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武侠修真 > 百炼成仙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古地
    话音未落,林轩已伸出手来,在腰间一拍,青光耀眼,一空白的玉筒简出现在面前,林轩将神识沉入里面。

    足足过了一顿饭的功夫,林轩才抬起头,将玉筒递到宫装女子手中:“兹事体大,还请道友亲手转交给贵师叔。”

    “是,妾身记下了,一定不负道友所托。”

    见林轩脸上满是郑重之色,姬月如忙恭敬的点头,隐隐猜到这封书信恐怕非同小可。

    随后两人又聊了一些别的,见林轩和颜悦色,姬月如自然将修炼的一些疑难提出,简单的说,就是与林轩交换修炼心得。

    这样的好事林轩当然不会错过,别看他能战胜离合期修仙者,但眼前的女子进阶后期其实要比他早得多。

    何况天涯海阁做为七大势力之一,门内的功法自然颇有独到之处,俗话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两人的交流中林轩获益良多。

    当然,姬月如也没有吃亏,林轩虽晋级不久,但看过的典籍很多,见闻广博,又正魔妖兼修,打斗的经验更是丰富,姬月如提出的一些疑点,林轩的回答,往往能让她茅塞顿开。

    ……就这样,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转眼,日头已经偏西。

    林轩起身告辞:“月如仙子,林某还有事,那玉筒,劳烦一定亲手交到贵师叔手中,在下去了。”

    说完这话以后,林轩也不等对方出言挽留,就转身化为一道惊虹,闪了几闪,已消失在远处的天空。

    “林道友……”

    对方走得如此干脆,姬月如不由得一呆,脸上露出怅然若失的表情来,玉手把玩着林轩所给的玉筒,隐隐有些踌躇起来了。

    良久。

    她叹了口气,到底没有将神识注入进去,表面上,对方也是元婴期,但实力却与离合期老怪相差无几,这玉筒又如此看重,里面没做手脚才是怪了。

    如果自己偷看,十有**会被发觉。

    虽然心中好奇,但触怒对方更加不智。

    想了想,还是不要节外生枝,她将玉筒简放入了怀里。

    随后转身端起茶,却有脚步声传入耳朵。

    “姑母。”

    做为元婴后期的大修士,不用回头,凭借神识,她也能将周围的一切掌握得清清楚楚,来人是姬家之主,不过面对她,却是满脸恭敬之色,连大气也不敢喘的。

    “事情办得如何?”

    姬月如缓缓的开口,此时此刻,她又恢复了大修仙者那高高在上的神色。

    “启禀姑母,千影宗的修士无一逃脱,包括灵动期,以及少数凡人杂役,全部被我们送去了阴曹地府。”疤脸汉子抱拳行了一礼,无惊无喜的开口了。

    “嗯。”姬月如点点头,这样的事情本也在意料之中,修仙界弱肉强食,争斗更是血腥无比,尤其是宗门家族之间,往往是不死不休,将战败者杀个鸡犬不留。

    不要说心狠,要知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如果将对方的低阶弟子放过,千百年后说不定对方会来报仇的。

    这样的事情云州曾经发生过。

    那是数十万年前的往事了。

    百草门与一姓程的修仙家族争斗,一番恶战之后,以百草门完胜告终,屠尽了程家的高阶修仙者,但当时,百草门的门主一时心软,将陈家灵动期的弟子放过。

    按照他的想法,这些刚踏入修仙界的菜鸟,就算心中有恨,难道还能翻起什么波浪不成?

    表面上,这样的看法没错,但世俗有一句话放到修仙界也同样适用的,宁欺老,莫欺少。

    区区灵动期弟子,如今确实不值一提,可谁能想到,五百年后,他们中有一人,居然进阶到了元婴后期。

    而时移世易,那时的百草门又恰好衰落,正确的说,是到了青黄不接的一刻,于是下场可想而知。

    当年的仁慈,如今却换来了灭门的惨剧,如果当年那位百草门宗主心狠一些,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这种事。

    自作孽,不可活,心软,那就最好不要踏上修仙之路。

    这件事情发生以后,所有宗门家族,表面上不说什么,但暗地里却唏嘘不已,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所以宗门间轻易不会争斗,然而一旦开战,就没有手下留情一说,肯定是将对方杀个片甲不留。

    千影宗从落败的一刻,结局就早已注定了。

    “没有人逃脱?”

    “姑母放心,一个也没有。”疤脸大汉恭敬的说,随后脸上露出一丝迟疑之色:“姑母,那位林前辈……已经走了?”

    “不错。”

    “他看起来,似乎与天涯海阁很熟,这位前辈究竟……”

    疤脸大汉还没有说完,声音就嘎然而止,姬月如的目光冰冷无比,仿佛要看穿他的心里。

    疤脸大汉一惊,忙深深的垂下了头。

    “不该问的事情,最好不要打听,那位林道友的存在,不是小小的姬家可以招惹,大哥既然将家主之位传于你,你做事情就应该稳重一些,不要因为一时好奇,为家族带来灾祸。”

    姬月如后面的话虽然没说,但疤脸大汉已是冷汗淋漓:“是,姑母,侄儿知错,以后绝不敢再犯了。”

    “嗯,这还差不多,另外你出去传令,今天看见林道友的事情,弟子们只字也不许说,谁敢外传,废去修为,然后再按族规论处。”姬月如神色凝重的开口了。

    “是!”疤脸汉子也不由得身体一抖,这处罚不可谓不重,但面对姑母,他自然丝毫异议也不敢有。

    “行了,你退下。”

    疤脸大汉又行了一礼,随后才缓缓从大殿中走出。

    偌大的殿堂中,便只剩下姬月如一人了。

    “那位林道友,究竟是谁呢?”姬月如的脸上,同样满是好奇之色,在大殿中踱步。

    良久。

    “算了,知道此事也没有意义,如果有机会,再去像秦师妹旁敲侧击。”她揉了揉额头,自言自语的说。

    随后她也转身化为一道惊虹,像天边飞去了,原本按照最初的打算,姬月如准备在这里多待几天,可现在有了林轩的请托,对于怀中的书信耽搁不得,自然要尽早赶回天涯海阁。

    ……再说另一边。

    天州。

    田小剑来到这里,已有数月之久。

    他与林轩的情况有些相同,因为灭杀了笛虫仙子,所以几乎成了妖族公敌,堂堂的离药宫少主,如今却不得不东躲西藏的。

    好在天云交易会以后,九头老祖失踪,追杀令才渐渐的归于虚无,不过田小剑也再没有回离药宫的打算了。

    如今的云州,风起云涌,大战随时有一触即发的势头,自己表面上是离药宫少主,但那仅仅是一个称呼,真正在幕后做主的是离合期老怪物,连师尊也违拗不得,自己什么时候被当做炮灰也不一定的。

    乱世之中,除了自己,谁也信不得,唯有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说起修为,田小剑郁闷不已,他自问在同阶修士中,已是顶儿尖儿的人物,但那林轩,却总是压过自己一筹,别看两人大哥兄弟的叫得亲热,其实都在互相防备着。

    差距绝不能被对方拉开,否则下一次见面,林轩起了杀心可不好办。

    唯有变强。

    这是唯一的出路,不过说起来容易,元婴修士哪有那么容易晋级。

    原本,按照田小剑的打算,是找个荒僻的地方闭关,在能够纵横天下以前,绝不出来。

    找个方法虽然笨了一点,但却最为稳妥。

    可祸兮福所倚,在轩辕城的时,他为了躲避追杀,不得不女扮男装,哪知道人长得太帅了也是罪过,小田女装打扮漂亮得一塌糊涂,居然被被厉魂谷的四长老,那元婴后期的僵尸看中。

    对方想以他做为鼎炉,可田小剑哪有那么容易对付,虽然就实力来说,那时的他,绝打不过元婴后期修仙者,但斗法不信,还可以智取。

    他装作弱质女子,在对方没有防备的时候,用从笛虫仙子那里得来的仿制灵宝给对方来了一记狠的。

    随后幽冥碎心剑,三色玄冰火齐出,硬生生灭杀了那位元婴后期的老怪物。

    死里逃生,田小剑却不慌不忙,开始心满意足的收刮对方的晶石法宝。

    其他的收获暂且不说,田小剑从对方的储物袋中却得到了一张隐秘的地图。

    那地图非常古老,不仅残破,而且语焉不详,田小剑揣摩了好久,才知道牠与天州有关系,而且隐藏着一个大秘密。

    天州,田小剑了解不多,然而轩辕城异变以后,罗家的往事,也一一浮出水面了。

    不过昔日灵药遍地的天州,如今早已荒芜,感兴趣的修士依旧寥寥无几,田小剑就在这种情况来到了昔日罗家所在之地。

    但他的目标并非罗家总坛,那里在百万年前,就被七派修士翻了个底朝天,就算真有什么宝物,也不可能留下来。

    田小剑去的地方,被称为魔域山脉。

    听起来有些吓人,然而对于元婴修士来说,却半点危险也无,里面最厉害的妖族,也不过三阶罢了。

    此时田小剑站在一山谷面前,眉头紧锁,几个月了,怎么还是没有半点收获,难道自己的估计有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