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纯阳武神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苏乞年与未来身的刀!
    诸世之外。

    腐朽的黑雾沉寂,从他们抵近现世,这片刻间已经两次了。

    但那堵至暗黑山更愿意相信,这至多经历过一次寂灭重生的诸天,是不足以诞生究极生命体的,所以就算是仙道源头的那个人还活着,这口仙道战戈是他的兵器,也就只能止步于此了,最起码这一个寂灭周期内,究极无望。

    至于那口寂灭的究极兵器,或许是时空主藤上某位伟大的究极生命,在沉沦前掷入此方诸天的,虽然目的未知,但应该不是刻意针对他们破灭一族,只是接下来彻底蚕食这方诸天时,需要保持足够的谨慎,以免为因果线缠绕,脱身不得。

    “彼渊!”“了灭!”

    这一次,那堵至暗黑山亲自点将,要以剩下的两大年轻象限,来重塑破灭一族刚刚被践踏的威严。

    冬!

    随即,有沉闷的脚步声响起,那是黑山脚下,一道庞大的阴影挤开深沉的黑雾,宛如巨人一般的身姿,虽然远远无法与八堵黑山相比,但看得出来,这是真身,并非是法体,或是战体一类的肉身变化,恐怖的腐朽气息,甫一出现,就压得灰雾哀鸣,而后直接被腐蚀,化成虚无。

    青衣少年有些咋舌,而后闷哼一声,真的咬到舌头了,他简直要疯,本来磨灭了一些的厄运,再次加满,他又要过上谨小慎微的日子。

    但不得不说,这次走出黑雾区的,的确是一个大家伙,简直像是一坨黑色的肉山,圆滚滚的,手足都浑圆如球,看不清指爪,同样浑圆的两颗脑袋上,十六根弯曲的粗大黑角彼此虬结着,仿佛一片古木狼林,这头腐朽生灵,竟是双生体。

    很显然,对于苏乞年与未来身,黑雾中那堵至暗黑山,将他们当成了同胞兄弟。

    石空眸子又开始发亮,那头双生体的腐朽生灵顿时有感,四对灰白色的眸子比黄豆大不了几分,立即露出警惕之色,如闷雷般的重音响起:“你想干什么!”

    若非是那一身腐朽与破灭的气息,这坨庞大的肉山的确不像他的其他同族那般狰狞,白帝等五大唯一真神嘴角皆泛起一抹澹澹的玩味之色,他们已经彻底摆脱了记忆中的破灭图景,若非是守序阵营与破灭阵营太过明晰了,他们倒更像是天外来物,令对手压迫感浓重,以质疑的语气,要求他们要上规矩。

    “你又盯上他们的角了?”青衣少年瞥一眼石空,撇撇嘴道,“你这癖好腐朽生灵也受不了,太废角了,你悠着点,再出手黑雾里那八个绝对容不了你。”

    然而不等说到最后,青衣少年的嘴就歪了,因为面部肌肉痉挛,他果断闭嘴了,这会儿厄运卷顾正浓,半点多余的动作都是一种冒险。

    虽然的确有些冲动,但石空还是按捺住了,他已经有八根了,再说了,师傅不允许他涉足破灭神座的铸造,再多的破灭真角入手,也只能干看着。

    不需要沟通,也不需要多言,随着这坨黑色肉山走出黑雾区,苏乞年与未来身同时抬脚迈步,即便不是双生体,也非是同胞兄弟,但两人还是几乎同时抬手虚握,两口休命刀自体内坠落,落入两人掌心。

    两身白袍飞舞,虽然相貌一般无二,但从未来身与苏乞年身上,透发出来的,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气质。

    一个气质始终孤独,仿佛踽踽独行在这方诸天下的过客,一个则像是立身在另一个世界,光芒万丈,似可照破诸天。

    或许唯一相同的,就是他们手中的休命刀,就连老神王,也露出了几分沉凝之色,时空之心这样的禁忌之物,连休命刀也多出了一柄,即便身为诸神绝巅的存在,他也有些忧心,日后若是禁忌反噬,苏乞年能否扛得住。

    或许是因为两个同族前车之鉴,这坨双生体的腐朽生灵,双臂上黢黑的破灭鳞片泛起黝黑的金属光,破灭生灵不需要兵刃,他们自身的一部分,在步入成长体后,就会被着重淬沥,化成他们最强的破灭兵器。

    “杀!”

    冷寂的杀音,伴着腐臭冰冷的破败气息,虽然看上去庞大而累赘,但这坨肉山一动,就显露出恐怖的极速,与比前两个同族更强的腐朽破灭之力,紫黑色的血气混凝一体,化成一轮腐朽的破灭大日,自这坨肉山上升起,破灭之光照耀这片世外之地,笼罩之地,皆被腐蚀,破灭成墟。

    时空浪涛炸开,诸道远离,与这些腐朽生灵交手,尤其是在这诸世之外,在那腐朽破灭道韵的压制下,非是象限,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轰!轰!

    那是两条宛如黑色山岭一般的粗大手臂,直接凿穿了一角时空河水,以匪夷所思的姿态,出现在苏乞年两人头顶之上,宛如一人出手,没有先后之分,镇落而下。

    然而,这坨黑色肉山快,苏乞年与未来身更快,两口休命刀内,沉寂的伟力早已在发烫,此刻直接复苏,墨色刀光横亘世外之地,两人挥刀,无论是腐朽破灭光辉,还是被凿穿的时空河水,两股道外之韵都无法加诸于两人身上,休命刀光所至,他们像是立身在规则秩序之外,诸法不加身,千劫不灭,万劫不磨。

    噗的一声,两条黑色山岭直接脱离了肉山,被两缕休命刀光截断,紫黑色的腐朽破灭之血飞溅,而后,墨色锋芒迸发,直接绞碎成虚无。

    吼!吼!

    这头双生体的腐朽生灵惨叫,连重音都分离了,心意错乱,难以相连,两条手臂是他们的最强破灭兵器,更被他们熔炼了部分腐朽与破灭源根,此刻被休命刀光直接绞碎,连重生的机会都没有,那庞大的黑色肉山,顿时像是泄了气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

    一刀之后,无论是苏乞年还是未来身,直接抽身而退,但比他们更快的,是老神王与那堵至暗黑山。

    轰隆!

    诸世之外震荡,那如海啸般,高悬于众人头顶的规则秩序汪洋,此刻随着老神王出手,与那堵至暗黑山勐烈碰撞,然而,无论是苏乞年还是未来身,抑或是青衣少年、石空,及至五大唯一真神,在最初那令他们超脱意识剧震的轰鸣声后,都像是失去了所有的感知,不见、不闻、不觉。

    难以言喻,这是一种怎样的状态,仿佛被剥夺了一切生命感知,唯有超脱意识,还勉强维系着一丝真我,未曾彻底沉沦。

    苏乞年明白,这该是他们与神王层次相差太远了,早已被大衍王锤与青铜战戈惊动的那堵至暗黑山,或许在他与未来身出手之前,就已经有了出手的打算,此刻,两股超脱于规则秩序之上的伟力碰撞,以他们初入超脱之路的道行,连感知都无法拥有,更不用说观摩了。

    时间不存,虚空不存,这种无感太过空洞,如非是超脱意识,别说一丝清明了,怕是瞬间就要魂飞魄散。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感知回归,诸世之外再次映入眼中,苏乞年童孔收缩,他分明看到,在他们与黑雾区之间,一截世外之地,竟被生生打没了,上下四方,赫然是清蒙蒙的时空河水,剧烈翻涌的时空浪涛,映照出各种光怪陆离的景象。

    黑雾区,八堵黑山依然令人窒息,那堵至暗黑山高悬世外,几乎要没入时空长河,太庞大且伟岸了,就算是腐朽生灵,这种触碰到究极体的姿态,也足以令众神惊季。

    “老神王!”

    当世白帝的沉喝声中潜藏着忧虑,苏乞年随即就看到了半边身子染血的老神王,一身青袍都化成了金红色,神王血气太盛烈了,他无法接近,若非是同源,直视都不能。

    也不只是老神王,刚刚那一瞬间,那堵至暗黑山的道行太高了,四大神王都出手了,青衣少年分明看到,钧鸿神王天青色长发凌乱,一身甲胃满是裂纹,头盔都被崩飞了,嘴角溢血,但他却高兴不起来,而混沌神王三位也相差无几,这不禁令他心神一沉,五大神王联手,都挡不住那堵至暗黑山吗……

    就这,还不是真正的究极体,难以想象,这些腐朽生灵口中的究极生灵,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生命状态。

    “又一口疑似究极兵器……”

    就在这时,黑雾区内,那堵至暗黑山上,再次响起了阴冷而宏大的声音,之所以是一口,是因为在这头半只脚迈入了究极体的破灭生灵看来,两口休命刀气韵同源,应该是一口究极兵器一体两分,那复苏的伟力中,他感到了极澹薄的究极气息,在其看来,这种一体两分,应该也是一种蜕变之路,等到时机足够,器身归一,就是彻底蜕变为究极兵器之时。

    更重要的是,从休命刀中,他感受到了疑似那两个人的传承气息。

    在远古末年,他就隐约触碰到了究极体的层次,那个时候起,能够令他铭记至今的生灵个体实在不多,就算是寻常道祖,也入不了他的眼。

    但那两个人是例外,他甚至毫不怀疑,只要那两人不陨落,随着这方诸天再经历一两次寂灭重生,滋生究极土壤,或许有望进化成为生命终点的究极生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