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紫霄 > 第四百九十六章 你好快!
    这片混沌开辟,天地初成。

    谢程能够感觉到自己由那一缕先天一炁开始演化,仿佛成为了这片天地的大道化身,成为了作为万物规则的基础。

    同时还具备天的概念。

    两者依照冥冥中的联系产了结合,谢程的心中忽有明悟。

    自己的“位置”,就是“天意”,或者说“天道”。

    在这个没有元始天尊开天辟地,没有道德天尊与灵宝天尊这般天生混元的世界。

    他自然而然地成为了类似于天道的事物,作为万事万物的源头,作为万法万道的基础,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一切的主宰。

    谢程就这样高居天穹之上,秉承着天道冥冥运转的理念,一直一直存在着,俯视着大地上的无数生灵演化,观察着众多先天神圣的诞生……

    这些生灵各有特异,性情也多有不同,有的温和处事不惜争斗,有的暴虐癫狂喜好纷争,有的敬畏天道,有的高喊要逆天而行……

    终于这大地上不知过了多少年,谢程也以天道的身份俯视了人间不知多少年,或许是数十万年,也可能是数百万年,甚至数千万年,乃至数亿年……

    有生灵高喊着逆天,杀死天道,冲上了九霄!

    他们要将冥冥中存在的规则化身杀死,要将从未主动干涉过世间发展,却背了无数黑锅的天道毁灭。

    谢程无奈,只能打了个喷嚏,将这些生灵全都杀死。

    这被理解为天罚、天谴。

    天地间重归平静,高喊逆天的人少了许多。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生灵又出现了,有人开始高喊着伐天,登上九霄……循环往复。

    后来,这天地间的生灵越来越强大,开始诸般乱战,将这天地都打碎,让万物都崩落。

    原本天圆地方的最初天地被打崩成了无穷散碎物质,扩散到了无尽虚空之中。

    这些物质或是交融法理自行演化,或是相互碰撞凝结,逐渐形成了一颗颗古老的星辰、星系、星河、星海……

    谢程所化的天道也进一步扩张,融入到了这新转化的“宇宙”当中,成为一切规则的基础,一切物质的根源。

    可就算是这般已经面目全非的世界,同样不缺少万事归罪于天,口口声声要逆天而行的生灵。

    并且,似乎更多了。

    “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世间一切,皆咎由自取,何必归罪于天?”

    谢程喃喃低语,轻轻叹息。

    这个时候他已经作为天道许久岁月,过去的亿万年时光犹如掌上观纹无比清晰。

    并借由作为天道法理的感悟,他对天地的演化有了清晰的认知,借此超越过去和现在的时光界限,真正触及到了“未来”。

    触及未来,就是不朽者踏足造化境的第一步!

    谢程这个时候已经明白了元始天尊留给他的是什么,就是从混沌到开天辟地,再到体悟天地宇宙变化的这个过程。

    通过这个过程进一步掌握过去时光,同时迈出涉及未来的一步,为上窥造化之主的境界做好铺垫。

    这是帮他突破不朽。

    此时,谢程已经结束的“体验”,可以随时从这个“最古宇宙”中出去,但他并没有那样做,而是沟通了掌灯使。

    “我怎么感觉现在自己像是要被一路保送到大罗似的?”谢程轻笑一声,说道:“可能我是有史以来最快最简单上大罗的了吧。”

    “或许这本就是道尊您应当取得的成就。”掌灯使微笑道:“您应该也已经有所悟,方才的那一番体验,真的只是让您上窥造化么?”

    “……”谢程略微沉默,然后轻轻摇头,道:“现在我还不太确定……是时候出去了,去下一站。”

    随即,谢程身形一晃,就从这方最古宇宙的天道概念中抽离出去,下一瞬就又出现在了玉虚宫里,站在了古井旁边。

    白鹤童子依旧站在那里,一如先前。

    “不知我进去了多久?”谢程询问道。

    “一刻钟。”白鹤童子微笑道:“最古宇宙的时空独立,具体的时光流速不定,全看开天辟地之后天道演化,道友对此想必已颇有体会。”

    “的确收获颇丰。”谢程微微颔首,心里不由暗叹时光之玄奇,他在那方最古宇宙里呆了只怕有万亿年,外界居然只有一刻钟的时间。

    就算是不朽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操纵时光,也无法做到如这般夸张,也不知造化之主的层次能否做到,或者是要等大罗?

    “道友着实让人羡慕。”白鹤童子有些羡慕地看着谢程,然后从袖中取出一张请柬,递了过去,“方才万寿山五庄观的明月道友来此,说是地仙之祖要将这请柬交予你。”

    “万寿山五庄观?”谢程闻言微微一愣。

    随即就想到先前自己与那个明月的相遇,那是他第一次来到元始真界的缘由所在,此时回看过去,只怕是那位地仙之祖早已落子。

    “多谢白鹤道友。”谢程点头将请帖接过。

    他将请帖翻看观看,发现上面的确是写的镇元子的邀请,言天上蟠桃会正盛,祂欲邀有缘者去五庄观共品人参果。

    “请道友随我来。”白鹤童子在前方引路,带谢程出玉虚宫。

    途中经过一间大厅。

    这里是一处空空的玉台,上面似乎曾经摆放着什么东西。

    谢程目光扫了这里一眼,不由好奇道:“白鹤道友,不知这里曾摆放着什么?”

    “盘古幡。”白鹤童子回答道:“但在大老爷超脱之后,这件至宝就不在了,据说兜率宫的太极图也是这般。”

    “太极图也是?”谢程闻言愕然,回想自己在兜率宫的经历,似乎的确没有看到那件传说中至宝。

    真就是随着圣人的超脱,这些至宝也都消失不见了?

    这样的疑惑,谢程现在无从得到解答。

    在跟着白鹤童子离开玉虚宫之后,他再次凭借道宫的力量跨越了无尽久远的距离,瞬间就来到了万寿山地界,降临到了五庄观之外。

    此时,明月刚刚从昆仑山返回,她用的还是镇元子特许的符篆,这才能如此快地回来,可还没来得及进门休息,就见到了谢程的身影。

    明月水灵灵的大眼睛圆睁,愕然看向谢程。

    “你好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