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零三章 是情敌啊
    因是四人私下里聚会,有些谈话不宜外传,所以便将房间中的仆人都赶出去守在门口。这会儿房俊内急想要出去方便一下,一手推开房门,一只脚刚刚迈出去,便有一人从门旁一侧正巧走过来,差点将他撞到。

    房俊心里一沉,抬眼看去,却见到自己这便带来的几个仆人都站在门口,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他以为是有人藏在门外偷听……

    不过既然仆人都站在门口,自然不会有人偷听。

    他这才定睛看去,却见到一人锦袍玉带,面如冠玉,正站在面前对自己怒目而视。

    房俊啧啧嘴,奇道:“阁下差点将某撞倒在地,为何却反而一副义愤填膺、备受欺凌的模样?”

    男人见漂亮女人,总是会几分宽容,哪怕对方无理取闹;可若是男人见到一个漂亮男人,非但不会有更多的宽容,反而会极度不爽。

    长得帅你就可以唯所欲为啦?

    所以房俊出言并不客气。

    对方眼神闪烁一下,一步不退,而且欺上前一步,几乎与房俊面对面,声息可闻:“原来是越国公,难道您位高爵显,就可以恣意妄为,颠倒黑白了不成?”

    房俊蹙眉,目光锐利的看着对方。

    本就是自己先开门走出来,然后对方走得太快撞了自己,这只怕走到边都是自己占理吧?退一步讲,那也只是一个意外导致的误会,可对方张口便将自己摆在弱势的一方,占据道德制高点,好像完全是房俊仗势欺人蛮不讲理一般……

    真心话,最近这几年,满长安城的纨绔公子、世家子弟还没人敢在自己面前这般嚣张。

    他负手而立,目光直视着对方,缓缓道:“既然你认得我是谁,那就应该知道我的脾气。现在,道一句歉,鞠一个躬,我便只当没听见你刚才的话。否则,后果自己承担。”

    这两年他地位渐高,年岁也渐长,性格倒是比先前沉稳许多,更多的时候讲究以理服人,而不是当年一句话不来便拎着拳头砸上去。

    尤为重要的是,地位、权势的增加,使得他名声在外,提起房府二男那个棒槌,谁不是谈之色变,避之唯恐不及,哪里还敢在他面前玩豪横?

    可是我自己沉稳下来,不愿意跟你们这些人一般见识,你们这些人却也不能将老虎当病猫吧?

    面前这位眉目疏朗、面如冠玉的青年非但不怕,反而掸璃衣袍,挺起胸膛,一脸蔑视的讥笑道:“嚯,好大的口气!不过是依仗陛下之宠幸,父辈之功勋,就当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是非曲直,自有公理,休想用身份压服在下!在下固然比不得越国公之地位权势,却也是一条铮铮铁骨的汉子,宁折不弯!”

    “嘿!”

    房俊忍不住笑了一声,颔首道:“很好!似你这般有趣的人,某这几年很少见到了。来人,服侍这位铁骨铮铮的汉子,脱了他的裤子,试试他到底是能弯还是能折!”

    “喏!”

    站在门口早就跃跃欲试的亲兵家仆当即冲上去,七手八脚便将那青年摁在地板上,有人伸手扯断他的腰带,去脱他的裤子……

    “房俊!焉敢如此欺我?”

    那青年吓得一张脸都白了,挣扎大叫,宁死不从。

    他以为房俊会打他一顿,那他绝不还手,定要给房俊戴上一个仗势欺人、恣意凌辱的大帽子。或许律法不能惩罚他,可是此事传扬出去,房俊的名声就会臭大街,而自己便是那个不畏强权、宁折不弯的真汉子!

    反正凭借自己的家世,房俊也不敢将自己当真如何,顶了就是打一顿……

    可他哪里想到房俊居然不按套路走,居然要这般凌辱于他?

    这若是当真被扒了裤子,摆弄的一会儿弯一会儿折,房俊的名声怎样姑且不论,自己算是再也无颜见人了……

    “放开我!房俊你敢!你可我是谁?”

    青年一边挣扎,一边大叫,两只手死死的拽着裤子。可房俊的亲兵人多力气大,已经将裤子拽下去一点,露出一截白白的臀臀……

    房俊负手而立,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笑道:“你是谁又能如何?就算是亲王,某都敢打,你总归不会比亲王还厉害吧?别不给你机会啊,这会儿认个错,叫一声哥哥,就放了你。”

    他想“叫声爷爷”的,可是没敢。

    这长安城里皇亲国戚多如狗,谁知道眼前这冉底是谁?万一跟皇室沾亲带故,自己这一声“叫爷爷”搞不好就掀翻一船人……

    他们在门前走廊中这么一闹,身后房间里的人自然听得真切,萧瑀无奈叹气道:“你们,这人都已经是国公之爵、朝廷柱石,可这性子还如少年之时一般,简直不可理喻。”

    马周一贯是站房俊这边的,闻言笑道:“二郎虽然有些胡闹,可一般时候绝不主动惹事,二位还请稍作,吾出去看看。”

    便即起身,向门口走去。

    李道宗喜欢凑热闹,笑道:“吾也去看看。”

    萧瑀摆摆手:“去去去,赶紧将那厮弄回来,这等场合惹是生非,难道是怕御史台那些个御史言官整日里闲着没事儿干,多弹劾他几本?”

    他地位超然,辈分也高,自然不好过去凑热闹,只想赶紧将那个棒槌弄回来,免得闹得沸沸扬扬。如今这长安城中早就剑拔弩张,兵部左侍郎崔敦礼前往吐谷浑多日,一直未曾传回消息,一个个都都心提溜着呢……

    马周于李道宗来到门口,往外一看,正看到房俊的亲兵在扒人家的裤子,自己带来的家仆则束手立于一侧,没有上前助阵,却也不打算制止。

    李道宗看着地上死死拽着裤子挣扎嘶叫的人有些面熟,赶紧上前两步,定睛一看,一把拉住房俊的胳膊,将其拽到一旁,急道:“二郎,到底发生何事?”

    房俊道:“这厮差点撞了我,却反咬一口,着实可恶,我打算对其略施惩戒,让他涨涨记性。”

    李道宗苦笑道:“若是旁人,自然随着二郎去折腾,可这人万万不校”

    房俊奇道:“吾连亲王都敢打,朝堂上的大臣打了也不是一个两个,这人难不成是郡王您的私生子?若是如此,自然给郡王一个面子。”

    “这是哪里来的浑话?”

    李道宗气笑道:“就算是吾的私生子,二郎想打也打得!可这人却着实不能打,不然麻烦打着呢。”

    见到李道宗一再阻拦,房俊好奇心已经压制不住:“这冉底是谁?”

    遍数关中世家子弟,还没有哪一个是自己打完之后还有麻烦的,有麻烦那也是被打的那一方,得到处寻找门路上门跟自己赔礼道歉,以免自己揪着不放,往死里折腾人家。

    李道宗凑上前,低声道:“此人乃是京兆韦氏子弟,名叫韦正矩,最近宫里正商议着要将晋阳公主下嫁于他……”

    然后挑了挑眉毛,给房俊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房俊:“……”

    嘿!

    感情这是情敌啊?

    不由得摸了摸唇上的短髭,这还确实不好办了。

    韦家不仅向晋阳公主提亲,这韦正矩亦是个潇洒风流的秉性,据早年间甚至不顾长孙家之权势而公开向长乐公主示爱,也算得一个风云人物,只不过这几年身在陇右外租家中闭门读书,所以不曾厮混在长安,房俊并未得识。

    如今房俊与晋阳公主也有不少绯闻传出,李二陛下为此开几次责罚房俊。

    于是乎,“晋阳公主乃是房俊之禁脔”的谣言便甚嚣尘上,传得沸沸扬扬,朝野上下无人不知……

    如今韦正矩正向晋阳公主提亲,甚至曾经觊觎长乐公主,结果便爆出自己将其殴打折辱之消息,势必会使得外界愈发认为那些个绯闻的真实性。

    哪怕房俊原本一身是理,在这个当口拾掇韦正矩,也会招致大的麻烦……

    你让李二陛下怎么想?

    老子的闺女你打算一勺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