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带着农场混异界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安葬
    盛兕骑在马上,谢强也骑着马跟在他的身边,而在他们的前面不远处,正是吴一鸣,吴一鸣的身后,是无数的军队,在他们的前面,是几座被围起来的营寨,营寨里面的人,这个时候都有些惊慌,一个个都看着吴一鸣他们,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就在这时,就听到一个声音传来道:“奉法为道,仙庭召曰:经查庆都城阳家,张家,蔡家,刘家,游家,查家,曹家,冯家,结党营私,为祸地方,使庆都城百姓,多受其苦,现命刘向荣,将军中八家之人,全体缉拿,如有反抗,格杀勿论!”这个声音一听就是刘向荣的,但是这个声音读出来的东西,才是真正让人心惊的,那可是仙旨啊。

    随着这个声音,一道黄光,从刘向荣大帐的位置,冲天而起,随后变化了几道黄色的光剑,直接就落到了那些营地里,营地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就破开了,营地里那些军士所穿的盔甲,还有他们手里的武器,好像全都失去了光彩一般,同时营地里也传来了一阵的骚乱。

    而这时吴一鸣也开口道:“阳山,出来投降吧,我知道你并不算是真正阳家的人,如果你投降,我可以饶你一死,你要是不投降的话,只会连累其它兄弟跟你一起死,你难道真的忍心这样做吗?”

    营地里的骚乱声更大了,这时,一个如山一个的人影,从营地里走到了营地的门前,他格着营地的护栏,看着吴一鸣,随后他苦笑了一下,接着开口道:“旅帅,我阳山虽然并不是阳家之人,但是我家世受阳家大恩,要是没有阳家,我阳山怕是也早就死,所以让我投降,是绝对没有可能的,我宁可死,至于我身边的这些人,他们也是我阳家一直养着的人,今天阳家看来是在劫难逃了,那就让我们为阳家陪葬吧。”

    吴一鸣一听阳山这么说,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他看着阳山道:“是吗?你想要为阳家陪葬,但是却不知道你身边的人,是不是也愿意为阳家陪葬啊。”说完他就看了一眼阳山身边的那些人。

    阳山心里暗道不好,就在这时,他就听到他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道:“对不起都尉大人,我们虽然也受了阳家的恩惠,但是这一次可是仙庭降旨,我们不想成为罪人,所以我对不起了。”说完就听到那人大声道:“各位,阳家对我们有恩,但是那不过是一些小恩,我们不能因此而成为罪人,如果我们真的以罪人的身份战死,我们的家人,将永无出头之日了,所以我们降了吧。”说完那人就把手里的武器往地上一丢。

    阳山猛的转身,就看到他军中几个队长已经把武器丢在了地上,而那些跟在他身边的人,也全都把武器丢在了地上,这也引起了连索反应,更多的人把武器丢到了地上,一看到这种情况,阳山那里还会不明白,这些人肯定是早就背叛了他,在这个时候,给他重重的一击,一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大恨,他咬着牙道:“你们找死!”说完他就直向那几个人冲了过去,手一动长刀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里,他一刀就向那个队长斩了过去。

    但是就在这时,阳山突然就感觉到自己的背后有一道恶风袭来,随后就听到一个人大声道:“阳山,看招。”随着这声音,那恶风已经到了他的身后,阳山脸色一变,手里的长刀一挥,一团刀光把他整个人给护在了其中。

    但是就在这时,他就感觉到一股大力从他的长刀处传来,他的长刀在也拿不住,直接就脱手而出,同时一股力量顺着他的手臂,直接就钻入到了他的身体里,他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去,身形踉踉跄跄的向前走了几步,随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后背,重重的挨了一下,这一下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打在自己后背上的,是一个拳头。

    那拳头带着一股巨大的力量,那力量直接就钻进了他的身体里,把他的五脏六腑全都给搅了个粉碎,阳山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一次鲜血里还夹杂着他的内脏,跟着他就扑倒在了地上,不过他的两眼还是死死的盯着冲着他出手的人。

    冲着他出手的,正是吴一鸣,吴一鸣一身铁甲的站在那里,他的双手上并没有带手套,不过他的双手这个时候却是闪动着金属的光泽,阳山毕竟也是一个修士,他的生命力还是很强的,所以他现在还活着,他看着吴一鸣,又喷出了一口鲜血,接着开口道:“真没有想到,你的实力竟然会如此之强,你藏的果然够深。”

    吴一鸣看着阳山的样子,微微一笑道:“你们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看看这是谁。”说完吴一鸣一挥手,下一刻盛兕和谢强就骑着马,从营外走了进来,阳山一看到盛兕,他的两眼差一点儿就瞪出来,之前盛兕站的比较靠后,他还真的没有注意到,现在一看到盛兕出现,他顿时就明白了,他上了血杀宗的当了。

    阳山看着盛兕,两眼好像要喷出火来,他用手指着盛兕,喃喃道:“你,你,你……”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每说出一个你字,他的嘴里就喷出一口鲜血,那模样,到真的是惨烈之极,不过他的两眼,却一直死死的盯着盛兕。

    盛兕看着阳山,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愧色,接着他沉声道:“对不起团长,虽然阳家与我们血杀宗合作,但是这一次是仙庭降旨,治八家的罪,我们血杀宗也是仙庭任命的范谢将军,自然要尊守仙庭的命令,希望你明白。”

    阳山看着盛兕,好一会儿这才又吐出了一口鲜血,随后气绝而亡,不过他到死,两眼都死死的盯着盛兕,盛兕看着阳山,好一会儿这才转头对吴一鸣道:“旅帅,请准许我为阳山收尸。”

    吴一鸣看着盛兕,随后他沉声道:“准了。”说完他就不在管盛兕了,而是转头看着军营里的其它人,接着开口道:“所有人听着,阳家已经被定为罪人,现在已经全家被擒了,你们这些人,与阳家的关系并不是很大,放下武器,我就可以既往不咎,不然的话,就不要怪我不客气,敢有反抗者,以叛贼论处。”

    那些军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大半的人,全都丢下了武器,只有一些人没有丢下武器,那些人互望了一眼,随后其中一个人领头,其它人全都掉转兵器,直接就抹了脖子,他们这些人,是不能投降的,因为他们都是阳家的人,他们就算是放下武器也是一个死,所以他们干脆就自己了解了。

    吴一鸣看着那些阳家的人,眼皮也不由得微微一跳,而这时一声叹气声传来道:“旅帅,还有其它几家的军队要处理,这里就交给我吧,阳家的人,我会把他们全都下葬,至于说营里的其它人,还请旅帅能饶他们一命。”

    吴一鸣转头看了盛兕一眼,随后沉声道:“我说了,营地里其它人,放下武器,我就会既往不咎,至于阳家的人,你愿意下葬就下葬吧。”说完他就往营地外走去,不在理会那些人了,而营地里的其它人,却是直接就被人收缴了武器,关在了军营之中。

    盛兕请军营里的那些人,帮着他把阳家的那些人的尸体给收拾了一下,然后给他们每个人,都制做了一口棺材,这棺材制做的也十分的简单,然后盛兕就把这些人,全都给带到了营地外面,找了一处地方给埋了起来。

    等到把阳山他们都埋好之后,盛兕就亲自立了一块墓碑,上面写着阳家义士之墓。做好这些之后,盛兕带着谢强,冲着那墓拜了三拜,随后他站在墓前,看着那墓道:“阳山团长,各位,阳家气数以尽,这件事情怪不得你,也怪不得我,希望你们到了地下之后,还能见到阳家之人,一家人也算是团聚了。”说完他又拜了一拜,这才领着谢强往回走去。

    谢强一直没有开口,两人在快到军营的时候,盛兕突然开口道:“强儿,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有些过份?我们原本是与阳家是一伙的,但是后来我们却投靠了城隍大人,这等于是背叛了阳家,是不是觉得我们有一些卑鄙?”

    谢强没有开口,盛兕转头看了谢强一眼,接着他轻笑了一下道:“不出声,就代表你确实是这么想的,强儿,你记住了,阳家从来都没有把我们血杀宗当成他们自己人,他们一直都在防着我们,这一次阳山把我们带出来,其实就是在防着我们,把我们带到军营里,没有给我们军权,也是在防着我们,他们从来都没有把我们当成自己人,那我们为什么还要把他们当成自己人呢?如果他们真的把我们当成自己人,那么这一次阳家有难,我们血杀宗一定会出手,最起码保下他们一家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他们不把我们当成自己人,那我们也就没有必要保他们了。”

    谢强一听盛兕这么说,也应了一声,盛兕看着谢强,接着道:“这一次的行动,是仙庭亲自下旨的,就连刘将军都参与了其中,可见仙庭的决心有多大,他们是一定要拿下八大家族的,我们在这个时候,要是全力的帮着阳家,那就是与仙庭对立,这对我们一点儿好处都没有,但是如果他们真的把我们当成自己人,我们可以帮着他们逃跑,可惜啊,阳家从来都不信任我们,他们错过他们唯一活命的机会,所以这件事情也怪不到我们的头上,一切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