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恐怖灵异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3117章 商量商量四更
    接下来,大磨又跟杨若晴这说了一些关于剃阴头要做的一些事,一些忌讳啥的。

    等到说完,杨若晴心中就有了一个概念了。

    用现代语言来理解,相当于是这个年代的入殓师。

    想不到小磨在学这个

    罢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任何职业都没有高低贵贱,都需要有人去做,找到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对了晴儿,你今个难得来酒楼,是不是有啥事啊”

    说完了小磨的事情,大磨关心的询问起杨若晴来。

    “我那棠伢子兄弟还在南方军营暑天快要到了,他啥时候回来呀”大磨又问。

    杨若晴摇摇头:“暑天或许是回不来了,最近这半年南北都不太安平,他写家书回来也没提到要回来。”

    “哦。”大磨点点头,老老实实坐在那里。

    “确实不安平,我在酒楼不比当初躲在四山坳那山旮旯里,我听到来酒楼吃饭的人说,说北方干旱,这会子又闹虫灾,咱这一带也都有虫灾,外面不安平,连累咱酒楼生意就不如前段时日了。”他道。

    杨若晴道:“是的,咱村这段时日,我爹天天带着大家伙儿治虫,不过,好像没啥作用,今年肯定是光秃秃的一年了。”

    大磨叹了口气,山里山外,都多灾多难啊。

    “对了大磨哥,我今个过来,一方面是稳定大家的心,不管咋样,这酒楼我还得接着开下去,此外,我还有一件事,是关于你的,想跟你商量商量。”杨若晴道。

    大磨坐直了身子,问道:“晴儿妹子,啥事儿你吩咐一声就是了,只要大磨哥有那个能力去做。”

    杨若晴笑了,“大磨哥你肯定有。”

    “我呢,想让你回村去帮我,村后那学堂也是我开的,大饥荒要来了,我怕十里八村总有那么一些心术不正的人使坏。”

    “到时候觊觎学堂的米粮啥的,所以想让你和我大堂哥一块儿去看守学堂,”

    “我大堂哥在学堂教书,你呢,就负责学堂的安危,打扫下院子和教室啥的,工钱跟你在酒楼一样,也是包吃住,你觉着咋样啊”杨若晴笑吟吟问。邪之九极天

    大磨拍了下胸膛,“晴儿妹子这么信赖我,啥都不说了,你就说啥时候上工吧”

    杨若晴抚掌:“越快越好”

    大磨霍地起身,“我这就回屋去,一床被子两身衣裳一双鞋子一只尿壶就能跟你走。”

    杨若晴笑了,“大磨哥,你这行装还真是简洁明了啊,成,那你赶紧回屋去收拾吧,等我爹来了,咱就一块儿回村去。”

    杨华忠过来酒楼这边跟杨若晴碰面的时候,杨若晴一眼就看到杨华忠的脸色不是很好。

    “爹,你咋这副样子发生啥事儿了”杨若晴赶紧将杨华忠迎到后院雅室,问道。

    杨华忠道:“晴儿,真的出事儿了,大安那边出事儿了。”

    “啥”猛地听到这话,杨若晴也大吃了一惊。

    “我弟弟咋啦爹你快说”杨若晴赶紧问。

    杨华忠道:“我听保长说,上面官府传来的消息,说是河兰州那边的灾情越来越严重,饿死了不少老百姓。”

    “树皮草根都被吃光了,卖儿卖女,有的人家甚至还易子而食”

    “我担心你弟弟和子川在那边赈灾,到时候没有成绩,皇帝会不高兴,会下旨斩杀他们,那可咋办”杨华忠有些慌乱的道。

    虽然对河兰州那边愈演愈烈的灾情,以及易子而食这事杨若晴也表示震惊,但她心里面还是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只要不是弟弟大安真的出了什么事就好。

    至于皇帝责怪与否,做出成绩来了肯定会龙颜大悦。

    成绩不好,肯定龙颜大怒,但也不至于斩杀了大安和沐子川。

    且不管齐皇上位手里如何的沾满鲜血,但他坐在九五之尊那个位置上的几十年间,都是以仁义治天下,迄今为止都没做过暴君之事。

    “爹,你不要太过担心,大安和子川只要尽心尽力了,齐皇会看到的。”杨若晴安抚道。

    “再说了,赈灾这事儿,也就是负责把米粮发放下去,带着老百姓去做一些灌溉方面的工程,虫子那块,除非神仙,不然谁都没辙。”每一个看上伪直男的师兄都是上辈子折翼的鸡翅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齐皇不会因为这个就斩杀大安他们的,你不要多想。”

    听了杨若晴的一番劝慰,杨华忠的焦灼情绪缓和了很多很多。

    “那就好,那就好啊。”汉子道。

    他忍不住抬手抹了把自己的额头,额头上竟然都渗出了一层冷汗。

    杨若晴也是满脸感慨,是谁说这世上只有母爱是最牵肠挂肚的

    父爱同样如此。

    治是因为性别的关系,父亲不会像母亲那样,将思念和牵挂化作一遍遍的叮嘱和呢喃。

    父爱如古井,把一切最深沉的东西深深埋在心中,留待时间去发酵。

    此刻,杨华忠额头上这些冷汗,就是最好的例证。

    “爹,莫担心了,相信我,大安不会有事的。”杨若晴又道。

    杨华忠点点头,大磨也站在一旁跟着劝慰。

    杨若晴看了眼屋外,都已经晌午了,“爹,大磨哥,咱索性在这里吃了再家去吧。”

    吃过了晌午饭,三人启程回长坪村。

    周大厨追了出来,手里拿着两只荷叶包。

    “今个荷叶烧鸡剩下两只没卖出去,晴儿,带回去给两孩子换个口味。”他道。

    杨若晴勾唇,想起前两天骆宝宝还提过想吃红烧鸡,她这两天抽不出功夫来给她做,刚好拿这荷叶烧鸡回去满足那个馋嘴的小丫头。

    到家之后,杨若晴把荷叶烧鸡放进篾竹篮子里,然后连同篮子一块儿吊到了水井里面。

    如今天气渐渐热了,又没有冰箱,想要把食物保鲜,水井是首选。

    做好了这一切,杨若晴带着大磨去了学堂。

    因为在去镇上之前就已跟杨永仙那里说好了,所以,当杨若晴带着大磨来到学堂的时候,杨永仙早已在自己的屋子里备课。

    听到开院子门的声响,杨永仙赶紧放下书卷来到了屋门口。

    “大磨你来了,你的屋子在隔壁,先前小琴嫂子已帮你拾掇好了。”杨永仙微笑着道。

    大磨朝杨永仙那憨厚的笑着,抱着自己的铺盖卷儿进了那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