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武侠修真 > 主神逍遥 > 第三百零十一章 困难(107|132)
    武安!

    杨启峰他牵着缰绳,迎着晨光看着城门缓缓开启,他径直的走入到了武安城中。

    此地,套用老话,也算是他龙兴之地了。

    当然这是给自己脸上贴金的言辞,他现在和这龙也扯不上太大的关系。

    回到武安杨启峰他朝着家中而去,这一座周府暂时还算是他家,不久之后就要归属他人了,杨启峰他要把产业赠送给周瑁的遗孀。

    嘎吱一声,伴随着大门打开。

    正在院落之中的周瑁遗孀看见杨启峰极为惊讶,但随即规规矩矩的对着杨启峰一礼道:“七哥!”

    这位周瑁遗孀年纪并不大,也周瑁年纪还要小上一岁,小小年纪就已经的守寡再家,没有再嫁的可能了,周家绝对不允许,可谓是一生悲苦了,幸好还有一子能够陪伴。

    “此地还住的惯吗?”

    “比邺城好多了,”她不卑不亢的回答讲道,对于这不冷不热的态度,杨启峰也是不以为意,周家到底乃是郡望之家,哪怕是周瑁失势,也不可能让周瑁迎娶一位村女。

    这位也是出自县中豪族之家,只是并不是嫡女,但也是自幼读书见识不差,周家这点破事只要有着见识岂能不查。

    “这便好,只要你住的安心,悉心教导平儿,把平儿教导成才,银钱要是短缺,可以派人前往邺城,周家是不会亏待你们母子,”

    “尤其是平儿,未来要是高中秀才,可归宗回到周家,”杨启峰并未有斩尽杀绝态度,对着周瑁遗孀并无半点为难。

    “多谢七哥,平儿未来当他长大由他自己定,”她对杨启峰感谢了一下,见此杨启峰也很识趣的问了周氏所在,便直接的离开了。

    杨启峰他找到周氏请安后,便派人邀请好友,要在惠庆楼宴请昔日同窗,他如今高中一甲头名,新科状元,其他人岂能不来。

    杨启峰他来到惠庆楼包下整座楼不久,本来空荡荡的惠庆楼外,却是变的车水马龙,一辆辆马车不断的到来,一位位昔年一起科举的同窗都纷纷到来。

    这在武安都是大族子弟,每一位都是前呼后拥,就算是贫穷之人,中了秀才也会积累一些身家了。

    “拜见大人!”

    “不必多礼,今日乃是私宴,不论国事,无需见外,我出自武安,各位都是武安子弟,我们都是同乡,还一起踏入科场,私底下无需这么正式,”

    杨启峰含笑迎接着一位又一位到来的同窗,这才短短不过四年多也就是五年的光景,昔年他们相同的身份,如今已经分出了三六九等,从端坐下来的座位就能够判断出。

    他虽无强制安排座位,但他们都极为自觉的按照着科场名次端坐了,像是秀才岂能坐在举人上面,这极为有规律的进士,举人,秀才,排列下来。

    杨启峰环顾一下,武安出的进士唯有他和王建,一个一甲,一个三甲,其他举人寥寥,秀才才是最多的。

    这也较为正常,武安区区一个县城,能够出两位进士这都算是烧高香了,毕竟这名额才一百多名,一百选一,这样的几率实在是太小,说的还是举人。

    “此番回武安,正是有一事,需要众位支持,”

    “可是王贼引灾民入境之事?”有人询问讲道。

    “不,此次私宴不谈国事,”

    “是我十七弟遗孀之事,我十七弟有大才,科举高中三甲赐同进士出身,未来有望真人,可惜天妒英才,科举耗费心血太大,回来之后就卧病在床,”

    “身体一直未曾康复,不久前更是撒手人寰,”

    “遗孀已经被我安排到了武安,但想来她们母子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肯定处境艰难,所以此番把众位找来,正是希望诸位要是力所能及就帮衬一下,”

    “周兄见外,周瑁乃是您弟,要是有困难,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肯定是能帮则帮,不能帮联合起来也要帮,”

    杨启峰对着说话的人点了点头,此人话语倒是很有水平。

    其他人纷纷表态,恭维的话语也不断说出,什么兄弟情深,团结友爱,各种不要钱的词汇全部都砸了出来,至于他们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杨启峰却是无必要晓得。

    一场宴会,可谓是极为热闹,气氛也是融洽。

    宴会结束,众人都走的干净,只有杨启峰故意遗留的王建。

    “王兄留步!”杨启峰他拦住了要离开的王建,这才是宴请众人的主要目的,岂能让他给跑掉了。、

    “有事?”王建他语气平缓的讲道。

    “我观王兄入席之后,就是闷闷不乐,可是因为最近王家之事而心中烦恼?”

    “周贤弟在邺城都已经晓得了,武安距离邺城可不近?”王建他重新坐下,端起桌子上的酒杯,直接的一口喝干,刚刚他端着态度,此刻算是彻底放开了。

    “要是他人的事情,我倒是不关心,但王兄的事情,我岂能不关注,”杨启峰他承认,以王建的智慧,岂能看不穿他这点小心。

    “周贤弟倒是有心了,”王建端起酒杯又是一口喝干,他这才继续缓缓讲述道:“我王家出身不高,”

    “先祖自先秦末年获得机遇,能够读书习字,但无气运在身,并未参与科举,”

    “当时正是天下大乱,先祖倒算是幸运,太祖高皇帝崛起,武安县缺乏官吏,因先祖认得文字,便做了县中小吏,”

    “家中算是积累了点钱财,先祖深知读书才能改变命运,所以培养儿子读书,”

    “因天下承平,我王家兢兢业业,一代代传承下来,并未参与科举耗费气运,而是经商积累财富,到曾祖父那一代,这才踏入科场,一举建功,出了一位秀才,”

    “至此我王家家业日渐壮大,族长更是中了举人,到我这一代高中三甲,赐同进士出身,可谓是荣耀一时,”

    “创业艰难,王家先辈值得敬佩,”杨启峰端起酒杯,也是一饮而空。

    然后他这才开口对王建询问讲道:“到底出了何事?有困难之处王兄可以直言!我一定相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