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纯阳武神 > 第一千两百五十四章 究极领域第一人 斗战之路!
    摹刻时空主藤,辟永恒之路!

    龙凰剑狮等几名摩诃天的弟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区区一个连时空枝蔓都没有走出过的年轻人族,居然妄想越过超脱与究极,走永恒之路。

    “不得不说,只论气魄,我不如你。”

    映九枝感叹一声,再看向苏乞年的目光就有些古怪,道:“但茫茫时空主藤上,无尽岁月里,有此妄想者,可不止你一个。”

    “你是想说,他们都没有走通。”苏乞年平静道。

    他开辟永恒战体,化时空内外一切道韵淬沥己身,是以纯阳原始经篇与道祖的人体阴阳为根基,糅合诸法而草创,最初奠基,第一步就是要扎下永恒不灭的根茎,让生命的进化就此落地生根,不再是无根浮萍。

    若是说因此契合了时空主藤上的永恒之路,严格来说,众生皆诞生于时空主藤上,所辟的路,都有主藤上的有形或是无形的道印,苏乞年并不感到意外。

    但他并不是为了摹刻时空主藤,所求者,为身神一界,永恒唯一,万劫不磨,而立身之地,生命自有轮回。

    这种永恒,在苏乞年的预想中,就算是时空主藤也无法束缚,但最初的他,依然需要脚踏实地,想要真正挣脱一切束缚,永恒自在,这无尽时空,万古混沌,现在依然是他所需汲取的宏大养分,等到根深蒂固,才能再次延伸,一木成林。

    而摹刻时空主藤,至多成为主藤上衍生的一条枝蔓,这种永恒,要历经寂灭大劫,不断重生,遑论挣脱于外,虽然未曾涉足时空主藤上,但苏乞年同样看得很清楚,只是接下来需要印证的东西很多,眼下他的路,或许说是雏形都还有些勉强。

    “不,有人走通过。”映九枝认真道。

    有人走通过?

    苏乞年一怔,连究极强者也在追寻的飘渺未知的永恒之路,有人摹刻时空主藤,成功走通过?

    远方,龙凰剑狮等几名摩诃天的弟子终于回过神来,此刻听闻映九枝所言,也露出了无比肃穆的神色。

    “在古远的岁月里,曾有伟大的究极生命体,结出了半颗永恒道果,但最终自身枯萎,消弭无踪。”映九枝沉声道。

    半颗永恒道果!

    苏乞年挑眉:“是遭逢未知劫数,还是前路有缺?”

    映九枝摇摇头,道:“没有人知道,但摹刻时空主藤,扎根无垠时空,这一条永恒之路已经被很多究极生命体认定为歧路,或许可以短暂获得强大的道行,但终究免不了枯萎衰败的结局。”

    顿了顿,映九枝复又道:“即便如此,据我所知,在主藤上,各大世外道场依然有着一小撮人没有放弃,位列斗战部,但漫长岁月过去,在那位伟大的究极生命体后,再无人以此涉足究极领域,所以,年轻而无知的你,或许选择了一条最艰难的路。”

    “那位究极生命体有多强。”苏乞年忽然道。

    映九枝深深看他一眼,道:“世间公认,究极领域第一人。”

    苏乞年轻轻颔首,没有再说什么。

    “它是你的了。”

    似乎再没有半点兴致,映九枝转身,袖手一甩,一滴漆黑如墨,或许比黑洞更深沉的道血静静悬浮于苏乞年身前,顿时令远方的龙凰剑狮眼珠子泛红,这可是寂灭道血,即便对于映九枝来说,也绝对是极其珍贵的底蕴,却这样轻易送出去了。

    “映道友,他到底有多强。”擦身而过的一刻,羽童族的年轻男子终究还是没忍住开口道。

    “一入蝉蜕,顶尖之姿。”映九枝脚步微顿,而后头也不回地离去。

    龙凰剑狮几个愣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随着四方愈发嘈杂的热议声,几人再也待不下去了,掀动时空漩涡,就消失在这片时空湖上。

    没有理会汇聚而至的各脉诸族强者,苏乞年转身迈步,回到了天帝别院中,青衣少年紧随其后,背负起仙道战戈,眼中浮现出一抹罕见的凝重之色,道:“这些世外道场的底蕴,不是一般的深厚。”

    何止不是一般的深厚,在苏乞年看来,就算是他此前交手的那几个摩诃天的弟子,虽然眼高于顶,带着天然的俯视目光,但不得不说,道基都无比雄浑,超脱之力坚韧异常,放眼整个时空天堑上,一重天内,都难逢抗手。

    这一刻,苏乞年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道婀娜的身影,在他们这条时空枝蔓上,那些自上个寂灭周期活下来的生灵,也同样不弱,甚至在苏乞年看来,比那映道门的年轻弟子,还要更强不止一筹,只是不清楚,这些未知的存在,眼下到底潜伏在何处,在这个寂灭周期内,又在谋划什么。

    世外道山的弟子败了!

    虽然苏乞年对于虚名毫不在意,但这一点也不妨碍其与映九枝一战的结果,在最短的时间内,被各脉诸族强者传遍整座时空天堑,尤其是那座世外道山上,各大世外道场的弟子皆哗然,甚至有人按捺不住,亲自向映九枝求证,并获得一些元神留影。

    摹刻时空主藤,那条争议最大的斗战之路!

    当得闻真相后,不少世外道场的弟子又平静下来,这条永恒之路崎区又坎坷,虽然最初可以获得极强的力量,但随着深入下去,往往泥足深陷,不得善终,甚至在各大世外道场,都有一支隐秘的斗战部,不足为奇。

    只是在这样一条新生的时空枝蔓上,在没有究极土壤诞生的诸天内外,居然有人开辟出这样一条直指永恒的道路,对于苏乞年,就算是各大世外道场的弟子,也感到有些惋惜,这样的人物,若是有机会涉足时空主藤,必定可以一跃而起,成为同代中的顶尖人物,但现在已经晚了。

    “年轻的人族大道主,第三十九代天帝继任者,难怪未入超脱境,就能逆伐道祖级强者。”

    “妄图摹刻时空主藤,欲辟永恒之路,真是天大的野望。”

    “但现在已经晚了,主藤上来自世外道场的强者都在惋惜,不说那位传说中的究极领域第一人自身都枯萎了,后世再无人以此跻身究极领域,那可是时空主藤上,莫要妄想自身可以创造奇迹,就算追逐前人的脚步,多少前车之鉴,都在半途夭折。”

    各脉诸族强者同样在热议,但也有人提醒,就算这条路难以通达究极领域,除了先行者再无人功成,但不可否认其强大,连世外道场映道门的杰出弟子都败了,若是他日跻身至上强者之列,恐怕究极领域之下,都堪称霸主……

    一些原本在冷笑的各族强者,顿时皱起眉头,连世外道场都没有否认这条路的强大,并有斗战部存在,毕竟就算不能跻身究极领域,这条路的起点与高度并不低,所以他们依然不能小觑这位人族大道主。

    “能不能跻身究极领域,一群蚍蜉不如蝼蚁肯攀登,反而在那儿论天。”

    青衣少年嘴角挂着冷冽的笑,对于接下来几天的消息和各种传闻不屑一顾,究极生命体,这些人当初没有见证世外之地一战,破灭种族内,那位准究极的强大,他至今难忘,如非是那位诸天禁忌,这条时空枝蔓,恐怕也撑不到究极土壤孕生的一刻。

    所以,究极领域的强大,哪怕最终无法跻身于内,也并不可耻,有什么好扼腕的,而以他对于苏乞年的了解。

    “你真的走的是那条路吗?”青衣少年好奇道。

    “你说呢?”苏乞年瞥他一眼。

    青衣少年认真看他一眼,而后笑着摇摇头,道:“那你要加快脚步了,趁着究极土壤孕生中,诸天内外,一切规则与秩序都被撬动,于仙道真意有益,我能感到,至多甲子光阴,我就可以尝试渡过第二次成仙劫。”

    成仙劫共有四次,一劫真仙,二劫则为仙王,三劫为仙帝,至于四劫仙皇则不在道内……

    苏乞年饶有兴致地打量他,或许从四次成仙劫中,可以一窥皇道起源。

    接下来的几年里,时空天堑上虽不说风平浪静,但也迎来了一段罕见的宁静时光,就算是那座道山上,各大世外道场的弟子,对于下山也没有半分兴趣,毕竟人族大道主只有一个,但这并不妨碍各脉诸族的强者上山,甚至几年后,一些道祖与道尊也不再隐藏形迹,光明正大地拜山。

    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段看似宁静的时光很快就会逝去,转眼间就到了第八年。

    距离动身前往诸天内,只剩下最后一年,从年初开始,时空天堑上,各脉诸族之间的走动就几乎消失了,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的,愈发肃杀的气机,那座看似神圣而伟岸的世外道山,就像是扎在时空天堑上的一根刺,锥心刺骨,无法忽视。

    诸族不少人方才回过神来,这些天外来客,终究是为了与他们争夺造化,并非是带着善意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