而如此的接地气呢?

    就在刚才,当他意识中发出疑问之时,他获得了有关此地的一切解答。

    这就是轩辕大帝以前特殊的办公场所,是自轩辕大帝离开近五百年间,第一次迎来新的客人。

    他来到书桌前,看着桌上的纸张,写着文字。

    械灵师与心灵界的构成……

    源界宪法总纲……

    三界秩序框架……

    下界体系与永恒权柄继承计划……

    可以看见一个个标题在他眼中划过,内里似有无数文字填充着其具体的框架。

    而他已经知道,这并不是轩辕大帝构思的“草稿”,它们本来就是轩辕大世界中种种法则、铁则、规则的显化。

    除了世界中原始诞生的种种法则之外,轩辕大帝都是在此地书写、嵌入新的、符合他预期的法则体系进入世界规则之内。

    它们写下来,就变成了这个世间不可违背的铁则。

    无论是新的修行之法还是对世界的种种改造,莫不如是。

    “想不到,轩辕大帝还有做写手的潜力,和我也算是半个同行啊。”

    唐泽想起自己“笔下生系统”的事迹,强行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想着。

    ……

    他也已知道,这被轩辕大帝命名为“永恒权柄继承计划”之中,继承“大帝”之位者将获得进入此地的权力,并有对这纸张上的内容进行一定程度的修改权力,这也是“大帝”最根本的权力。

    不过,按照轩辕大帝的构思,通过“永恒权柄继承计划”得到“大帝”之位的人,并非独裁的君王,没有真正生杀予夺、一言而决世界的权柄,更像是现代文明世界的主席,做出的决定还需获得另七位“辅帝”的表决同意才成。

    在轩辕大帝的规划中,他们将共同构成轩辕大世界新的永恒权柄秩序中的核心顶层。

    “不过,即便是如此非凡的轩辕大帝也是万万没想到,会出现我这样一个怪胎吧?”

    我并没有通过你开放准允的渠道进入,而是提前以一种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方式“偷渡”了进来。

    “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直接在木椅上坐了下来,提笔对“永恒权柄继承计划”进行修改。

    并不需要他真的一笔一划去写、其中的内容就迅速的发生了转变。

    在新的“继承计划”中,“大帝”不再lowb的参与到角逐竞争中去,而是被轩辕大帝提前五百年便指定给一个名叫唐泽的男子。

    先帝指认的太子和一番厮杀角逐之后变成的太子,谁更名正言顺一点呢?

    毫无疑问。

    “反正这大帝之位只可能落在我手上,那么提前一点延后一点也就没有任何的关系。”

    唐泽心安理得的想着。

    不要脸。

    “我现在,就是变成‘大帝’的男人了?怎么感觉没有什么不同?”

    正想着,变化就来了。

    他只感到意识深处、从来不曾触及的玄妙之地,突有一股伟岸的力量传来。

    很快,他把握到了那力量的根本。

    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嘀咕着:“原来,你的本来面貌是这个模样。”

    这一刻,那从他笔下化虚为实的搭把手系统显露出了真容,他也完全明白了其真意。

    “这是要我成为无穷宇宙海的清道夫啊!与整个宇宙海为敌也就罢了,可我要是接了这职业,那就是永生永世无法摆脱了。而且,还已经拿刀架到了我脖子上,同意得干,不同意也得干。”唐泽心中郁闷的想着。

    “不过,也不能说完全强逼着人去干这种事,当我真的遵循此道而行,直接百分百领悟‘因果大道’,另还有参习其他数种同样强悍的大道的机会,这可真是错过了这村就再没有这店的好事呀。”

    这么想着,他的心中不无羡慕。

    “喂养你如此之久,终于到了你该发光发热、替我分忧解愁的时候了。”

    他心念一动,一枚神奇的种子出现在他眼前,赤红与翠绿的光泽玄光缭绕盘旋,正是那被他以无数法则天赋神通喂养蜕变至今的生命血种。

    它终于开始了变化。

    膨胀,收缩。

    呼吸,化形。

    最终,变为一个生机浓郁、血光内蕴的婴儿。

    团成一个小球,模样就是唐泽的翻版。

    Q版唐泽。

    唐泽能感觉这具身体和他之间的神秘联系,不是化身,不是替身,不是分身。

    纯纯粹粹就是第二个自己。

    吸纳了太多本该属于他的养分,最终,进化成了他自己。

    听上去很是玄妙,其实就是这么玄妙。

    这是一个更纯粹的自己。

    看着这个闭目沉睡、还处在进化中的婴儿,唐泽喃喃着:“以前是你占我便宜,现在,换我占你便宜,咱们谁也不吃亏。糖衣我吃了,炮弹就你给我接着吧。”

    他实在舍不得,这可是直接获得因果大道,间接获得祈愿、恒等、命运等诸多大道的旷世良机。

    就在这时,他意识深处那隐藏着的伟岸之力转移了战场,进入婴儿体内。然后,他拂袖之间,将他安置在了极为安全的所在。

    自此以后,再也不用担心后面时时刻刻有疯狗追咬了。

    “等你醒来,我就送你出轩辕大世界,执行伟大的清道夫使命,或者说是救世主?——无论怎样都好!我安安静静猥琐发育就好。”

    他再次看着面前的纸张出神,陷入另一个思考之中。

    “我就像是想安安分分当个土着大帝都不行啊,外面的世界辣么凶险,我该如何站队呢?”

    永恒世界群落之间的争锋,没有单个永恒世界摇摆骑墙的余地。

    可以他的骄傲,也实在难以接受以这样的一种姿势融入大世。

    良久,他心中升起一个作死的想法。

    “我自己组成一个永恒群落的核心可否?”

    “其实,轩辕大世界既有修行道路已经繁如星辰,亦可提炼出几种共同的核心。

    武、法、巫。

    武重自修,法重外联,巫者玄玄。

    武之永恒群落?法之永恒群落?巫之永恒群落?甚至干脆数者兼之?”

    这个念头一经诞生,便在他心中再难灭去,心心念念,想到的都是这个。

    而这件事的难度和危险——还是去做清道夫更爽利无脑一点,至少后者还可以活得纯粹些。

    他真的彻底清除了那玄奥力量的干扰了吗?

    他现在只为自己的灵光亢奋着。

    他的未来,还有更长的路。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