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两千二百六十七章 留着情分
    布鲁诺离开的时间稍微有点晚!

    而市里面的众人在得到魏春的消息之后,根本就坐不住了!倒不是说他们就是眼界低,不存在这样的情况,主要是这个消息是魏春透露出来的!

    这个背后是什么样子的情况,大家多少还是能够猜测到一些的!

    能够拿出来这样大手笔的势力,绝对不会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这是一定的!所以事情肯定是跟农场有着相当的关系,连带着肯定是跟丁羽丁先生有着相当的关系!

    别说还捐赠了这么多的东西,就算是没有任何的捐赠,也没有关系!

    这些年的时间,市里面依靠着农场,可以说是乘风破浪!勇往直前!城市的发展可以说是一天比一天好!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事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发展!

    还不是因为这里是丁羽丁先生的老家?丁先生没有任何要忘本的意思!

    当然了!早些年的时候,丁先生遭遇了不公的对待,这个事情大家也都是记在心里面的!虽然丁先生没有任何要去记恨的意思!但是丁先生不说,不代表着众人心里面就一点想法都没有!不能够明面之上的动手,难不成还不能够私下的开个玩笑?

    丁羽可以宽宏大量,但是不代表着其他人也会同样的如此!当时的时候马家和宋家造成了什么样子的问题?大家都是心中清楚,不说乌烟瘴气,貌似也是相差无几!

    越是对比来看,也就越是能够感觉到彼此之间的差距,实在是有些大!

    那个时候马家和宋家可以说是到处伸手,绝非一般的讨人嫌,当然了如果说你真的为老百姓做点事情的话,可能还好一点,但问题是马家和宋家可以说没有做任何的事情!至少没有给老百姓做点有意义和有益的事情!

    再反过来看丁羽!对于城市的发展有着莫大的贡献不说,而且丁家从来都没有任何要伸手的意思!彼此之间的关系非常的融洽!谁不欢迎这样的朋友?

    整个晚上的时间,兴奋的众人可以说根本就没有睡觉,就算是到了天明,大家依旧是感觉精神振奋!而丁羽这边则是陪着布鲁诺这个家伙一同的吃早餐!略显有些丰盛!

    “丁!感觉这个汤的味道很是不一般!我说的味道?是真的味道!”擦拭着自己的嘴角,布鲁诺很是赞叹!“我原来的时候也是尝试过,中药的味道让我就算是捏着自己的鼻子,都有那么一些难以下咽,虽然我也知道,对我的身体有相当的好处,但是入口的时候,我的上帝呀!从来都没有感觉,世界之上竟然还有如此难吃的东西!

    对于布鲁诺的夸张,丁羽很是嫌弃的看了一眼!“看样子你适应的比较快,桑顿那边的情况虽然有相当的好转,但是让他立刻的就调整这个时差,这个有些难为!所以并不需要那么的急切!这两天的时间让他好好的读读书就好!”

    “好吧!”看到丁羽已经转移了话题,布鲁诺也没有在这一点上面过于的去追究什么!因为布鲁诺也很是清楚,虽然自己和丁羽的面前,都放置了同样的汤药,里面的东西貌似也是相差无几,但是效用绝对是不一样的!

    里面药材的炮制!放置的时间,炖煮时间的长短!还有火候的控制等等,都会造成相当的差池!所以就算是自己知晓了配方,也不会有太多的作用!至少不能够完全的发挥其中的作用!

    “桑顿的问题,我相信古德先生那边也是知晓的!不过具体的消息都是封锁的!古德先生那边就算是知晓,也只是知晓其中的一部分而已!毕竟传输的过程,还是会出现泄露的可能性,不过目前桑顿的情况良好!有着相当的好转,这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情!”

    丁羽抿着自己的嘴唇!注意的看着布鲁诺!

    “你觉得接下来会怎么样?要知道我是承接他这个人而已!更为确切的说,我只是对他的病情进行些许的治疗,并不代表着我要掺和整个事情!”

    “具体的保证我没有办法给你,因为现在提及这些?根本就是在故意的戏弄你!我只能是确保桑顿的安全,至于古德先生那边?相当的情况我并不是那么的清楚!”

    在这里面,布鲁诺也不是说一点小心思都没有!要知道丁羽都可以知晓相当的消息,布鲁诺能够一点消息都不知晓吗?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丁羽也是用餐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角!“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桑顿的情况能够稳住,但也就是能够稳住而已!至于其他方面吗?”丁羽若有所思的看向了布鲁诺!

    布鲁诺不由的就是打了一个机灵!丁羽可以说这个话,但是自己还是算了吧!这样的事情是不能够去试探的,就算是自己再着急也不行!

    因为这样的去做,很容易触及到丁羽的底线问题!

    像是药物这些,没有任何的问题,甚至于就算是自己把手伸进丁羽的口袋里面,把秘方给抢过来,丁羽也不会有太多的恼怒!甚至还会给自己准备好香烟和酒水,用来庆祝的!

    但如果说自己把手伸到继承人等事情上面去!这个就不仅仅是在挑衅丁羽那么的简单了!

    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彼此之间恐怕连朋友都没得做!这么多年以来,彼此之间关系良好!不也正是因为大家都恪守着自己的底线,现在要是打破了这个底线?玩笑就真的是开大了!

    “丁!我也不想瞒着你!因为瞒着你也没有任何的用处,甚至还会让你有其他的什么想法!我直接的交底就好了!省的我心里面也憋的有些难受!”

    布鲁诺准备给丁羽一个交代,省的彼此心里面都有相当的隔阂!

    毕竟这样的事情,越早交流,对于彼此都有着相当的好处!看到丁羽点头过后,布鲁诺这才说到!“把桑顿给送到这边来!要说一点那个方面的意思都没有,这个是不太现实的事情!”

    丁羽呵呵的一笑,“这个脸皮可是有些够厚的!我说古德这个家伙也算是天纵奇才!怎么想到打这个方面的注意?他就不怕出点什么其他方面的事情?要知道我可是有着非常便利的条件!甚至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露底情况出现!”

    “至少你的人品是值得相信的!”布鲁诺很是肯定的说到!

    “没有任何的用处!”丁羽不由的摇摇头,“道理上面有点说不懂!我跟古德之间有着相当的恩怨!彼此之间也不属于意气之争,如此的情况之下,给能够抬抬手,治疗一下桑顿!也已经是非常的给面子了!换句话说,我已经是开了天恩!”

    “只是有些许的期望,如果有这个可能性的话,自然是好事,如果说没有什么可能性,至少把他的病情给解决了!也算是一件好事,难道不适吗?”

    丁羽微微的哼了一声,“这个算盘打的倒是够好的!”也就是说了这么一句而已!至于其他的话吗?倒是没有必要有太多的提及!布鲁诺能够说出来这样的事情,也就可以了!

    谈及的再多,也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不管是丁羽,还是布鲁诺都非常的清楚!

    “丁,你觉得桑顿的资质怎么样?”

    “想要听真话?还是想要听假话?”丁羽倒是没有拒绝跟布鲁诺探讨这个方面的问题!“你自己也有孩子,甚至孙子和孙女也不少!你说这个话,是不是有点违心?”

    “我家里面的那些孩子,看着不错,但是心里面吗?呵呵!不过我还是希望能够听一点真话!对于我个人而言,不需要那么的交代,当然我也不会对外界有任何的透露,有些事情?总归还是需要做到心里面有数才是!”

    “不管是你?又或者是古德!你们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精英式教育!这种精英式的教育,在你们的家族当中,流传甚久!甚至是有着相当的效果,不然的话一代又一代人,他们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凭空而出?”

    “家族的这些孩子呀!能够走出来的,总归是少数!别看承受的都是精英式的教育,但是怎么说呢?还是有着相当的问题,甚至有不少人承受不起这样的苛刻!就好像是家里面的那些孩子,也有优异的,但是能够守护住这片产业,就已经很是不错了!”

    “要求有点高!打江山难!想要坐稳这个江山,更是难上加难!”丁羽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不管是你还是东方,对于我的事情,都有那么一些忌讳莫深,不过这一次倒是开了先例,竟然为了桑顿的事情,如此的上心!”

    对此,布鲁诺显然是有着不同的看法!

    “留着这份情谊不好吗?”这个话是对丁羽说的,但同时也是在反问自己!“彼此之间好不容易才成为朋友,就为了这样的事情,而毁掉了这份来之不易的情谊!有些过于的不值当了!如果说未来的时候,真的要是出现点什么事情,我和东方都不在了!到时候求到了你的门下,你说你帮还是不帮吧!”

    有点无赖!但也是真性情!

    “我是不是应该说你一句,太过于的老谋深算了!竟然能够想的这么长远了!不过也真的是不容易!至少相当的人不会这么的去思考!毕竟眼前的利益过于的巨大!”

    “眼前的利益!就算是再大,又能够怎么样?有舍才有得!不能够因为眼前的利益就冲昏了自己的头脑!至少我和东方两个人是绝对不会的!”

    丁羽微微的点头!琢磨了一阵之后才慢慢悠悠的说到!

    “桑顿的资质究竟怎么样!需要时间来慢慢的观察,因为目前很难去验证这一点!因为目前的情况并不是那么的合适,就从表面之上的情况来看,他跟家里面的孩子相差无几,我说的是智商上面,至于情商上面!有待于考察!至于跟孟西相比较,不放肆的说一句,情商上面可以压着孟西来蹂躏,但是智商上面吗?也就是给孟西提鞋用的!”

    布鲁诺的表情有些惊愕!好半天之后才幽幽的说到!

    “丁!你这么的说不是把家里面的孩子都给捎带进去了吗?”

    “但从智商的比较来看,实际情况就是如此!”丁羽并没有保留的太多!“家里面的孩子相对于普通孩子而言,智商堪称压制,一定程度上面也是因为他们见多识广,仅此而已!但是孟西这个孩子,绝对是属于霸主的地位!不过稍微有那么一些可惜,就是情商方面有着相当的问题!人呀!总归不能够太过于的完美!”

    很显然,对于智商这个事情,丁羽并没有太多的看法,很是正常的事情,智商并不代表着一切!如果智商代表一切的话,那么现在这个世界还是这样的世界吗?

    “我倒是觉得,您家里面的孩子要是知晓了这个情况,肯定要翻天的!”

    “他们很早的时候就已经知晓了!在这一点上面,并不需要有太多的好隐瞒!根本就犯不上有任何的隐瞒,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缺点,正视自己的缺点,并不算是什么坏事!”

    “丁!我倒是听闻孟西好像也有相当的问题!”

    “问题不能够如此的来看待,就好像是同样的生病了!感冒也是生病!癌症也是生病,都同样是生病,里面的危险性是不能够相提并论的!你这个完全就是在曲解其中的含义!”

    “大体上面明白了!”现在的布鲁诺是真的明白了!桑顿很显然是有着相当的机缘,但是他自己能不能够抓住这个机缘,一切都要看桑顿自己的!自己帮不上任何的忙,东方也帮不上任何的忙,连带着古德先生也帮不了任何的忙!

    “希望是真的明白了!”丁羽轻描淡写的说到,“外界能够帮忙,但是总归一切都需要靠自己!如果说连这一点都勘破不了的话,这一辈子也就真的是有限了!当然了这些需要积累,不过这些积累究竟会不会起到作用?谁知道呢?”

    道理是这么一个道理,但是懂道理的人很多,真正着手的时候,又有多少人能够遵守道理吗?这个就好像是制定了计划一样!在具体的实施过程当中,又有多少人能够严格的按照计划去执行呢?可以说少之又少!

    总是有着其他的理由,比如说累了!比如说困了?又比如说有人找自己玩,等等!一次两次过后,计划就被严重的拖延了!甚至都还没有到最后,整个计划就已经是面目全非了!

    “需要相当的时间呀!也不知道在这样的环境当中,桑顿是不是能够沉稳住自己!如果像是他的父亲一样!”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布鲁诺有着些许的感叹!现在所看到的一切,都只不过是表面的文章而已,实际情况究竟如何?谁知道呢?

    “想的稍微有些多!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治疗什么时候会结束,犹未可知的事情!反正短时间之内,是不太可能结束的!”

    “明白了!”

    这段时间?就是一个考核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布鲁诺需要谨慎的去参与和应对,如果说真的过火了!到时候对桑顿造成不可预估的影响,会有什么样子的后果,不言而喻!

    对于布鲁诺而言,自己该知晓的都已经知晓了!相当的时候需要把消息透露给古德先生!这样的事情可不是自己能够去决断的,就算是自己能够决断,也不能够胡乱的去掺和!

    自己当一个中间人可以,给丁羽和古德两个人传话!毕竟两个人要是真的通话,彼此之间碍于太多的顾忌!根本就没有办法有太多的交流,因为两个人的身份都是非同寻常,甚至一定程度上面,有着相当的敌对!

    如此的情况之下,怎么去交流,谁的心里面真的能够放下来壁垒?

    当然了两个人要是面对面的话,情况可能会有相当的不同!放置在以往,属于王不见王!而现在?丁羽没有太多的办法动身,而古德也是同样的如此!隔着电话线?彼此之间相互交流,又有多少的真诚?加上保密方面也有相当的问题!

    感叹了一声过后,布鲁诺看向丁羽的时候,则是很突兀的问道!

    “丁!药物我都已经送了过来,也没有看见你去做任何的炮制呀?没有其他的意思,就是感觉有些不解,这个并不符合你的性格!”

    “时间不到!我在等立春!立春日!四时之始也!”看着一脸茫然的布鲁诺,丁羽则是随口笑骂的说到!“跟你说这些?根本就是对牛弹琴,没有任何的效果!到时候我会通知你的!你看着也就可以了!至于懂不懂,你问其他人好了!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给你解答!”

    虽然被骂了!但是布鲁诺却没有任何的不自在!因为彼此之间的关系比较近!要是关系远的话,丁羽是绝对不会说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