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武侠修真 > 主神逍遥 > 第九百二十章 无耻老龟,骗我钱财!
    东海海底!

    蒙蒙的亮光闪烁,一处处晶莹剔透的珊瑚散发着光亮,还有张开着身子的贝壳,露出一颗颗的宝珠,驱散了迷离的黑暗,为东海海底带来了光明。

    此刻在周彻身前,是一位背负着龟壳的老者。

    龟壳上面纹路古朴,算不上精美,但给人一股沧桑之感。

    老者白发苍苍,腰杆已经不在挺直,茂密的白色胡须已经把自己的嘴唇给遮掩住,要不是四周全部都是海水,老者就像是随时要倒下一样。

    “老前辈是龙庭的?”周彻看见此人,不由的小心翼翼的问道。

    “老朽正是出身龙庭!”龟丞相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茂密的胡须,郎然的回答讲道。

    龙庭龟丞相,那么这一位君上,到底是谁可想而知,是天庭九君中的龙君。

    龙族习性刁钻,每一位称龙王的龙族,都有着属于自己的龟丞相。

    可谓是龟丞相乃是龙族的标配,这就像是汽车配方向盘,跑车配小姐姐一个道理。

    周彻脸上露出大喜之色,本以为这一次只是能够凭借自身身份混入到东海龙王麾下,然后借助着东海之战立下功勋,在龙族之中站稳脚步,才能够有机会见到龙君。

    不曾想自己刚刚入了东海,就有着见龙君的机会。

    对此周彻也不由的忐忑,毕竟仙商在周彻看来都已经高不可攀了,但仙商再强又怎么能够强过龙君,龙君可是天庭九君之一,不光是执掌着龙族的龙庭,在天庭中也是有着莫大权利。

    这样的人物,才是通天的大人物。

    自己的父皇和龙君相比较起来,那宛如萤火之光和皓月相比。

    “还请老前辈在前方引路,我这就前往龙庭面见龙君!”周彻喜气洋洋恭恭敬敬的回答讲道,哪怕是欣喜周彻也没有忘记礼数,到底是天潢贵胄,哪里是普通人能比的。

    龟丞相并未回答周彻的话,而是慢腾腾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手掌上面充斥着老人斑,皮肤较为的褶皱,就像是树皮一样,这要是换成凡人,早就已经是两条腿都踩踏在棺材板中了,就差身子躺入进去了。

    不过在仙道当中,这根本算不上什么。

    周彻见此一幕,不由的一愣,旋即有所明悟,这是索贿啊,果然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在凡间当中一般人要拜访豪门大户,都要给接见的人一点好处,此点哪怕是到了皇宫也不例外。

    每一位前来宣旨的内侍,宣旨完毕后,自己或多或少的都要给一些孝敬,这都成为潜规则了,不然指不定对方在心中怎么恨你呢?

    这群家伙办事不成,可坏事的本事一个顶三。

    只是凡间的行贿,也都是偷偷摸摸的,还是将就一下脸面,到了仙道这里竟然如此摆明车马。

    果然自己还是太年轻了,不晓得仙道的套路,索贿都能够公开进行。

    周彻意念开始探索起空间宝物中到底有什么?作为仙商五皇子,周彻还是不缺乏空间宝物的,至少一些该具备的东西,历年太后寿宴的时候都有赏赐,其中不泛有好东西。

    这么多年来自己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所以一些动静大的密藏是不敢开启,唯有去取一些明珠暗沉的宝物,到也是有两件道器,此番见龙君乃是大事。

    只有见到了龙君,才有周彻折腾的余地,获取到龙君的庇护,完成自己报复仙商的大计,所以再心痛周彻依然是忍痛拿出了一件下品道器,这是一件下品道器级别的三尺宝剑。

    宝剑上面有着一道的金色纹路,像是一条张牙舞爪的金龙,剑柄上面缠绕着一圈红绳,卖相可谓是极为好看。

    并且上面的金龙也和龙族应景,非常适合送礼,周彻拿出宝剑心痛的讲道:“宝剑配英雄!”

    “老前辈英雄盖世,岂能没有宝剑相配,这是周彻早年获取到的东西,就赠送给老前辈了。”周彻把宝剑递交到龟丞相手中,宝剑刚刚落入龟丞相手中,就瞬间的消失不见。

    这是被收取到了龟丞相的空间当中,但让周彻极为尴尬的是,龟丞相伸出的手掌依然没有收回,此刻正停留在周彻身前。

    本以为凡间都足够黑暗了,欺上瞒下,贪赃索贿,但仙道更加黑暗,一件道器竟然都喂不饱眼前的龟丞相。

    一件下品道器,这寻常的天下名门都没有,记得父皇当初对付的大敌冀州袁氏,也就是紧紧有一件下品道器而已。

    压制着心中的愤怒,周彻把自己最后一件道器拿出,这也是一件下品道器,要不是重生归来,周彻也不可能获取到这两件道器,这一件道器是一枚圆环,就像是手镯一样,名字为金刚环,没有正面敌对的作用,是一件辅助性的下品道器。

    周彻把金刚环,也放入到龟丞相的手中,看着金刚环消失不见,龟丞相的一只手依然没有收回。

    周彻再也压制不住自己内心中的愤怒,直接咆哮的喊道:“老前辈要适可而止,可不要贪得无厌!”

    “尊客在说什么?老朽什么时候贪了,”龟丞相另外一只手抚摸着自己茂密的胡须,平和的讲述道:“老朽是要尊客的凭证!”

    “我家龙君贵何等人物?天庭九君,龙族之主,那是一般人想要见就能够见到的。”

    “要是没有凭证的话,尊客还是早早离去为好,休要在此地停留。”

    “凭证?你怎么不早说?”周彻很是恼火,知道自己干了一件乌龙,有心索要回宝物,但却是不敢出口得罪眼前这无耻的老龟。

    “什么样的凭证?”

    “凭证是什么,尊客心中有数,”龟丞相徐徐讲道。

    “我怎么不知道?”周彻摇了摇头讲道。

    “尊客的命运因什么改变的?尊客自己心中没点数?”龟丞相冷笑连连,最后冷笑继续讲道:“无我家龙君,尊客岂有今日!”

    周彻脸色豁然一变,这么赤,裸裸的话语,周彻岂能听不明白,衣袖掩盖之下的手掌紧紧的攥住长命锁。

    却是陷入到了迟疑中,不知道该如何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