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恐怖灵异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2046章 制止一更
    骆大娥笑了,按着骆铁匠的肩膀打发他坐了下来,眼睛却扫过一旁的小环。

    “先前啊,我们做好了饭菜,左等右等都等不到大哥你回来。”

    “我见小环这丫头饿得都快要断气了,她这肚子里可是怀着娃呢,”

    “这要是做娘的饿了个咋样,娃不也没了吗可不就要出人命”骆大娥道。

    骆铁匠的眼睛睁大:“你口中的要出人命,就是说这个”

    骆大娥怔了下:“不然还能是啥这个难道不算大”

    骆铁匠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他猛地拍了下桌子,抽身而起。

    “大娥啊,你又给我添乱了”

    汉子抬腿就往院子门的方向奔去,被骆大娥拦住。

    “大哥,这大晚上的,你还要去哪你咋就在家呆不住呢”她质问。

    骆铁匠道:“这饭你们吃吧,我没胃口,我做啥,你也甭管,就这样了”

    撂下这话,骆铁匠一头冲进了外面的夜色中,消失不见。

    骆大娥气得狠狠跺脚,还想上去追,被周霞制止。

    “娘,你管大舅管得有些过头了,会适得其反,让大舅讨厌的。”周霞道。

    “不对,已经让大舅讨厌了。”她又补充道。

    “哎呀,那可咋办呀你大舅该不会一怒就把咱给赶回周家村去吧”骆大娥忐忑不安的问。

    周霞目光一转,返身回了西屋。

    王翠莲的屋子里。

    骆铁匠站在床边,看着床上背对着自己的妇人,汉子搓着双手,尴尬得不晓得该说啥。

    杨若晴也在他过来之前,抢先回来了。

    见到这般尴尬的场景,轻咳了声。

    “大妈啊,大伯这夜饭都顾不上吃就过来了,你呀,也就别那啥了,好好说几句话吧”杨若晴道。

    王翠莲依旧背对着外面,不吭声。

    杨若晴见状,又道:“那啥,要是我在这里让你们不自在,那我先出去一下哈”

    “晴儿你留下”

    王翠莲终于出声了,而且还翻了个身,正面望向了这边。

    “没啥话是不能当众说的,晴儿你留下。”王翠莲又道。

    杨若晴笑了笑,“好,好,我不走,我边上坐着喝茶,你们聊。”

    然后,她识趣的走到了一旁,坐了下来。

    床边,王翠莲将视线落在床前的骆铁匠的身上,骆铁匠也正好在打量着她。

    两口子这目光碰撞在一起,两个人都同时怔住了。

    “你咋瘦成这样”

    “你咋瘦了这么多”

    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问对方,问完后,两个人又都诧异了。

    “你”

    “我”

    骆铁匠尴尬一笑,对王翠莲道:“媳妇儿,你先说。”

    这一声熟悉的媳妇儿,让王翠莲眼窝一热,眼泪差点又要出来。

    “你这几日都是咋过的啊你那亲妹子没给你吃饭么咋瘦成这样”王翠莲打量着骆铁匠,声音带着一丝责备。

    “你看看你,这瘦得脸上的皮都起了褶子,跟个老头子似的,我都险些认不出你来了”她又道。

    骆铁匠咧着嘴,嘿嘿的笑。

    “她烧的东西,吃的不对味儿,还是媳妇儿你烧的东西,吃的养人。”他道。

    王翠莲的心窝窝,终于感受到了一些暖意。

    可是脸上,却还故意拉着。

    “你过来做啥撂下家里那一大堆客人不陪,不怕失了礼数”她又问。

    骆铁匠看着王翠莲这副样子,忧心忡忡的道:“你都病得快要脱形了,我还管得了啥礼数不礼数的啊”

    王翠莲不吭声了,咬着唇,看着骆铁匠,妇人的眼睛里,有温柔的东西在流动。

    骆铁匠也看着王翠莲,汉子这几日一直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一半。

    “你这病大夫咋说的”他又问。

    王翠莲道:“大夫说,没得救了,你可以打算再娶一房填房的”

    骆铁匠脸上刚刚露出的笑容,立马消失得烟消云散。

    “不准瞎说”他喝道,眼睛里还有些恼怒的东西。

    王翠莲怔了下。

    “老铁,你当着晴儿的面,凶我”她有些委屈。

    骆铁匠看了眼那边的杨若晴。

    杨若晴正竖起双耳仔细的听这老两口有意思的对话呢,突然峰回路转还把火苗烧到了这里。

    她赶紧扭过头去,道:“没事儿没事儿,你们可以把我当作这桌上的一只茶壶。”

    她调侃了句,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直到感觉到骆铁匠的视线收了回去,她才再次转过头来,接着听床这边的对话。

    床边,骆铁匠的声音再次传来。

    “就算当着晴儿的面,我也要训你两句。”骆铁匠道。

    “你咋能这么诅咒自己的身子呢”

    “莫说你只是感染了风寒,吃点药,调理调理就没事儿了。”

    “就算,就算你当真咋样了,我骆铁匠这一辈子,也就你一个媳妇”

    “是你不嫌弃我,嫁给我。我如今都四十八了,糟老头子一个,除了你,也没别的婆娘瞧得上我。”

    “翠莲啊,不准你说傻话,”

    骆铁匠说着,顺势在床边坐了下来,想伸手去握王翠莲的手。

    估计是觉得桌边有个大灯笼,不太好意思,所以手又收了回来。

    “翠莲啊,你莫要忘记了当初咱说过的话”

    “咱这年轻的时候,都错过了好多好多的东西。”

    “咱人到中年,能走到一块儿,结伴过日子,就是缘分,是老天爷对咱的怜悯,也是孩子们对咱的疼惜。”

    “咱要好好珍惜这好日子啊,就算,就算咱没有生自个的孩子,可棠伢子是你看着长大的。”

    “棠伢子和晴儿都是好孩子,真心孝顺咱,咱哪,也就甭闹腾了,好好过日子,才不会让孩子们操心。你说呢”骆铁匠问。

    王翠莲早已被汉子的这番话感动得眼泪啪啪的掉。

    骆铁匠哭笑不得。

    “没骂你啥,反倒哭了,嘿嘿”

    他伸出粗糙的大手去擦王翠莲脸上的泪花。

    四目相对,这好几天的赌气和误会,以及各自忐忑不安的猜测。

    全在这眼神中消融。

    两口子,只感觉到彼此的心,又进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