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人生宛若梦幻 > 后记
    一只干枯的手臂从被子里伸了出来,眼神却带着希翼。n∈n∈,.

    床前的牧师身上泛起一层纯白色的光芒,从他身上首先亮起,然后随着他的手覆盖在那只干枯的手臂上,并延伸到手臂主人的整个躯体上。

    被窝里传来一声充满欣喜和满足的尖叫声,然后那只手臂像充气似的恢复到一个正常人,正常老人的模样,而不是刚才那宛若垂死,生机即将耗尽的模样。

    手臂掀开了被子,老人坐了起来,虽然称不上矫健,但是至少和一个正常老人差不多。

    “特拉斯主教,感谢你,感谢帕达瑞克的恩赐。”老人一脸虔诚的道。

    但被他称为特拉斯主教的牧师却苦笑着摇摇头道:“布拉德先生,虽然我用神恩术挽回了你接近衰竭的生命,但是这并不能持久。你已经多次接受过神恩术的治疗了,每一次神恩术的效果实际上都在递减,这一次的效果比上一次更差,你现在的身体,就像一个已经拔去了瓶塞的水瓶,水会不断的泄漏出来,神恩术只是帮你补充了一些水,但迟早还是会流光的。”

    “怎,怎么会这样?”老人差点跳了起来,不过他总算考虑到自己的激烈运动一定会消耗掉他为数不多的元气,那将加速他走向死亡,所以克制住了,只是粗粗的喘了几口气。

    但他仍然不甘心的挥舞着双手,“特拉斯主教,难道是我不够虔诚吗?我为你们教会每年都捐了大笔的款项,我听从你的指引,我让全家上下,包括雇佣的仆人和公司的职员都必须信奉帕克瑞克,为什么神恩术会在我身上慢慢失效?难道说神术也像没用的医学一样有什么抗药性的说法?”

    特拉斯皱了皱眉,苦笑道:“不是那样的,布拉德先生。我感谢你为教会所作的贡献,但是神恩术的效果要发挥完全,最好患者也要有真正的信仰,而你。”

    特拉斯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摇了摇头。

    面前的布拉德先生是依兰郡有名的富商,他的第一桶金来自于香涎膏战争,不过那时候他胆子小,高等精灵们开始清算,他就吓得花了大价钱登上一艘船,在储煤室坐了几天几夜夜的船回到了家乡,于是把在翡翠大陆的基业给放下了。

    事后他很后悔,特别是当希门内斯这个名字后来成为名门之后,要知道他也可能有这样的机会的。

    所以当年来贝赛斯达位面发生战争后,他冒着生命危险在那里作生意,哪怕泰姆瑞尔大陆西海岸遭到猛烈进攻,大陆内部不时的会出现恶魔的袭击,他都没有停止。

    于是,他终于也成功了。

    当然这种成功只是相对的,如果和希门内斯家比,他就明显差了许多,但在普通人眼里,他是一位大资本家,十分富有。

    不过他也有自认为比希门内斯强的地方,至少他的后代没有出现不肖的子孙。

    不像兰德*希门内斯,不但没有继承希门内斯家的生意,反而跑去做什么律师,还经常给那些工人免费打官司;还有和他同居的那个女人,听说是个嫁过人的女人,还带着不大不小的小女孩。

    这都成了别人背后议论希门内斯家的话柄了,不过布拉德还知道得更多一点,最大的麻烦应该是那位兰德似乎被人蛊惑,信奉了一种非常危险的思想,而那种思想简直就与当今主流格格不入,更是对今天的民主、自由的彻底巅覆。

    信奉这种思想的人,布拉德甚至认为应该视为公敌。

    我们少说别人家的八卦,还是说回布拉德先生的情况,作为一名大富翁,他的年龄其实已经很老了,而且他并不是什么传奇魔法师,又不想改变自己的生命形态。

    当今的魔导成果和炼金术的发展,还包括医学上的进步,都只是能延缓他的衰老,而不是消除,他一步步的走向死亡。

    幸好这个世界只要有钱,你就能买到绝大多数的东西,包括上面说的各种成功可以用来延缓他的衰老。

    但也仅仅是这样,几年前他的身体健康恶化,并不是什么重大的疾病,就纯粹是人老了,身体的各部份都不行了。

    最好的医生被他请来过,魔导研究中的成果,他都用金钱买到,但是也只是延缓,并不能阻止临近死亡。

    魔法倒是还有一个办法能让死亡远离他,那就是变成亡灵,会多出来不少的时间,如果能成为巫妖,时间可能会上万年。

    但是布拉德并不想变成亡灵,这不单是无法接受亡灵这种形式,而且王国的法律是不承认亡灵有公民权的,反而会在明面上受到通辑,如果他变成亡灵,他将丧失现在的所有,不论是财产还是亲人,虽然后者远没有前者重要,但是布拉德显然不可能愿意失去所有,而且变成亡灵,难道终生就得去呆在亡灵岛上?

    最后出于恐惧,他又依靠了宗教,成为了战神的信徒,从而有机会接受教会的帮助

    他为战神教会捐了大量的金钱,帮助他们修缮各地的教堂,所以当他病重或是生命衰竭时,战神教会都派出牧师,像刚才的特拉斯大主教一样来为他治疗。

    当然这个治疗实际上变成了用神恩术来维持他的生机,就像眼前一样,只是会效果递减。

    这个效果递减还真怪不得特拉斯,神恩术不同于其他高阶治疗,神恩神恩,故名思议是神的恩赐,所以身受者最好是战神的真正信徒,对帕达瑞克有着纯洁的信仰。

    魔法师们用魔法模拟出神恩术以及神术中的其他恢复系法术,但是效果始终比不上神术使用在真正信徒上的效果,特别是神恩术,一般神术的低阶、中阶、高阶的治疗型法术,对方即使不是信徒,也还是能有一定的效果,只是达不到最佳效果,但神恩术的施术对像如果不是信徒,每施展一次,下一次效果就会递减,直至毫无效果。

    而布拉德对帕达瑞克的信仰是为了自身的利益,所以他严格说来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信徒。

    所以即使特拉斯想救他,但神恩术也在多次使用后失去效果,而其他的恢复术能修补的是**的损伤,却无法使对方的生机重新萌发。

    “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对帕达瑞克如此虔诚,我为你们捐献了这么多的钱。”布拉德吼叫着——

    布拉德的声音在整片建筑中都听得到,在离布拉德较远的一间房子里,有两个中年男子脸色阴沉的来回踱步。

    “听到了吧,老头子的中气又起来了,那个特拉斯又救了他一次。”其中稍胖一点咬牙切齿的道。

    另一个瘦高的眼皮都不抬一下:“怕什么,老家伙这次明显不行了,他使用神恩术的效果一次比一次差,哼,看还能延他几次命,等他两腿一蹬,这家迟早是我们作主。”

    “万一…….”——

    “特拉斯牧师,这次神恩术后,我还能保持现在的状态多久?”布拉德满怀希望的道。

    “两年吧,嗯,也许三年。”特拉斯无奈的道。

    “什么?上一次都有十年的效果,为什么。”布拉德自己颓然的放下手臂,答案很明显,神恩术的效果只会一次比一次差。

    除非他真正的变成帕达瑞克的信徒,但是他不可能作得到,哪怕他捐再多的钱,都连泛信徒都算不上。

    人们私下都说,布拉德唯一真正信仰的只有曼宁大神。

    “你们走吧,你们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们。”布拉德吼道。

    “好吧,布拉德先生,我们就先离开了,我会回去向教宗大人禀告,希望看看还有没有别的法子能帮到你。”特拉斯也有点黯然,虽然布拉德并不是真正的战神信徒,但是他每年都捐大笔钱给教会。

    特拉斯转身离开,跟在他身后的一个黑衣年轻人深深的看了一眼布拉德,也跟着离开了。

    布拉德呆呆的坐在床边好一会儿,他辛苦半辈子,攒下了大笔的财富,但是如果没命继续享受,那就只能便宜那两个不肖子了。

    “不,不能交给他们,他们会把我的一切都败光的。”布拉德叫道。

    “咳,布拉德先生,或许我可以帮帮你?”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布拉德茫然的抬起头,不由一惊,原来是跟着特拉斯一起的那个年轻黑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回来了。

    “你怎么进来的?谁让你进来的?我的护卫呢?”特拉德惊慌的道。

    年轻的黑衣人竖起中指作了个嘘的动作,“我很不容易才避开他们的,布拉德先生,你惊动他们肯定不是一个理智的行为。”

    布拉德屏住呼吸,对方说得不错,现在两人这么近,如果黑衣人存心想伤害他,就算是他雇佣的那位高阶战士护卫进来也没用。

    “你,你想说什么,你说能帮助我,什么意思?”他定了定神道。

    “帮助你的意思就是,之前你用过的一切办法都帮不了你的,我能。“

    “你能?”布拉德冷笑道,“你知道我为了延长自己的寿命花了多少心血,多少钱吗?医学,神术,魔法,我都试过了,除了去变成亡灵。”

    “但我还知道一个办法,你一定没有试过去成为神。”年轻人笑道。

    “成为神?你在说笑话吗?”布拉德怒道。

    “当然不是像帕达瑞克一样的真神。”年轻人继续耸肩,“但是成为一个小位面的伪神,一样可以让你活下去,也许十万年都不止。”

    布拉德开始还在冷笑,越听到后面脸色却是起了变化。

    “这是我的名片。”年轻人递了张名片过去,“如果你能在一个小位面成为神明,就可以与位面同朽,至少是数万年的寿命,哪怕这个位面已经进入半衰期,最少也会有几千年。当然,不是没有坏处,你将只能呆在那个位面无法离开,还有要想这种行为合法化,你得和王国以及蔚蓝共同体签定一个协议,你在那个位面也将服从于王国的利益。”

    布拉德屏住了呼吸,他有点明白这年轻人的意思,如果是真的,也就是说会成为王国和蔚蓝共同体在那个位面的傀儡之一,但这有什么关系呢,能活下去,而且寿命将大幅度延长,并且再怎么说也是那个小位面的神明。

    “还有什么条件?”他忍不住问道。

    “王国和蔚蓝共同体方面挺简单,剩下就是我们公司与你的问题了,要知道帮助你成为哪怕是一个小位面的神明,代价也是很大的。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到圣康坦来一趟。”

    布拉德看了看手上的名片,年轻人的名字叫神罗,而公司那一栏写着创神投资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