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6395章 变故
    草原女人的发辫,真要细细编织起来,要耗费很长时间。

    卓娅跟着七苦大师颠簸流离,自然也就没心思打理头发,显得乱糟糟的。

    而如今,在八方客栈里,条件都具备。

    七苦大师离开以后,叫了小厮送上热水,干净的衣物。

    卓娅清理了很长时间积累的污垢,清清爽爽的从楼下走下来。

    “吃完早饭,我们去逛逛东边瓦市。”七苦大师道。

    八方客栈的早饭味道不错,尤其是羊肉夹馍,味道很纯正,不过,只有卓娅吃,七苦大师只吃素的馒头和菜酱。

    原本以为会遇到的刁难危险,都没有遇见,可见那位车夫说的没错,八方客栈的确是比较好,很安全的地方。

    东边的瓦市是模仿大齐城池建立而成的,但管理的风格十分的粗糙,在街市里,到处横七竖八的摆放着摊位,出售一些稀奇古怪的物品。

    “走一走瞧一瞧,三千年前的骨矛,便宜了。”

    “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大力龙阳丸,草原遗迹出品。”

    吃过早餐以后,七苦大师和卓娅就来到了东边瓦市,听到四周传来的吆喝声,七苦大师暗自摇头,这些草原人还真是没见过世面。

    就连造假都造的如此明显!

    哪里像大齐的那一批古董造假商人,造什么都像真的一样。

    差距太大了。

    这就是真正文明上的差距了。

    草原的文明,相对来说,落后了不是一星半点。

    更让七苦大师无语的是,就如此拙劣的骗术,居然还能骗到人。

    草原人,二傻子真多。

    但与此同时,草原人野蛮粗暴的一面也展现出来。

    尤其是喝多了酒,拿着酒囊晃悠的酒疯子,一言不合就拳打脚踢,最后跟卖家打成一团。

    附近的巡查兵士,也就干看着,根本不插手。

    “老先生,要不要来点这个?”

    忽然从侧面走过来一个瘦子男人,双手插在口袋里,靠近七苦大师的时候,拉开衣襟,露出内口袋里面放置的物品。

    七苦大师感觉额头的青筋都要跳起来了,这红色的药丸,都不说问,肯定是那啥跟男人有关系的。

    可是这瘦子好没眼力,难道没看出来他是一位和尚?

    七苦大师自小就修行,还是童子之身呢。

    “老先生,不用担心,俺们都是老实人,讲信用,不会泄露秘密的,做咱们这一行,最大的优点就是,嘴严。”

    瘦子男人小眼睛左盼右顾的,笑容满面。

    “小伙子你还是给自己补补,下次做生意,起码让自个看起来壮一些。”

    七苦大师伸手拍了一下瘦子男人的肩膀,随即便带着卓娅扬长而去。

    旁边的一位汉子看瘦子男人站着不动,他走过来问道:“怎么回事?不追上去吗?”

    “哎呀,二哥,疼死我了,那家伙手劲好大。”瘦子男子大喘了一口气,肩膀耷拉下来,龇牙咧嘴的道。

    “不好招惹啊,我看咱们还是等等……”瘦子男人继续道。

    “听你的吧,你机灵,少犯错。”汉子点头。

    走了一段路,看后面没人追上来,七苦大师才放慢了脚步。

    “师父,走这么急干吗?”这么疾走一段路,让卓娅身上都出汗了。

    “那个瘦子不是好人,贫僧闻到了他身上有血腥气,他可能杀过人。”七苦大师冷着眼。

    “那个瘦子……他杀人?”卓娅愕然,她还以为那个瘦子就是个推销小商品的小贩子。

    “对,我看这瓦市,有不少亡命之徒,或许他们就是喜欢暗地里劫杀有钱人。”七苦大师冷笑道。

    在大齐,四象城也挺乱的,但怎么着也没到这种程度,看来,还是这草原人胆子大,也侧面证明了,这呼兰城内隐藏着很多血腥和罪恶。

    “师父,那我们今天要去呼兰王府吗?”卓娅忽然觉得逛瓦市没意思了,本来她看到琳琅满目的商品,看的兴高采烈呢。

    “今天不去,贫僧要联络人,咱们两个形单形只的,会被人活吞了。”七苦大师决定去找人了,一定要找到隐藏着的隐卫,跟大齐人联络上。

    幸好在出发来草原之前,骆星辰已经将一部分隐卫的资料交给了他。

    肯定只是一部分,不是全部,一切隐秘度极高,不能被暴露的隐卫,骆星辰都没权限知道。

    其中在呼兰城的就有一位。

    七苦大师要找的,就是他知道的那一位。

    “师父,我都听你的,咱们这就出发吗?”卓娅问道。

    “要找个向导才行,我们不知道路。”

    “这个好办,师父,咱们在街上找个机灵点的小子问问,钱给足了,事情都好解决。”卓娅笑道。

    “也可以,我们沿着街道走,再看再留意。”七苦大师点头。

    又走了一段路,路上行人还是很多,想挑个人问路,其实也不难,但七苦大师要求高,他想要挑选一个血腥味不浓的。

    血腥味未必都是杀人染上的,猎杀各种动物,也会有。

    不过,杀人和猎杀动物,不同,这其中细微的差别,只有少数人才能分辨出来,而恰好七苦大师就是能分辨的那个人。

    “那边怎么还有人骑马?”卓娅忽然指着前方道。

    从路口转弯出,有一人骑着马过来,所到之处,路人纷纷躲避。

    骑在马上的人身穿蓝色的袍子,头发用束巾扎起来,脸皮白净,端坐着一幅倨傲的模样,在他身后,还有四名护卫,腰上都带着刀,他们跟在马后面小跑着。

    一边小跑,一边吆喝!

    “大少爷出行,赶紧避让!”

    而四周的人仿佛都认识这位大少爷,躲让的动作十分的熟练。

    好在马的速度不快,能让人有反应的空间,既然如此,七苦大师也就不急着避让,先看清楚那个人再说。

    但,谁知变故很快就发生了。

    那匹马忽然就加快了速度,在极短的时间狂奔起来。

    一个纵跃,马扬起了蹄子,梯子上钉着的铁,在阳光的反射下,生出光辉。

    马的蹄子正好向着卓娅踢过来。

    这要是被踢中,卓娅不死也会重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