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都市言情 > 生于1984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颁奖季的生意
    影评人有什么用?

    最表面最直观的作用,自然是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电影,满足观影人群的好奇心

    依附于繁荣发展的电影产业,影评人、电影专家、电影分析家都能获得很滋润。

    一般来说,一个小有名气的网络影评人每一篇稿子能拿到2000到3000左右的稿酬,如果再加上红包,那钱就更多了。

    阴谋论一点的,制片方、发行人可以通过影评人哄抬或抹黑某部作品,舆论洗脑普通大众。

    当然,也有不少正值的影评人,他们坚信自己存在的真正意义就是遴选优质作品,促进影视行业常变常新,同时架构普罗大众对于影视审美的一般认知和专业人士的系统认知。

    大众是影视作品的普通受众,有赞美佳作的和批评烂片的权利。

    影评人则是大众的代言人,他们的批判,带动舆情,可以让电影人认认真真地想故事想手法,少一些无趣的俗套,去更好地满足我们观众越来越挑剔的口味,让整个行业可以有序的向前发展。

    当然,现阶段影评人存在的意义更多的是为自己服务…

    他们把身份当成敛财的工具。

    《摆渡人》上映的时候,找了一堆‘影评人’帮忙刷好评,开的价很高!

    北美,市场比较成熟,他们当然也采用这些手段,但是,大部分有了名声的影评人还是比较爱惜羽毛的,比方说,他们很少分析暑期档的大片,把注意力集中在颁奖季…

    事实上,老一代影响力巨大的影评人逐渐退出历史舞台,新一代的影评人素质堪忧,但是,不可否认,这帮人在颁奖季的影响力巨大!

    一般能被影评人集中认可的佳作,今年的电影,比方说《美国骗局》就很符合影评人的口味,也是在他们的推荐下,《美国骗局》成为今年奥斯卡最大的提名赢家。

    十项提名,呃,当然最终结果是一无所获。

    这个主要是因为韦恩斯坦越来越不被奥斯卡的那帮评委老爷们喜欢。

    11年的《艺术家》之后,哈维的奥斯卡公关就逐渐失效了,当然,他还是推出了詹妮弗劳伦斯这样的90后奥斯卡影后。

    到17年,哈维更是被曝出了一堆的性骚扰秘闻,曾经的奥斯卡·哈维已经成为过去…

    ……

    “《为奴十二年》主要讲述的是奴隶制和美国的政权,奥斯卡最近几年确实很讲究向主流文化靠拢,“少数族裔”、“种族歧视”、“同性恋问题”、“反基督教文化”,这是近年来所有问鼎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作品的共同话题。”

    “可是电影不应该沦为这样的工具!”

    许辉故意做出义愤填膺的态势。

    看起来简直要气爆了。

    “…这是很正常的情况,每一个国家在电影方面都有限定的制约条件,你们国家不是也一样嘛?”

    根据美国宪法宪法第一修正案,禁止美国国会制订任何法律以确立国教;妨碍宗教信仰自由;剥夺言论自由;侵犯新闻自由与集会自由;干扰或禁止向政府请愿的权利。

    这就从法律层面为美国电影后来的发展扫清了阻碍,特别是在题材方面,只要没有涉及违反联邦法律和地方法律法规的题材拍摄,宪法第一修正案会给予你必要的法律保护,也就是说,只要能合法上映的影片,都是“政治正确”的。

    奥斯卡的政治正确特指的是某一话题的民众接受度。

    观海·奥上台之后,黑人还有同性恋成了最热门的话题…

    “我们国家的电影工业起步比较晚,到目前还没有一个完整的颁奖季的概念…”

    许辉摆了摆手。

    一个完整的颁奖季对本国电影的推动作用是很强大的。

    可惜,到目前为止,被民众还有业内接受认可的电影奖项尚未能统一…

    缺乏一个有影响力的电影奖项,无疑会拉低整个电影的工业体系的有序前进。

    大卫·丹比端起了面前的红酒杯:“说回《天堂电影院》,那是一部很美好的作品,尤其是结尾的时候,当多多孤独的坐在放映厅看着艾佛特剪辑的片段,有一刹那,我找回了电影的魅力!”

    “…电影是很美好的东西,我之所以决定做一个导演,是因为我相信自己可以拍出美好的作品,电影的意义和读书的意义是共通的,本质上都是可以让观众体验不同的人生!”

    “时代变了,今年的几部电影我都有看,《为奴十二年》、《华尔街之狼》、《达拉斯马家俱乐部》,明显能感觉到不管是导演也好或者演员自身,都在拼了命的往重口味方向去演绎…”

    “大师缺席?”

    “对!大师缺席!”

    大卫·丹比对这句话很欣赏,拉着许辉开始谈论起了电影大师们…

    ……

    基本上就是这样,许辉作为新人,需要不停的参加酒会、派对,然后公关团队的人会各种游说一些影评人或者评委们。

    经常可以看到,当某人开始夸赞另一部电影或是明星而不是他们的电影时,他们将立即开始就这部影片或是参演明星进行长篇演讲,突出自己影片的艺术优势、高尚主题,以及赞美他们艺人出色的表演。“他难道不棒吗?”

    这也算是某种形式上的洗脑。

    如果一个评委声称他们不被公关所影响,那么他就是在自欺欺人。

    因为这些公关活动,正如任何形式的营销或者广告,旨在从潜意识和感情层面上影响评委,就像电影本身。

    公关活动的影响并不局限于奖项的评委,他们也在公众领域影响着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导向。

    《天堂电影院》在《纽约时报》、《好莱坞报道》、《华盛顿邮报》包下了一整版的版面,详尽叙述这是一部伟大的电影…

    老实说,许辉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

    而且有点担心钱会打了水漂…

    到目前为止,《天堂电影院》的累计票房是4200万美元,已经很高了,在一干种子选手里面,《天堂电影院》的票房可以排进前三名!

    “放心吧,只要拿了金球奖最佳影片,票房至少能增加一倍!”

    当许辉把顾虑告诉辉文北美分公司的负责人时候,他很淡定的说道。

    “…如果拿不到呢?”

    “那也不会亏,上个礼拜,《天堂电影院》上映的院线增加到了1400家…许总,我那《月升王国》举例好了!”

    北美方面的负责人姓陈,陈欧。

    “《月升王国》的公关花了200万美元,我们拿到了金球奖喜剧类最佳影片的提名,就这一个提名直接让电影的票房增加了接近500万美元,后学的dvd销量还有电视版权我们买了差不多1000万美元!”

    “…《南方的野兽》呢?”

    “那部电影的投资太低了,工会不承认,所以,没法参加颁奖季,只能竞争一些独立电影的奖项…”

    这个很好理解,奥斯卡毕竟是工会奖,没有在工会备案的电影是不可能被奥斯卡卡中的——你都不是自己人!

    工会备案,也就意味着这部电影的最低成本要求在500万美元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