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武侠修真 > 狂神刑天 > 第三千九百六十四章  人道大阵
    第三千九百六十四章节人道大阵

    当刑天离开北方之地,来到了帝都之时,整个帝国都为之震动,一尊杀神出现在帝都,这对于很多世家,还有诸多帝国大臣都为之恐惧,他们都在担心自家的安危,害怕刑天这个疯子一时暴发,在帝都之中来一场疯狂的血腥杀戮。

    在刑天离开北方之地,进入到帝都这一路之上也不是没有人想过要阻止,只可惜,那些出手阻止的人都倒在了刑天的剑下,都成了刑天的养分,一身精化被刑天的幻身吞噬,一路的血腥杀戮震慑了无数人,也不是没有强者想要干掉刑天,也不是没有老一辈的人忍耐不住要大大出手,只是当他们有此念头时,都能够感受得到来自于虚空的可怕压力,只要他们敢出手,都会遭受到天罚,都会被天罚毁灭,当感受到来自于虚空的威胁后,这些人不得不放弃心中的念头,没有任何人敢拿自己的性命冒险,也没有任何强者愿意与刑天同归于尽,为他人做嫁衣,至于刑天手中的本源至宝,此刻早已经没有人在意!

    是那些人放弃了心中的贪婪,不再打刑天手中的本源至宝的主意吗?不,不是他们放弃自己心中的贪婪,而是他们都不得不承认那个传言,都认为刑天掌握的雷罚之城并非属于他自己,而是天道的力量,刑天只能够借用而已,若这件至宝真得属于刑天,他们不可能在刑天身上没有察觉到雷之大道的气息,也不可能在遇到众人围杀时,刑天一直都没有动用这件本源至宝,一切的证据都在表明刑天根本没有雷罚之城这件本源至宝。

    出现这样的情况,让很多人都感到意外,特别是北方之王的莫罗,心中更加震惊,要知道他可是曾亲眼看到刑天执掌雷罚之城,看到刑天渡过天地雷罚,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是刑天根本没有这么一件本源至宝,这如何能不让他为之心惊。

    至于刑天手中的那柄杀戮之剑,这柄由毒之大道本源至宝异变的至宝,并没有人打其主意,因为此刻这件本源至宝已经完全与刑天的幻身融为一体,那怕是那些拥有强大力量的强者,也无法看透这件本源至宝的本质,也无法确定它的真实身份,只能认为这是刑天修行杀戮大道凝聚的杀戮至宝,与刑天自身大道融合,而也正是这柄杀戮之剑才让那些贪婪之徒死心,不再认为刑天手中掌握着雷罚之城这样的本源至宝。

    一个修行杀戮大道的人,掌握了雷之大道本源至宝,这说出来很难有人相信,雷之大道那是真正的天罚之力,而杀戮大道走得是杀戮众生,背负着无尽的杀戮与业力,这样一个杀戮无数生灵,掌握了雷罚之城这样的本源至宝,这实在是太可笑了,若是真得如此,雷罚之城的本源先会劈死刑天这个疯狂的杀戮之徒,以偿还那无尽的因果!

    一路之上,不知道有多少人出手试探过刑天,可是无论对方有多强,无论将刑天逼到什么程度,都没有看到雷罚之城这件本源至宝,甚至是也没有看到除了刑天手中的杀戮之剑以处的其他本源至宝,这样的结果对很多人来说冲击太大了,这让的结果让他们大失所望,甚至有很多人在怀疑当初的传言是否属实,刑天是否真得在秘境世界之中得到过远古的传承。

    说起来刑天幻身的疯狂杀戮凝聚的可怕杀戮气息真得遮掩了自身的一切气息,就连自己手中的这件变异的本源至宝世界破灭之剑都被遮掩了本源,更不用说自身修行的吞噬大道,这样的结果给刑天同样也带来了不小的冲击,让刑天看到了新的一片天地,想要遮掩自身气息,杀戮大道的确是最好的选择,在杀戮气息之下,一切本源都可以被遮掩。

    如此的结果让刑天想到了如何掩饰自己本尊的气息,若是本尊完成了神魔真身的凝聚,完成了自身的蜕变,完全可以借助着幻身的力量,可以用这一身可怕的杀戮气息来遮掩自身的本源气息,让天道,让世间的强者无法察觉到自身真正的气息,无法对自己的实力有所了解,如此本尊则可以轻松地渡过危险,甚至能够诱引敌人的感观!

    虽然这只是一个想法,不过有着很好的可行性,而这也为刑天打开了一道新门,让刑天看到了新的修行之路,看到了新的方向,不知道自己本尊还有多少时间,刑天幻身的心中十分的急躁,急于化解这一身因果,也正是抱着如此的心境,刑天一路之上才会没有一点收手的意思,只要敢于挑衅自己,敢于阻挡自己之人都只有身死魂消!

    带着一身如此可怕的杀戮气息来到帝都,的确是震慑了许多贪婪之徒,震慑了诸多世家豪门,也震慑了那些降临者,这个时候再也没有降临者敢打刑天的主意,也没有降临者认为刑天与他们一样,同样来自于至高混蛋世界,那怕是转世轮回的强者,也不会如此疯狂,在这种情况之下,在这个时候疯狂地杀戮生灵,给自己沾染这么多的因果业力,如此高调行事可不是降临者所应该做的,他们求得是机缘,求得是资源,而不是杀戮,更不是招惹如此可怕的因果业力,招若这么多敌人,那怕刑天再强,一但成了公敌,最终也只有死路一条。

    是的,在那些降临者的眼中,无论刑天一身实力有多可怕,有多强悍,最终都难逃一死,当那些隐藏在暗中的强者出现之时,当最终决战到来之时,刑天必会被那些强者所斩杀,最终一身气运都会被敌人所吞噬,谁让刑天杀戮如此重,沾染了如此可怕的因果业力!

    对于这些降临者来说,事情落在他们身上的确是死路一条,可是落在刑天身上却不见得如此绝望,而且他们万万想不到的刑天大开杀戮的只是自己的一尊幻身,就算最终无法躲过那场杀戮之劫,最终会殒落在最终的决战之中,对本尊而言损伤也有限得很,甚至是这尊幻身的死亡也会消除那一身可怕的杀戮因果,会了却刑天本尊的危险!

    到了这个时候,经历了这么多的杀戮,依然没有人看透刑天这幻身的本身,没有人看透刑天的本质,不得不说刑天在幻身之道上已经走得很远,在幻之大道之上的领悟也有了新的进展,只是刑天自己并没有察觉到,毕竟对刑天而言幻之大道并不是自己看重的大道,也不是自身修行的主要大道,甚至是在刑天的心中,自己的杀戮大道都要高于幻之大道!

    心中虽急,可是帝都之中却没有人来接触自己,那怕是皇族也没有人出现,这样的情况让刑天心中不由是冷笑连连,对皇族也失去了原有的期待,身为皇族却没有坚定的信念,为外力所影响,以刑天的智慧自然明白皇族这个时候都没有来见自己,没有来拉拢自己,只怕是因为之前自己的疯狂杀戮,他们害怕在拉拢自己之后会失去人心。

    人心!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命题,不过做为帝国运朝的皇族,失去了霸气,为外力所影响,这本身就是一大错误,皇族什么时候需要接受外力的影响,需要担心外力的失控,皇族需要的是霸气,只有强大霸气才能够掌握整个天下,才能够主宰一切。

    “人皇,这真是一个可笑的存在,有人皇之名,却无人皇之实,连区区一些世家豪门都要担心,这样的人皇真得可以支撑起整个天下,真得可以主宰人道吗?原本以为能够封莫罗为北方之王,人皇也算是有决心之人,现在看来这人皇还是远远不足,这样的人就算是有大义在身,只怕最终也难得安全,这帝国运朝或许真得到了破灭的时候,那怕是有人道加持也无法保全!”想到这里时,刑天不由地摇了摇头,事情要比自己原本想象的还要不堪。

    离开帝都,暂且放下那所谓的因果,放下一切?刑天的心中不由地生出这样一丝念头来,不过很快刑天又摇了摇头放弃了这个想法,这个时候离开,自己之前的付出也就白费了,而且时间不等人,留给自己本尊的时间可不多了,自己不能浪费时间,那怕是人皇再怎么不堪,那怕皇族再怎么软弱,刑天都不能放弃,都要抓住机会,快点解决自身的因果!

    “再等等吧,若是再过几天这皇族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样的皇族也没有必要存在,自己也没有必要在意那份因果,当他们身死魂消之时,所谓的因果也会烟消云散!”

    虽然刑天的心中这么想,可是他自己却明白,这需要时间,就算是帝国最终会毁灭在大劫之中,就算是那诸多皇族会破灭,可是自己本尊真得可以等到那一天吗,自己本尊的神魔真身可能不受这因果的影响,会不会给自己日后的修行留下隐患?

    对于这一点,刑天心中也没有数,也不清楚,毕竟如今自己所走的道路是一条前所未有的大道,自己也不知道当凝聚的后天混沌神魔真身会不会因为自身的因果,那庞大的业力而受到影响,会不会坏了自己的根基,谁让自己的混沌元胎还在孕育之中,还没有小成!

    这个时候,刑天知道有无数的眼睛在暗中盯着自己,有无数人在暗中等待着自己的反应,他们都想知道自己来帝都为何,都想弄清自己的用意,或许那人皇也是如此,皇族也是如此,甚至是对于那些皇族来说,他们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当成是一家人,或许在那些皇族的眼中,自己依然是外人,对于一个不受控制的外人,他们自然要更加警惕!

    时间在一点一点流逝着,刑天虽然在帝都之中,却没有安稳地待在一处,而是四处游走着,了解着帝都的一切,从根本之上了解这个世界人道的力量,了解帝国的力量,了解皇族的力量,而帝都则是自己最容易下手的地方,也是最容易接触的地方!

    无论是那一个帝国运朝,帝都都是他们的根本,都是他们的根基,帝都之中的一切建筑都会透露出帝国的本质,透露出这世界人道的本质,甚至是帝都会凝聚着运朝的大道。

    用脚步走过整个帝都之后,刑天心中也是感慨万分,帝都的力量要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大,人道的力量要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恐怖,那怕是人皇还没有真正掌握整个天下,掌握整个人道,可是人道的力量却弥漫在整个帝都之中,无声无息地在改变着帝都的一切,无论是从帝都的本质还是从帝都的每一个地方,都在默默在发生着变化!

    大阵,整个帝都如今都被人道大阵所笼罩!是的,是人道大道,这是人道自行演化出来的,也是人皇出现之后,帝都的变化!当然,帝都之中原本就被大阵所笼罩,只是那阵法是帝国所建造,而如今的人道大阵则是从这阵法之上演化而来,是原本大阵的进化,不是真正的强者,是无法感受到帝都这阵法的变化,不会感受到人道的变化。

    只有当这人道大阵完成最终的演化后,整个帝都方才会固如金汤,而这需要时间,刑天不知道如今的帝国运朝能不能坚持到那一天,而且不知道帝国运朝的龙脉能不能够随着这人道之变完成自身的演化,能够与帝都的人道大阵相互应!一切都是未知,而未知是最能以确定,未知代表着一切皆有可能,而且对于那些野心家,对于那些对帝国运朝有恶意的势力来说,他们只怕不会让帝都完成最终的蜕变,不会让人道之光彻底笼罩住整个帝都,那意味着他们再难以动摇帝国运朝的根基,难以撼动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