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无量帝尊 > 第二百三十一章 追魂
    百里风的头慢慢垂了下来,声音越发微弱:“中毒的是北凌城陆家之女陆菲菲,来紫凰城与我百里家联姻,同来的陆家长老陆白轩是浑元……”

    话还未说完,就听就听到远处传来一声长啸,浑厚悠长,绵绵不绝。

    这长啸蕴含着强大的心神力量,虽然遥在远方,却如在耳畔响彻。

    众人心神齐齐一颤,林珝三人还好,原本就濒死的百里风不啻雪上加霜,再次喷出一口血来。

    这口血仿佛吐尽了最后的坚持,百里风拐杖一松,颓然而倒,失神的眼珠却泛出希冀的光芒。

    事实上,之前他那一声大喝,不仅是让百里奔和百里朗发动的暗号,也是向城里求援的信号。

    如今,终于来了。

    林珝脸色骤变,再无半分迟疑,对绿蕊蕊和红玉喝道:“走!”

    百里风不是虚张声势,这喝声中蕴含的威势,就算是高阶妖将金虎都远远不及,明显已经超越了妖将和刚体的层次!

    就在林珝三人离开后不久,前方多出一个中年男子,白衣白眉,气质冷傲孤高,看到场中情景,眉头一皱,来到百里风的面前。

    此时百里风已是弥留之际,白眉男子伸出右手食指,朝下一点,空气中顿时多了一股阴冷之气。

    百里风的身体抖了抖,一缕淡淡的白光自顶门飞出,慢慢凝聚在白眉男子的指尖。

    此时,后方的身背长刀的百里霸已经赶了过来,看到这一幕,不由大震,叫道:“陆兄!”

    百里霸与白眉男子是旧识,知道对方正在施展是一种搜魂秘术,能够摄取灵魂中的意识具现化,得到想要的情报,但受术者的灵魂会溃散,轻则丧失记忆或变成白痴,重则死亡。

    “他只剩最后一口气了,就算是元丹也没用,我只不过是废物利用而已,菲菲现在还昏迷不醒,必须尽快找到解药,”白眉男子瞥了一眼百里霸,并没有停下施术,目光落在百里奔的身上,淡淡地加了一句:“这小家伙还有救。”

    言下之意,选择百里风而不是百里奔,已经给了百里霸面子了。

    百里霸这才看清了附近的情况,心头更加惊骇,连忙走到百里奔的面前,蹲下身伸手探了探,拿出一颗丹药来,塞入百里奔的口中。此时白眉男子指尖的白光化作一缕淡淡的烟雾,朝一个方向延伸而去。

    白眉男子闭目感受了一阵,手指一弹,烟雾顿时冻结成无数冰晶跌落在地,眨眼间已经消失在远处。

    百里霸看着白眉男子离开的方向,转头看了看地上已经变成尸体的百里风,握着的拳头不由紧了几分,将百里奔扛起来,返身朝城里走去。

    这一战百里家三死一重伤,对方无疑是块难啃的硬骨头,但只要白眉男子出手,结果就没有悬念。

    白眉男子叫做陆白轩,有一个绰号,叫做“追魂”。

    追踪的追,夺魂的魂。

    只要被那种秘术感受过灵魂的气息,就算是飞天遁地也无法摆脱追踪。

    与陆白轩相比,百里侗的那种被改造秘术移植器官获得的追踪天赋简直弱爆了。

    陆白轩的速度很快,一路如同风驰电掣,两旁的景物朝后飞逝。

    来到一片稀稀落落的村庄前,他停下了脚步,

    视线中是几个平民模样的男女,两名男子在田里耕作,两男一女在旁安装灌溉用的水车,距离最远的是一名年轻男子,正在一幢屋子前的空地上晾晒药材。

    这些人的容貌,没有一个人符合搜魂秘术所显示的形象。

    陆白轩冷笑一声,脚下一发力,飞身跃向那屋子前晾晒药材的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脸色一变,只觉被一股可怕的寒意封锁,无论前进后退或左右移动,都无法办到。

    眨眼间,陆白轩已经出现在眼前,轻蔑地看着男子,开口道:“屋里还有三个……不,是两个!”

    男子露出惊讶的表情,问道:“这位大人……”

    “都出来!否则,死!”陆白轩冷冷地说道:“你的伪装术虽然高明,但无论外壳怎么伪装,灵魂都不会改变,我用搜魂秘术从百里风最后的意识中得到了你的一丝灵魂气息,只要你出现在十里之内,就会被我感应到。”

    年轻男子叹了一口气,五官迅速变化,“恢复”那个中年男子的相貌,红玉和绿蕊蕊也走了出来,站在左右。

    林珝原本计划的很好,以当前的地形,直接逃跑很肯定会被追上,所以选择了瞒天过海,趁周围的居民不注意,潜入这栋屋子,将原主人弄晕,然后换了另一副面孔在屋外做事造成假象。

    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对方竟然拥有那种灵魂秘术,简直就是讹兽头盔的克星,怪不得白则曾再三嘱咐,天下之大,能人异士不计其数,决不能掉以轻心,过于依赖外物。

    陆白轩打量了一下三人,冷冷地说道:“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乖乖交出解药,降伏我陆家;第二,我自己动手,从你们的灵魂中搜出解药的下落。”

    陆家和周家齐名,是东胜国最强的两大家族,陆家家主陆松柏上任后,将女儿嫁给了国君的三王子,表面上摆出倾全族之力支持女婿争夺皇位的姿态,骨子里藏着更深的野心,想扶植一个傀儡上位,然后取而代之。

    这次陆家主动与百里家联姻,就是看中了百里家在紫凰城的影响力,除联姻外,还有保举百里家成为下任紫凰城主等一系列利益交易。

    陆白轩本来是想追上来直接击杀敌人,但看到百里家四人惨败的情形,又改变了主意。目前家族正是用人之际,尤其是那两个丫头,从之前的战况来看,至少有一个是刚体境,前途不可限量。若能为家族所用,必然是一大助力,与这个大局相比,陆菲菲那种个人恩怨又算得了什么。

    “大人,那位菲小姐是陆家人吧?若是我们兄妹降伏,今后如何自处?”林珝露出犹豫之色。

    他听到这人自称陆家人,已经确定对方就是百里风口中的陆白轩。这陆白轩造成的压迫感虽然远逊怒狮王和朱鱼,也比不上长孙破,但浑元境就是浑元境,绝非己方三人现在所能抗衡的,先虚与委蛇度过眼前的难关再说。

    陆白轩仿佛看穿了林珝的心计,说道:“只要你们放开心神让我种下秘术,从此效忠陆家立功赎罪,我可保证你们无事,将来还有一个光明的前程。”

    这等于将自己性命完全交到对方手里,红玉一听,拳头捏得更紧了,林珝握了握她的手示意不要冲动,又摸了摸绿蕊蕊的头,飞快交换着眼色。

    “现在立刻选择,死?或者降?”陆白轩眼里隐隐现出杀气,没有给三人犹豫的时间,他一个堂堂浑元境,出言招揽,已算是放低姿态了。

    既然不能为家族所用,也就没有生存的价值了。

    林珝心中一动,问道:“若能保全我们性命,自是愿意降伏,只是不知道大人用是什么秘术?对心神有什么禁忌?”

    陆白轩答道:“我用的是一种灵魂印术,你们只须放松心神不得抵抗,接受我的心神之力即可,平日并无异常,若是敢背叛主家,我当发动秘术,让你们生不如死。”

    陆白轩的话并不尽实,这种秘术的全称叫“咒魂湮刻术”,是一门阴毒的禁术。施术者的心神种子将侵入受术者灵魂中,相当于一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在施术者的控制下爆发。不仅如此,心神种子会不断汲取受术者的心神力量作为养分,时间一长,受术者的心神会逐渐枯竭,最终殆尽而亡。

    除非,施术者死亡或主动解除秘术。

    陆白轩并不想置林珝尤其是红玉和绿蕊蕊于死地,只要利用秘术作为要挟控制住三人,就逼迫他们为家族效力或是为自己谋取利益。

    林珝略一沉吟,上前一步说道:“好吧,大人,为表诚意,能否让我先接受这种灵魂印术?若无异常,我的两个妹妹自当一同归降。”

    “可以。我的心神之力不是你能抗拒的,若是敢试图抵抗,你会遭到双方的心神之力叠加的攻击,必死无疑。”陆白轩指尖现出一小团白光,又看了看红玉和绿蕊蕊,“这种秘术并不会消耗我的太多力量,想要趁机偷袭的话,一切后果自负。”

    “叠加的冲击?”林珝目光闪了闪,点头道,“明白了,请大人施为。”

    陆白轩指尖白光飞出,慢慢飞向林珝眉心,林珝的眼神渐渐失去了焦距,好像失去了自主意识一般。

    在这个过程中,陆白轩并没有放松警惕。直到白光没入对方眉心的一刹那,三人依然没有异动时,才放下心来。

    就在陆白轩的心神即侵入的一刹那,忽然“听”到一个奇怪的字眼:“临!”

    陆白轩就觉一阵神摇意动,整个灵魂都不由自主地动摇起来,下一秒,一股尖锐无比的力量从灵魂世界延伸出的心神种子逆流而回,如同一根锋利的刺刀,洞穿了灵魂世界。

    陆白轩闷哼一声,林珝“失神”的瞳孔早已恢复正常,右拳瞬间变成了爪形,闪电般击向陆白轩的心口,与此同时,绿蕊蕊和红玉也在背后全力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