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网游动漫 > 魔兽之炉石传说 > 第129章 下马威
    “…………翻译过来完全听不懂…………”

    虽然完全听不动豺狼人的语言,但毕竟也是智慧生物,艾格能从这名老萨满流泪的双眼中,看出这家伙绝对是在怒骂他,有可能也是在指责自己为什么向妇孺下手?

    谁管?

    上了战场,艾格就有了觉悟,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何况,如果让小法师真的落入了这些家伙手里,说不得就要被剥皮烹煮,当成上等美食享用了。这些不忌口的豺狼人,跟它们的近亲泥爪豺狼人是一个德性,吃人肉什么的完全没有任何负担。

    抛开心中那廉价的同情之心,他迅速纠集起空气中还未消散的火元素,火球术应手而出,目标直指幸存的河爪老萨满,这次老族长没能撑过去,在身前快速插了一根治疗图腾后,被脸盆大的火球术直接炸飞,血洒当场……失去萨满元素之力的支撑,治疗图腾仅仅是给周围心存的豺狼人发出了一道微型治疗波之后,迅速消散在空气之中。

    失去了首领的豺狼人战士,开始向艾格发起了最后的冲锋,他很方便地发出了数道奥术飞弹,收割了这些基本残血的豺狼人战士的生命。然后耗不停留,将目标转向了那些“幸存”下来,没有被烈焰风暴波及的豺狼人“平民”,直到将它们全数杀光……至此,这个小型河爪豺狼人群落,彻底被抹去了。

    ……

    一一剁下这些用来领取赏钱的爪子,他叹了口气。虽然有了一定觉悟,但自己始终不能做到完完全全的释怀。他一边为自己的无情表现鼓掌,一边却纠结于自己的懦弱,特别是他还要一边剁了那明显是幼崽豺狼人的爪子时。在西部人民军的告示牌上写明了,豺狼人幼崽的爪子,可以换成年豺狼人的一半钱币……

    这个小村落大部分物资,连同它们的主人都彻底消失了,但那些没有被火焰波及到的地方,还能发掘出一些粮食。事实上从哨兵岭出来的艾格。很想为西部人争点口粮,但看到这些豺狼人们的储备粮库时,他被彻底恶心到了……

    树皮,草根,不知名的块茎,充分说明这些豺狼人是真正的杂食生物。这些也就罢了,臭鱼臭虾。大块的蚌壳,小鸟的尸体,不知名动物的脊椎,还有非常类似人类头盖骨的东西,这些就是艾格能辨认出来的,还有一些不知道从哪割来的肉块。根本不知道原主人是谁,是不是人类也未可知。这些粮食真的可以拿去吃吗?

    艾格只能加了一把火,将这些乱七八糟的储备口粮彻底烧毁。狼口夺食的想法,自然破产!

    这么做几次,或许自己会因此上了豺狼人的通缉令吧?就如同霍格之于西泉要塞!感觉有些心理负担的他。决定将这些与土地争端有关的豺狼人,留给西部人自己料理。反正干了这一票之后,他的豺狼人系列任务,完成的应该绰绰有余了,再杀也就是多换点钱,不值当了。做过这个决定之后,他心情才稍微好了一点,以后能避就避吧……

    在远离这片聚居点的某旷野,他找了间无人的小屋,重新安顿了下来。这里,离詹戈洛德矿洞,不远了!

    之前在老萨满的尸体上,摸出了一张蓝色卡牌,只可惜这牌是一星的,年轻的女祭司,中立一星蓝色随从卡牌。

    1星2-1的标准身材,特效是回合结束时,随机为一个随从+1点生命最大值。在快攻卡组中,极受欢迎,特别是快攻术士,几乎可以断定,必然有两张年轻的女祭司。或许这牌并不算特别牛b,但却是一张可以累积优势的牌,每回合可以给友军增加一点生命上限,那可以使自己的低血快攻随从更容易站稳脚根,同时自己随时可以利用2点攻击力去跟对手进行兑子,非常不错。

    这张牌没有太多可以说的,很多快攻卡组喜欢带,自然有其道理,这里就不再多说了。

    艾格手中的实体卡,因为没有所谓的回合概念,特效自然有所变化:召唤年轻的女祭司时,所有已经被召唤出来的随从,生命力上限+1,此效果仅生效一次。

    这相当于将能力改成了战吼,召唤时起效一次,但这次可以是复数,对所有的随从都能生效,这才对得起她蓝卡的身份,nice!

    ……

    无语!居然让人给搞了个下马威!

    法师眯缝了眼,眼前这一排东西还真是让他一时踌躇了。他看到了什么?

    一排头颅,一排插在削尖了木棍上的头颅!

    这有点象某种仪式,但显然是极具警告意味的。那些头颅的原主人,尸体被胡乱地抛弃在竖立的木棍下面,已经有秃鹫在那里啄食其内脏了,有些尸身上搁着锄头,这表明其人应该是个西部的农夫,有些则插着断剑,这意味就耐人寻味了……

    死者有可能是西部人民军,也极有可能是跟艾格身份类似的自由佣兵。分析了一下,他偏向于后者,因为从那几具插有断剑的尸身穿着来看,没有西部人民军典型的装扮,反而不象是西部这边的风格,还比较乱。艾格无法从木棍上早已经浮肿变形的人头上分辨出,这些人到底是不是跟他有一面之缘的佣兵们,就算脸没变形,他好像也没有那么好的记忆力。

    愤怒?

    半点都没有!愤怒顶用的话,要警察干嘛?

    在这个世界里,暴力和武力,依然是主旋律。这些人如果是自由佣兵,那他们肯定是接下了光复矿洞的任务,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们失败了,所以头颅杵在这里,天经地义。

    如果艾格失败了,他的头颅也将被削尖的木棍,杵在一个最显眼的地方,甚至可能有迪亚非盗贼敲锣打鼓地到处囔囔:“瞧,我们干死了一个法师!他的名字叫……管他叫什么呢,反正他的身份是法师!我们还用木棍爆过他的菊花!”

    这就是世界的法则,败者,失去一切,连尸体的处置权都交给了他人!

    人道?只有胜者才有资格谈人道!

    ……

    在烈日之下,太阳好像在嘲笑着一般,用力地炙烤着大地,木棍上的头颅有些还新鲜着,有些则明显是早前插上的,它们开始腐烂了。这种臭味招来了臭名昭著的秃鹫,这些食腐鸟“呱呱”地唱着丧钟,成群地落下来啄食着腐肉。不远处的草丛中,两个迪亚非暗哨,一直注视着这附近的情况……

    艾格凭借自己强大的精神力网络,提前发现了他们,但却忍住了没动手。杀他们容易,但却更容易打草惊蛇。

    他一路小心翼翼地绕过暗哨,向詹戈洛德矿洞方向潜行了过去。虽然没有喝昂贵的隐形药水,但长期当佣兵的经验,让他至少学到了一些潜行知识的皮毛,虽然不能称为技能,但却非常实用。至少,那些忙忙碌碌工作的迪亚非盗贼们,没有发现他。

    很忙碌,就跟一个喧嚣的工地一样,这里显得很忙碌,而且还很有秩序。今天应该是个交易日,所以艾格有幸看到洞口热火朝天的这一幕……

    狗头人跟迪亚非兄弟会勾结的事,早已经不是新闻了。实际上在兄弟会脱离了早期的宗旨变质后,它们就已经堕落到可以跟任何邪恶势力进行勾结,只要能为他们的大业服务。南海盗贼如是,不招人待见的术士团队如是,这些狗头人也如是。

    狗头人是最敬业最热爱挖矿行业,也是最好的矿工,虽然矿石精加工完全不再行,但光轮挖矿的效率,绝对堪称一流。兄弟会看中了这一点,他们有三大矿洞,矿脉齐全而且都是富矿,将这些富矿脉作为根据地,将挖来的矿石一部分融化为可用的钢铁,一部分直接低价贱卖给南海海盗团,让他们从海路高价贩卖掉,以贴补兄弟会日益紧张的开销。

    但三个富矿要同时开采,他们的人力不够,于是就有了跟狗头人的合作。他们提供食物、服装和武器,换取狗头人的劳力输出。狗头人只要辛苦的工作,可以用挖出来的矿石跟兄弟会进行交换,食物,酒水,甚至女人!

    不用介意,狗头人也有对雌性狗头人厌倦的一天,它们的审美观虽然残疾,但偏偏对人类女人很有**。有需求就会有交易,就如同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一样。

    得到了兄弟会的允许,不少狗头人进驻了詹戈洛德矿洞,开始了它们的淘金梦!只要它们够勤力,够幸运,不但可以获得足够的食物,可以蔽体取暖的衣服,简易的武器装备,诱人的酒水供应,甚至如果它们能挖出特种矿藏,还可以用那些宝石,白玉,翡翠,水晶之类的高价值商品做交易,向兄弟会换取一些女人,一些正宗的西部人类女性.

    只不过,这些来路不明的女人,通常都被捆得死死的,甚至连下巴都被卸了下来,以防止她们咬舌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