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恐怖灵异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1775章 废材二更
    “你们还是赶紧送去镇上的大医馆,那里兴许有一些适宜婴幼儿的平和之药,速去速去”

    听到福伯这番话,老杨头的心沉了半截。

    “啥意思啊你这是我家曾孙儿情况严重”老杨头急问。

    福伯道:“嗯”

    “可是,从前我们家的这些小孩子闹肚子,你都是手到病除啊,咋这会子没辙了呢”老杨头质问福伯。

    福伯道:“老杨叔,显然鸿儿这腹泻有几日了,有些滑肠,你们还是赶紧送去镇上的怡和春医馆吧”

    福伯离开了。

    这边,陈金红恼了,在那骂骂咧咧。

    “这么一点本事都没有,还做啥村医庸医,废材”她道。

    杨若晴道:“谁都不怪,就怪你这个做娘的不省心。”

    “鸿儿都腹泻好几天了,你都不引起重视,昨夜还不顾大家伙儿的劝阻强行给孩子喂肉汤。”

    “鸿儿这样都是你害的”她道。

    陈金红气得语塞。

    谭氏朝着陈金红那边啐骂:“蠢妇,把我家曾孙儿害得这么惨,这事儿我跟你没完”

    陈金红捂着脸,嘤嘤的哭了。

    孙氏道:“你们都少说几句吧,永智啊,上回鸿儿闹肚子,你们不是送他去了怡和春吗”

    “大夫开药了吧家里还有存药不先给孩子吃一点,先压压再赶紧送去医馆啊”孙氏提议。

    杨永智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听到孙氏的提醒,回过神来。

    “没药啊,上回鸿儿那肚子压根就没啥事儿,怡和春的大夫压根就没开药,说让回来饿两顿就好了。”杨永智道。

    啊

    孙氏愕了下。

    屋里的其他人,也都愕了下。

    但随即,有人从这话里听出了其他的信息。

    “是上回大安考中秀才办酒席的那回吧”杨若晴问。

    杨永智点头:“嗯”

    杨若晴扯了扯嘴角。

    “上回你们拿鸿儿的肚子扯谎,这回,孩子的肚子当真闹毛病了,这就是报应啊,就没见过你们这样的爹妈”杨若晴直接到。

    杨若兰也是一脸的鄙夷,道:“拿啥扯谎不好非得拿孩子的身子扯谎,这就是报应”

    老杨头和谭氏他们的脸色都很不好看。

    杨华忠出了声:“这些都甭说了,咱先把鸿儿送去医馆吧,孩子的身子要紧”

    杨华明道:“我家有马车,我去套马车,等会送他们去镇上”

    杨华洲道:“这都腊月二十五了,医馆估计都关门了”

    “那可咋办啊”杨永智再次慌了神。

    杨永进道:“我晓得怡和春那大夫家住在哪,我陪三弟你们去镇上。”

    找来了小被子把鸿儿包裹其中,一起出了家门。

    孙氏叮嘱怀抱着孩子的陈金红:“孩子现在肚子不好,路上再闹腾,也不能给他喂奶,切记”

    陈金红点头:“嗯,我记住了。”

    老杨头把杨永智拽到一旁:“身上有钱不没有的话,我这还有点。”

    杨永智道:“有的。”

    老杨头点点头,“那赶紧去吧,有啥消息记得回来说一声”

    杨华明家提供的马车,杨永进赶车,杨永智和陈金红带着鸿儿动身去了镇上。

    老杨头望着马车远去,脸上的焦忧之色半点不减。

    “老三啊,就他们几个去,我不放心啊,要不你也去套辆马车,咱多去几个人吧”老杨头问。

    杨华忠想了下,道:“爹,这腊月皇天的,家里也是一堆的事。”

    “永进永智都是成人,他们去了就差不多了,咱还是先等等吧”杨华忠道。

    老杨头也没辙,人老了,家也分了,说话没从前好使了。

    谭氏还在那骂骂咧咧,咒骂的都是陈金红。

    老杨头听得心烦意乱,呵斥谭氏:“别再叨叨了,人都走了,你骂再多她也听不到,省点力气吧”

    谭氏道:“被她那木匠爹给惯坏了,又懒又馋,连个孩子都照顾不到,简直比当初老四媳妇还要差劲儿”

    边上,杨华明满头黑线。

    “娘,你说陈氏就说陈氏,咋又扯到荷儿娘了啊”杨华明嘟囔了句。

    谭氏不搭理杨华明,接着道:“陈氏不是个好鸟,当初还想要拽咱永智去入赘。”

    “不是老陈家被一把火烧没了,都不会回咱老杨家。”

    “要不是看着我曾孙儿鸿儿的面子,我才不要这种女人进咱老杨家的门呢”

    “不就是一个穷酸破木匠家的闺女嘛,还真当自己是有钱人家的娇小姐我呸”

    众人听到谭氏这番骂话,都面面相觑。

    谭氏的话匣子却像打开了收不住似的,接着道:“我孙子大安考中了秀才,十里八村都过来恭贺。”

    “陈氏那个蠢妇,不捧场,还拿我曾孙子的身子扯谎,拐着永智去了镇上医馆,这笔账,回头我要跟她细算”

    “还有永智也是的,软耳朵,没出息,没见过女人,回头我也要说他”

    “好了好了”老杨头很不耐烦的打断了谭氏的话,“这数落起来还没完没了了是吧有啥话回屋说去,甭站在这门口让人看笑话”

    撂下这话,老杨头转身率先回了堂屋。

    杨若晴跟着孙氏和杨华忠一块儿回了自己的家。

    孙氏道:“永智那孩子,照理说不会有啥大问题吧”

    杨若晴道:“照理不会,怡和春的药品种更多,吃点药,后续再好好调理一番,应该没事儿。”

    孙氏点点头:“那就好,大人不懂事,孩子跟着遭罪,哎”

    杨若晴道:“前段时日,宝宝肚子也夜里胀气,我们药都没给她吃,就喂她喝点温水,揉揉按按,保暖,后来也就渐渐的好了。”

    说白了就是凉了胃。

    听到杨若晴的话,孙氏和杨华忠对视了一眼,两口子一脸的惊愕和后怕。

    “啥咱家宝宝也这样了你咋不说呀”孙氏责怪杨若晴。

    杨若晴笑了笑道:“小孩子嘛,有点小不适也不稀奇,我和棠伢子能自己搞定的,就没必要说了嘛,省得你们担心。”

    孙氏道:“你咋说这种话啊,你这会子说出来,我和你爹更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