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恐怖灵异 > 我为王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继往开来(88)新年钟声(再下)
    天才壹秒记住→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从辉宁返回上谷的途中,李明骏的心情彻底放松了下来,先前对于前途的不确定性而产生的焦虑与忧心,在与高远的一夜深谈之中,烟消云散,他不得不承认,汉王高远具有那种一见面就能让你不由自主产生想要亲近的感觉,那种潜移默化,自然而然的随和,让与之相处的人如沐春风,李明骏亦算阅人无数,也见过那些竭力想让自己看起来很容易亲近,随和的上位者,但与汉王高远比起来,他们只能算是一些拙劣的表演者。

    汉王高远所表现出来的,就是他骨子深处自然就有的东西,装是怎么也装不出来的,至少李明骏觉得如果是装得话,自己绝对是能感觉出来的。

    西赵军队将组成一个军,而东赵军队也将组成一个军,不偏不倚,也算是对两赵分割方最为公平的交待。当然,周长寿将进入大汉的政事堂,成为议政之一,这是对周长寿这些年来为大汉工作的报偿,西赵中人是无法争也无法与之相比的。

    不过李明骏也不觉得有多少懊恼,因为大汉的政事堂中的议政,并不像其它国家的首辅那样有权力,更何况政事堂中的议政多达五六位,除开蒋家权超然于上之外,其它人都是各管一摊,互相影响和牵制,周长寿进入政事堂对他与赵希烈的影响不会太大。

    东赵西赵将要裁撤下来的军队和地方卫军超过二十万人,这些人也是李明骏所担心的,不再当兵吃粮,这些人说不定就会溃散为匪,但高远的话让他吃了一颗定心丸。

    西赵的民生经济被破严重,大量青壮被征为士兵,被强迫为民夫,使得大量田地荒芜,有些地方数十上百里渺无人烟,这些裁撤下来的士兵。将会无偿的分得一大块土地,大汉政府将会免费发给他们种子,农具,牲畜。帮助他们安家落户而后安居乐业。这些政策的实行对于大汉上上下下的官吏来说,是早就驾轻就熟的事情,从十年之前,他们开始建设积石城时就开始在做了。

    比起那时候开垦完全是生荒的积石郡,现在赵国的土地条件要好得太多。当年投下去,当年就能有收获。

    “明骏啊,一年之计在于春,这春天可是说来就来了,别看现在还冰雪漫天,寒风簌簌,但用不了几天,便是春暖花开,万物复苏了,所以我们要早些解决了所有的问题。让赵国的子民能安下心来经营这片土地啊,误了农时,可就是误了一年时光啊!我大汉朝已经准备了大量的种子,农具,牲畜,只要新年钟声计划一结束,这些东西就会以最快的速度运过来,所以你这边了要早些计划,到时候就从你的上谷郡开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想着高远的这番话,李明骏用力地挥了挥拳头。明年,这片土之上,自己看到的将不再是荒草黄土,满目苍凉。而是绿油油的庄稼从眼前一直延伸到天边去,那是收获,那是希望,那是赵国人重新过上好日子的依凭。

    哪怕赵国没有了,但只要所有人都过得比以前都强,那没有就没有了吧。历来改朝换代,史书不绝于载。

    这一次汉国又支援了上万石的粮食,不仅军队可以再支撑一段时间,还可以广开粥棚,给那些极度贫困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平民百姓一条活路,只要熬过了这最后一段日子,一切便会好起来。

    晋阳,马家店,西赵晋阳驻军所在。

    随着演习命令的下达,一支支分驻于晋阳各地的军队源源不绝地开到这里,营帐连绵十数里,整个马家店地区已经全部戒严,所有人许进不许出,整个马家店处于一种紧张的气氛当中。

    中军大营之中,赵希烈脸色严峻地看着麾下的大将们,沉声道:“计划已经启动,开弓没有回头箭,弟兄们,是死是活,就看我们能不能顺利地完成这一次新年钟声计划了,现在我命令,新年钟声计划第二步,肃清内奸,开始。”

    “遵命!”十数位大将霍然起立,向赵希烈躬身一揖,转身大步走出了中军帐,翻身上马,向着自己的部队走去。

    “中军这边也开始吧!”赵希烈缓缓地坐了下来,挥了挥手。

    秦国人在赵**队之中都安插了人手,美其名曰为联络使,以方便秦军与赵军之间的沟通,便于联合行动,实际上就是监视赵军动向的探子,要想接下来的行动顺利而且具备突然性,那么这些人是必须要拔除的,而这些明面上的人倒好对付,关键是赵希烈并不知道这些秦国的联络使到底在赵军之中发展了多少内奸,秦人好防,而自己内部的奸细可就是防不胜防了。

    “赵将军不必过于担心。”穿着一身亲卫服装的曹天赐笑着对赵希烈道:“大部分的探子和奸细您这里都有数,这一网撒下去,十有**都会落网,而那些侥幸脱逃的,无外乎两条出路,一条是装聋作哑,借此机会摆脱秦人,第二条就是死不悔改,企图向秦人去告发,但将军这一次借着演习发动新年钟声计划却是一着极妙的棋,军营全部戒严,外人不知军营之中的内情,这些奸细想要报信,就要潜出营去,我在外围已经撒下了另一张网,但凡从这里出去的人,都只有一个字,死!”

    “任何完美的防御都会有他的漏洞所在,我们不可能面面俱倒,我怎么能不担心,只要有一个人潜逃送出信去,我们的计划便面临着灭顶之灾,曹部长,卢宾的秦**队距离晋阳城只有数十里之遥,一旦让他们得到消息,抢在我们前面进入晋阳城,那新年钟声计划就失败了。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晋阳城中,贵部只有三千人,却要面对五千秦军呢,一旦城内失败,一切都完了。”

    “放心吧,我对于我们大汉军队的战斗力,一向是深具信心。”曹天赐脸上含笑道。城中可不止慕秋的三千军队,易彬的国安局行动队也早已经潜入到了城中。

    大营之中,离中军帐不远的地方,金潭正美滋滋的就着一碟择尔根伴猪耳朵喝着小酒。从火盆里偎着的铜壶里倒出来的还冒着热气的美酒,抿一口,便从丹田深处一直热乎到头顶,作为赵军之中特殊的一个人群。他的待遇一向也是特殊的,即便在最困难的时候,他这里也是美酒不缺,食物充足。当然,酒应当是最好的。

    他的任务。便是监控整个赵军的动向,对于这一次演习,赵希烈也的确向他通报过了,不过在他看来,这完全是没有必要的,以赵军现在的能力,即便天天演习,战斗力又能高到那里去了,他们存在的唯一的理由,只能能保持对国内老百姓的压力就够了。能够从西赵现在还控制的领土之上,为秦国掠夺来更多的资源就可以,秦国现在的状况的确很糟,像自己这样派出来做事的,算是摊上美差了,如果是在国内的话,以自己的职位,想要获得这样的享受,简直是痴心妄想。

    想到这里,金潭不禁觉得让西赵这样多存在一些时间。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至少对自己是这样的,自己在赵军内的工作还是卓有成效的,已经发展起了一个网络对赵军进行有效的监控。这些赵人因为常常欠饷,物资篑乏,想要收买简直太简单了,随手扔几根骨头给他们,就足以让他们葡伏在自己的面前,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自己在军队高层之中,始终是没有撬开一条裂缝,赵希烈所用的人,几乎都是和他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家伙,这些人与赵希烈不是有血缘上的关系就是有兄弟之义,很难收买,碰了几次壁,被赵希烈不阴不阳地嘲讽了几次之后,金潭便放弃了这个努力,转身在中下层之上想办法,有了这些人,效果也是一样的。

    挟起一筷子猪耳朵,塞进嘴里,美滋滋地嚼了起来。

    帐帘被猛地掀开,一股冷风扑面而来,让金潭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正欲开口痛骂,眼瞳却骤然收缩,随着寒风闯进来的,是四个全副武装的赵军士兵,他们是赵希烈的亲卫。

    “你们想干什么?”看着四个人手中钢刀出鞘,另一只手中竟然握着一支短小的骑弩,金潭色厉内荏地喝道。

    四人向前跨了一步,一个身材高大的人带着一股冷风走了进来,走到金潭的面前,拉过一张小凳子坐了下来。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牛腾,现在大汉国家安全局任职。”来人笑嘻嘻地道,从呆若木鸡的金潭手中将筷子抓了过来,自顾自地挟了一秘子菜,塞进嘴里有滋有味地嚼了起来。

    “汉国,国家安全局,牛腾?”金潭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自报家门的家伙,在看看那四个全副武装盯着自己的赵希烈的亲兵,瞬间便明白了一切。

    “赵希烈背叛了大秦!”他大叫了起来。

    牛腾哈哈笑了起来:“你喊什么喊,这里是什么地方,是军队大营,你便是叫破了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的。咦,金联络使,你的手抖什么抖?”

    金潭不只是手在抖,全身都在颤抖。

    从火炉边上的小铜壶里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牛腾一饮而尽:“金联络使,咱们说起来也差不多算是同行吧,咱们这一行的手段,想来你也是清楚的,把我想要的东西给我,你可以活命,如果你要充好汉的话,我不介意给你这个机会。”

    牛腾回首看了一眼几个士兵,笑道:“当年我在东胡的黑山白水之间,有一阵子是啥都没得吃了,为了活下去,有一次我们在宰了几个妄图想干掉我们的家伙之后,我们将那几个家伙烤来吃了,你们知道人身上哪里最好吃吗?”

    几个士兵的脸色变得有些白了。

    牛腾嘿嘿一笑,手腕一转,一柄极薄的小刀出现在手中,“如果今天这位金联络使充好汉的话,我倒可以显显手艺,也让你们长长见识,尝个新鲜。”一边说着,牛腾一边从怀里掏出几个纸包,“这是我从大汉带来的佐料,专用来烧烤。”

    金潭看着对方不怀好意的眼光总在自己身上的某个部位转来转去,终于是崩溃了,“你想要什么东西?”

    “你在赵军之中发展的那些下线啊,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