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恐怖灵异 > 我为王 >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继往开来(160)颖水方殊
    与对岸虽然繁华但却杂乱不一样,颖水这一头却是另外一番景象,清一色一模一样的建筑排列得整整齐齐如同肃然挺立的士兵队列,一条条水泥铸成的道路将这些房屋规划成了一个个的小方块,街道很宽,也很整洁。

    在汉国,军政现在已经严格的分开了,军不干政,军队的唯一作用就是保境安民,随时准备与敌人作战,而治理地方,管理民生,发展经济,却是地方官的事情。因为颖水所处地方的特殊性,这里的县令方殊是从政事堂直接派下来的,此人在从蓟城综合大学毕业之后,因为成绩优异而直接被政事堂选中,在政事堂磨励数年,平时做的最多的事情便是协助统筹军方在后勤方面的需求以及做出军队的初步预算。所以此人虽然是一个文官,但对于军事绝对不陌生,而且因为经常跟军人打交道的原因,脾性也甚是豪阔。

    颖水这个地方处于最前线,县令的最主要的工作,便是在一旦发生战争之后,能担负起军队的后勤统筹事宜,使前方作战的军队无后顾之忧,方殊便是这样一个最合适的人选了。

    作为蓟城综合大学培养出来的第一批自己的人才,也是汉国着力培养的后备官员,是准备大用的,此人自然是有好几把刷子的,不仅通晓军事,在民生治理之上也有自己独特的一套手法。在政事堂与那些老奸巨滑的大佬们呆久了,这位自然是各类手腕都精通一些。

    颖水城外,那原本的大片荒地,方殊可没有将他简单地卖给商人们了事,他找了几个商界大鳄,这些人出本钱,颖水出地,组成了一个半官方半民间的公司,公司这个新鲜词,自从他们的大王高远第一次在宝洁股份有限公司使用之后。现在已经在汉国不是什么让人不懂的玩意儿了,在汉国,这个公司那个公司已经让汉人们习已为常了。

    这个叫做恒安的公司正式成立之后,立即便在颖水城外开建了这样一大批规格统一。大小一致的房屋,然后将他们出租给商户们做生意,随着颖水与颖川的交流日渐频繁一直到形成现在这样的规模,这里的租金也是水涨船高,到现在。这里的房屋租金比起蓟城也不遑多让,恒安公司自然也是盆满钵满。而颖水县府自然也因此发了大财。

    县府富得流油,这些钱自然是要用出去的,于是在颖水,一条条道路开始修建,硬化,一个个水利工程从颖水河开始建成,流向四乡八里。

    颖水县是全汉国第一个全部免除农税的县治,当然,这也是全国的唯一一个特例。是高远在接到方殊辗转递上来的奏折之后,特别批准的,因为颖水已经不在乎农户们所交的这几个税钱了。与各地最前沿的亲民官们都无一例外特别重示农民的粮食产量不同,方殊从一开始就走的不是一条寻常路,在颖水县,农民们最主要的农产品不是粮食,而是疏菜,因为颖水县的急据扩张,人口迅速增加,疏菜鱼肉的销售量是与日俱增。而且价格也是一路上涨,现在的颖水县,军队,商人。本地土着,加起来已经超过了十万余人,比起一些边远地方的郡州人口还要多。对于疏菜鱼肉的需求量自然是很惊人的。

    现在的颖水县的菜疏不仅供应着颖水县的需要,还供应着对岸那些名义上的敌国之人,方殊曾自豪的说过,对面秦国的大将军所吃的菜疏。百分之七八十都是颖水所产。别看这菜疏的利润并不高,损耗也大,但架不住人天天要吃,需求量大得惊人,日积月累,这积累下来的财富也颇为惊人,比起种粮收入要高得多。

    县府有钱,自然就属于财大气粗,颖水县在施政政策的创新方面,在制造了多个第一之后,在民生方面也是标新立异,第一个在全汉国推行老人补贴,六十岁以上老人每月可以领一两银子,七十岁以上二两,八十岁以上五两,这项政策甫一推出,叫好声和质疑声便在全国响成一片,不是每个地方都像颖水这样,因为一个奇特的现象造成了现在的繁荣之景从而钱多得用不完。政事堂对于从这位从他们这里走出去的县令也是褒贬不一,特别是最后一项政策,最终还是在高远的一力坚持之下定下来的。

    方殊的聪明之处在于与军方的关系处理得极好,驻扎颖水的最高指挥官是谁叶枫。叶枫是谁,那是国舅爷,通过这位国舅爷,很多方殊的政策,在酝酿阶段,便已经上达天听了。叶枫不能向高远直接上折子,但他可以与姐姐通家信啊,在家信之中说一说这些事儿,叶菁儿自然就会当着新鲜事儿讲给高远听,不动声色地便让天子直接知道了最底层的一些事情。

    高远对于方殊的这个小小的手腕自然是心知肚明,不过倒也不以为意,一个官员如果没有手腕,那能成什么事儿。而这个方殊,的确是一个让他感到特别惊讶的人才,有时候高远甚至认为这家伙是不是和自己一样,身体里装着一个从另一个世界而来的灵魂。很多政策对于高远来说,都能找到一些遥远而陌生的记忆。

    于是颖水便成了高远的一个实验场,于是他有意无意地与叶菁儿讨论方殊的这些政策,甚至还提出自己的设想,而这些想法又通过叶菁儿与叶枫的家信,传到了方殊的耳中。

    方殊是一个聪明得异于常人的家伙,从这些模糊的信息之中,他准确地判断出大汉的最高统治者对他的这些政策不仅不反对,反而提出了一些更大胆的设想,更中肯的建议,让他在不断地修整中逐步完善着自己在颖水县的新政。

    在一次次的新政策实施并取得巨大的成就之后,方殊也似乎看到了自己光明的前途。颖水本是以前的韩地,可以说是一个贫穷异常的地方,但现在真要论起富裕程度来说的话,颖水绝对是在全汉国数得着的强县之一。

    随着颖水县越来越富,一项项惠民措施展开,周边不少县的人口开始向颖水迁移,这也造成了颖水县与周边其它县不断的摩擦,对于原韩地来说,人口的大量损失本来就是一个最大的问题,那个县不差人啊,特别是青壮,现在颖水这样一来,大家都争着往这里跑,其它各县的官员可都急了眼儿了,最严重的时候,其它各县派出本县的警察,开始追捕本地跑了的百姓,这官司最后一直从郡里打到了政事堂,方殊这一次没有讨到好,受到了严厉的斥责,不得不在这个方面开始加强控制,想要成为颖水县的在藉人口就不是那么一件容易事情了。

    当然,方殊也不会忘了政事堂派自己到颖水的初衷,对于军队的支持,他向来是不遗余力的,特别是驻军的首脑是叶枫的时候,这可是他连通蓟城王宫里的一条最便捷的通道。叶枫的军队在这里住着的是永久性的房屋,县府花钱,在军队驻地修建起了钢筋水泥的营房,为部队提供的后勤支援永远都是最好的,隔三岔五都会找个理由,或由县府,或由地方绅士、商人们组成犒劳的队伍,为军队送粮送菜送猪羊,所以叶枫的军队永远是大汉军队之中住得最好,吃得最壮的军队。

    现在方殊盯上了流淌在颖水县的这一条颖水河,他计划着要修建永久性的护堤,并在护堤之上铸一条水泥路面,当然,架一座桥连通两岸也是他的规划之一,现在,堤防已经开建,但桥的事情却陷入了僵局。

    他联络的商人在檀锋哪里碰了一个硬硬的钉子,这让方殊懊恼不已。因为颖水的存在,全靠码头上渡船的摆渡远远不能满足两岸的商业交流,自然也就妨碍了他的赚钱大计,如果有一座桥,不仅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还可以收过路钱,他可是计算过了,这桩生意不仅做得长久,而且利润惊人。

    为了这件事,他专门与叶枫讨论了很久,直到叶枫认为,有桥没桥,对于双方有可能爆发的战争而言,根本没有多少影响。该怎么打还得怎么打。叶枫的这个结论,是他最终下定决心的原因,可这事儿他一方是做不了主的,还得对面也同意,不过现在看来,是没多少指望了,这让方殊很是懊恼。要知道,为了联络上汉国这位有技术,有资金的商人,他可是费了不少功夫的。

    但方殊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颖水河上建桥的想法破灭了,但这个事情却召来了楚人,看着手里的信件,他知道这件事情他是真作不了主了。

    桥在自己眼前建,很多事情便是自己能控制的,但真要深处楚地,那可就不一般的小事了,建设钢筋水泥的大桥,这涉及到汉国最新的道路工程技术,能不能出去可就难说了,但隐隐的,他又从中看到了一条财富大道在向他招手,放过太可惜了。

    “来人,马上去请叶师长过来。”召来一位属吏,吩咐道,这样的大事,看来还是得通过叶枫先打听一下大王的态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