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美利坚资本贵族 > 第七一五章 图穷匕见(五千字)
    xgor 0?rf

    ;?ek??v~td????h??z?t?e?svj??65?!?sg???果那些散户还愿意被卖了还帮人数钱,林克希望他们是帮自己数。

    严格来说,他这时也是在出卖卖那些投资他那些公司的投资者的利益。他确实是在救市,但他只是在托市,而且托市的价格越来越低。

    以亚特兰大发展银行的股票为例,他第一次介入的价格是四十美元。而他的对手不知道从那里拿到那么多的股票。

    在最初,亚特兰大银行的市值是三百二十亿美元,二级市场流通股数量是只有三亿股。狙击者第一次就抛出了一亿多股,占了流通股的将近一半,但是他们手上似乎还有股票。

    在克莱尔的办公室里。

    克莱尔对林克说:“那些散户的股票实际上也在那些机构经纪手中,只要散户没有要求卖出,那些机构就可以将那些股票借给他们。”

    林克一听,说:“那么说,他们也担心股价崩溃?”

    只要股价崩溃了,那些散户就会要求那些代理机构将自己的股票卖掉。他们的对手就不得不将股票还给那些投资者。

    克莱尔摇头说:“但我们更加害怕!所以他们并不担心我们会放手。”

    是的,林克他们更担心股价会崩溃。股价崩溃,也意味着银行“资不抵债”而且那些人可以用在股价暴跌的过程中将他们借的股票用极低的价格购回。

    当然前提是林克他们没有足够的资金了。

    林克和克莱尔都明白对方的手段,无非是想让投资者在股市大调整中对林克那些公司的股价不再抱信心,那自然会出现抛售。而林克他们没有钱回购,那市场唯一的买家就是他们。

    林克他们想要筹集资金,就唯有出售资产。

    这已经是周五上午了,也许中午之前美联储就会公布他们的货币新政。那可能是对林克他们最致命的武器。

    林克给尼尔打了电话,询问他那边还有多少资金。

    “我们已经支出支出超过七百六十亿美元,而且账面亏损超过一百九十亿美元。”尼尔的声音有些低沉。“我们现在剩余资金资金大概有一千两百亿美元,但如果按照你的计划,不一定足够应付这次危机。”

    林克想了一下,说:“先继续按照原定计划行动,如果有什么变化,我们再随机应变。”

    林克的计划实际上很简单,或者说是和他的对手差不多。他需要尽可能稳定住自己公司的股票。同时六百亿美元补足银行的保证金。剩下的资金用于收购他们选定目标公司的股份。那些目标企业,基本是林克他们列为疑似敌人的企业。

    “如果我们的银行股价下跌幅度太大,我们之前准备的资金不够。”

    尼尔之前是以正常情况下制定的计划,但是现在他们的银行的股价已经被经过一周的打压了。他们也将计就计将银行股价慢慢降下来。现在已经是出现很大的降幅,如果在出政策上的打击,他们银行的股价可能会变成废纸。

    “还有弗伦那边的资金。”

    “弗伦那边的动作不能太大。”

    林克自然知道弗伦那边的资金肯定被紧紧盯着,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的敌人都会察觉:“我明白。但是我们的计划就是要出其不意。能收多少就收多少。”

    “还有贝尼汉斯集团和斯特鲁斯公司的股价太高,他们才开始动作,如果他们真正发难。我们现在的资金可能支撑不了多久。”

    斯特鲁斯的市值这几年一直飙升,市值已经升到四多亿美元。但那基本是泡沫,如果他他们要回购那些股票,需要花费大量的资金。

    林克想了一下,说:“你预留一些资金作为银行的保证金。只要那两笔资金按时到了,我们就能打赢这一仗。”

    “如果不能及时到账呢?林克,我们不能将希望全部寄托在别人身上。”

    “现在我们还有得选择吗?”林克也知道自己是在冒险,但他真的没有其他选择,要不投降认输,要不奋起反击。“而且,我们就算失败也不会一败涂地。”

    尼尔苦笑说:“虽然不至于一败涂地,但你也会一蹶不振。”

    林克笑着说:“没事,反正十亿和一千亿没什么区别。”

    他失败了,最多就是奥泽特失去财团的资格,但他耗费所有的资金,回购股票,怎么也能保住公司的控制权。只要银行和公司的控制权还在手里他就不算完全失败。

    林克结束和尼尔的通话,重新将注意力放到股市上。

    没多久,他就接到一个电话:美联储的的新政公布了。

    也许普通的股民都对美联储抱有希望,但是很快他们发现“市场”对美联储的政策似乎并不看好,道琼指数在下午重新开盘后直接下跌了3%。

    这算是跳水了。

    造成指数下跌的原因,自然是因为指数指标股票价格下跌。投资者发现,屏幕上的股票都是红色,几乎所有的股票都在下跌。

    反而是林克的公司的股价依然在维持着原状。

    但他没有因此感觉轻松。

    因为那只是暂时的,他的对手手中已经没有多少筹码了,但他们肯定的等待机会。现在大势的变化才刚开始。一旦大势成型,他也未必能守住现在的价位。

    克莱尔不停地打电话,半个小时后,他对林克说:“那些暴跌的股票,虽然是一些小公司抛出单子,实际上都是大机构手中的股票。”

    “意料之中!”林克说。“他们无非是打压股价,最后收拢资金,然后底回购。那样的手法他们用的也不只是一次两次了。”

    下午开盘半个小时内,纽约证交所连续两次调用第四十八号条例,道琼指数连续两次触发熔断阀,指数下跌14%以上。

    不过接下来的时间里,似乎是有人在护市,一些股票出现一些买家,让股价下跌没那么快。

    林克看了一会,问:“他们这会就出出手了?”

    “肯定不是,你看其实成交量不大。他们是想给市场一个错觉,让他们认为那些企业正在救市。”

    林克想了一下,明白这是在打心理战。出现资金救市,会让人认为是因为事出突然,那些公司一下子能出来救市就说明还有希望,而明后两天将会是休市日,有两天时间,可以给投资者很大的想象空的。这甚至可以让人想和趁低吸纳。

    而实际上那些公司可能也在暗地里出售股票。

    所以那些公司的股价依然在缓慢下跌。到收市时,大部分的股票都下跌幅度超过15%,一些股票更加是下跌了超过25%。

    股市刚收市没多久,新闻就邀请了美联储的一位执事。该执事在电视里力挺美联储的新政,认为今天的股市暴跌只是市场的正常调整。他信誓旦旦地说:“我们美联储已经注意到市场的变化,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去维护市场的平稳。”

    林克看过新闻后,就站起来对克莱尔说:“我先回去了。”事情在未来两天内不会有什么变化,他们也做不了什么。

    克莱尔点头说:“我会让人将这一周的总结做出来。”

    虽然还没到下班时间,但是林克离开克莱尔的办公室后,直接就离开了新奥泽特银行大楼。

    他在回家的路上就接到了彼得洛夫的电话:“林克,美国股市的消息我看到了。你现在需要资金了吗?”

    “谢谢你,彼得洛夫。你可以将钱转到我在香江开设的银行上。不过我希望那些钱都是干净的。”

    “绝对是干净的。否则也无法从银行转账。”

    “谢谢!”

    在晚上九点钟左右,林克就接到尼尔的电话。

    此时在香江,时间已经是早上,尼尔笑着说:“这边刚接收到三百六十亿欧元。”

    “马上和中国方面兑换成美元。”

    “已经在做了。”

    周日,尼尔又打了电话来,说:“中国方面的一千亿美元已经到账。如果失败,你会破产的。”

    林克笑着说:“一千一百亿美元我还还得起。”他通过杰克马等人说服中国用政府的外汇借贷给他一千亿美元,根据协议这笔款子借贷一年,到期后,他将需要偿还一千一百亿美元。

    “那么说来,我们现在已经可以动手了?”

    “只要条件许可,你随时可以动手。”

    什么时候才是条件许可?

    周一纽约证交所再次开盘,当普通投资者经过两天的媒体的利好轰炸,都对股市相当看好。所以在开市钟声敲响,各支股票的价格全部绿油油的,而且很多都比上周收市价升了6%左右。

    这让华尔街的交易所内一片欢腾。“所有人”都在期待今天能收回上周的失地。

    而股价开始上升也让投资者信心爆满,认为美联储的预防措施生效了。

    还是下午。

    下午再次开盘后,股市依然一片生机勃勃的绿色,只偶尔在万绿中出现一点红。

    主要股票的价格还在涨,连林克那些下跌了一周的股票出现一定涨幅。但是林克他们不敢出售股票。

    在这一天收市之后,美联储的承诺似乎是达成了。

    但那似乎并非是美联储所想要的,纽约证交所收市后,一位副主席在回答记者采访时说:“这不是我们符合我们的预期,事实上它与我们调控资金量的目的相违背。市场的活跃,是银行的流动资金活跃造成的虚假繁荣。我们正在研讨是否加强对银行资金的管控。”

    林克今天没有马上离开。他看到这个新闻,心里就知道那些人马上就要出手了。

    没多会,克莱尔就来到了他的办公室:“我想刚才美联储副主席的表态你也看到了。”

    林克点头说:“我们早就料到的了,不是吗?”

    “或许马上就会有大量的媒体报道这件事。那会对投资者造成很大的恐慌,我想他们的目标会比我们之前想的更大。我们需要做更多的准备。”

    林克想了一阵,说:“不,他们不敢。如果他们那样做,美国经济会就崩溃。他们只是在收割美国人的羊毛。收割了羊毛后,还会给羊留一条命。”他冷笑说。“这次可没有让他们挑动世界大战的机会。”

    美国每一次的危机,都会通过战争去刺激自己的经济。如果美国真的如上世纪的大萧条一样的大崩溃,也许需要一次世界大战才能将经济刺激起来。但是打世界大战,不是那么容易的。现在如果再发生世界大战,那绝对就是人类灭亡的开始。

    克莱尔还是觉得对手的目的不是那么单纯。但他也说不出来对方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林克笑着说:“其实你不用太担心,我们保住奥泽特财团就算赢。”至于亏损,他就当少赚一两年的钱。而这次主要的资金都是他弄过来的,对尼尔和克莱尔来说,就算他们惨胜,两人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失。

    “好吧,我们现在也只能等对方出招了。”

    “国外的公司怎么养?”

    想奥泽特银行国外分行和贝尼汉斯集团的分公司,在国外在所在国都是有独立上市的。那些公司自然也成为对手的目标。而目的就是想要消耗他的资金。

    “正在和之前一周一样,股价都受到了打击。不过尼尔那边早有防备,他们的回收了不少的股票”

    林克想了一下,说:“你觉得他们会不会察觉到我们有新的资金注入?”

    “那些资金都是秘密转账的。我听尼尔说香江的资金管理制度也比较宽松,你在那边的银行又是独资。只要那笔资金暂时不动,他们察觉不了。”

    林克在香江秘密成立银行,主要就是考虑到那边的资金管控政策相当的宽松。而且他还和中国方面有协议。转账渠道方面应当也不会有问题。

    他点了点头说:“一切就看明天了。”

    其实他也没用等到明天。当天晚上,美联储紧急对所有银行下达文件,要求在周四下午六点之前提高银行的准备金率,从之前的市值的8%提高到12%,如果借贷额度超过的部分,要在一周之内补交借贷金额的25%的保证金。

    林克收到通知时正在书房,他看完文件后,反而是轻松了。对方不出手他反而畏首畏脚,但是现在对方的底牌已经出来了。那也好晚上自己的所有计划。

    他也连夜和之前联系好的人打电话,商谈该如何做。

    美联储发布严格的资金紧缩政策,将会让美元升值,那对储备大量美元外汇的国家有利。那些国家自然有会收紧美元借贷,等待美元升值到一定程度后在卖掉部分的美元债券。

    这会间接造成美元在国际的流通量大减。

    同时,美元结算的贸易,在短期内似乎能让出口美国的商品获益。因为卖了东西得到的美元回国兑换的更多的本国货币。

    这本来应该是一个对美国之外国家都好的政策。但世界主要的都在反对美国这次紧缩政策。

    因为金融市场。

    美国的金融市场,是世界上最大的。一旦它出现波动,全世界都会跟着震动。

    但是美国的政策,轮不到外国指手划脚。

    周二美国股市开市,证交所内外的屏幕都是一片红彤彤。因为各大银行都宣布缩减放贷量,提高隔夜利率清查坏账。

    美国是一个全民借贷的国家。银行提高利率,意味着公众会削减开支。这让投资者对消费市场市场失去期待和信心,制造业股票暴跌,然后就是服务业暴跌,再来拖累了高科技股暴跌。

    在这一轮的暴跌中,在上午就连续三次触碰熔断阀。最后道琼指数暴跌20%,交易暂停到收市。

    而纽约证交所一千只市值最大的股票全线火红,普遍跌幅在20%左右,部分跌幅超过30%。

    在这次股市暴跌中,林克的公司自然也无法幸免。大量的买单出现在市场。

    林克却不敢让股价下跌得太厉害,特别是那些银行股。如果银行股跌得太多,那银行借贷出来的款项就大部分要交25%的保证金。他再多钱也顶不住。

    股市因为熔断休市之后,林克马上打电话给尼尔:“我们现在回收的股票比例是多少?”

    “美国境内七家银行的流通股基本在60%以上,这些股票分散在二十个机构里,所以这些股票依然是属于流通股。”

    林克想了一下又问:“我们现在还有可用多少资金?”

    “包括新到账的资金,还有一千六百亿左右。主要是回购斯特鲁斯和斯普林斯两家公司用的资金太多。”

    林克听到这个资金量,说:“我会放出消息说会回收股票,让弗伦出手。你这边尽力抬高股价。将保证金尽可能挪出来。”

    尼尔听他的要求,马上提出疑议:“林克那样做风险太大。”

    林克笑着说:“我们能想到的招数,他们都已经用出来了。但是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他们还有什么后招。与其让他们按部就班,倒不如我们将他们逼出来。”

    尼尔迟疑了一阵,说:“好,我们赌一次!”

    周三,股市继续开市,林克的几家银行的股价突然逆市上扬,一下子出现5%的涨幅。于此同时,几家银行几乎是同时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委托奥泽特&斯托尔投资公司回购银行股票。

    这些银行的回购行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因为市场的恐慌情绪还没平息,这时候开始回购,需要更大的成本。

    但是这也让这几家银行的股价企稳,还略有升幅。

    看到林克这边的动作,还是在纽约的那家庄园内,那个秃头主管脸上阴沉沉的。林克的行动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他考虑了一阵说:“他们的资金快用完了。”他认为林克是想在周四之前将股价提升上去,想一次降低银行的保证金率降低。他对那个操盘手说。“暂时不要有行动,我一个小时候回来。”

    “那我们是不是要准备开始下一步的行动?”

    秃顶主管看了他一眼,说:“先准备着,等资金到了,就马上行动。”

    主管说着急冲冲走出别墅大厅,乘坐外面一架直升机想马哈顿飞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