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都市言情 > 重生动漫之父 > 第一百八十五章 这算是绑架吗?
    门外是纯正的汉语。

    山田组?

    那是什么玩意?

    为什么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翻译没有说话,用笔在纸上为贺晨做出了解答:山田组是我国最大的一个社团——社团的合法化就是他们促成的。

    贺晨砸了一下拳头,恍然大悟,这尼玛就是黑涩会啊!

    听这口气,就是传说中的山口组的翻版!

    山“口”组有一张“口”都那么牛逼了,这田子一共有九张“口”,那岂不是更加吊炸天?

    可是,这九张“口”的山口组,为什么会找上自己呢?

    他只是一个画漫画的,没有任何不和谐内容啊!

    曾经在都市传说中听说,山口组都习惯一身黑衣。难道,是因为《柯南》中对黑衣人的描写,让他们不爽了?

    贺晨默默跟翻译对视,翻译神色紧张。

    贺晨对着他像门那边使了使眼色,问他要不要开门问问情况。

    翻译想了想,摇摇头,贺晨是他们的重要客户,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反正贺晨很快就要离开,装作里边没人,拖延一下时间吧。

    贺晨望向窗外,翻译又摇头,这里是11楼,他两个又不是特种战队的兵王,翻窗户绝对是找死。

    真是进退无路啊,他好想念凌烟。如果这次能将凌烟忽悠来的话,女侠一定可以麻利地将一切黑恶势力粉碎,然后带他远走高飞。

    敲门声不急不缓,仿佛一道催命符一样,坚持不懈的传进贺晨的耳朵里。

    贺晨的心中非常绝望,完了,看这架势,对非常确定自己在里边。但是这么久了都没开门,对方肯定很生气吧?

    贺晨在心中询问系统:“系统,有没有无限子弹的沙漠之鹰?”

    “没有。”系统永远是那么无情。

    “有子弹的也成。任何枪都行,就算是猎枪,也能凑合!”

    “没有。”

    “武士刀,斩马刀,陌刀,轩辕剑,鱼肠剑。干将莫邪,随便我能使得动的利器,都来点!”

    “没有。”

    “……系统,行行好呗,我现在是遇到了人生转折点的生命危急啊!如果死了,说不定就又要穿越了。到时还能不能碰见你就不知道了,看咋咱两相依为命这么多年的份上,给点金象腿让我抱抱呗!”

    反正无论贺晨怎么说,系统都是冷漠无情。

    无奈,贺晨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眼前的困难。

    最近没有遇到什么需要花费大量声望的东西,《大雄的恐龙》上映、《美少女战士》的魔法少女风潮、《龙珠》电影级动画的播放等都给他带来了巨量的声望。

    于是贺晨首先将身体属性健康、反应和身体强度都加到了一百点,直到再也加不上去为止。

    不过小说中常见的“感受到身体里充满了无穷的力量”这种感觉并没有出现。

    “系统。加满了反应和身体强度,能让我躲避子弹不?”感觉不保险,贺晨先向系统确认。

    “不能。”

    “卧槽,都加满了还不能变超人,那我加这个有什么意思。”

    然后系统向贺晨解释了一下,大概他现在就相当于一个身体素质非常nb的普通人,处于在练过搏击之类功夫的士兵和传说中“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杀手特种兵之间。

    而且由于没有锻炼过。因此即使跟普通士兵相遇了,也未必能打得过。

    为了尽最大限度保命,贺晨又兑换了当初第一眼就看到的气功。

    可惜,他试了好几种姿势,都放不出龟派气功。

    系统对此的解释是:本气功无需修炼,兑换即可生效,达到强身健体、防病治病、健身延年的功效。并且可以让兑换者随时可以调整身体,保持最佳状态。

    贺晨绝望了,对这个充满了恶意,充满了欺骗的世界绝望了。

    现在他迫切需要的是战斗力。而不是养生——人都要出事了,还养个毛生啊!

    贺晨眼色一狠,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家人还在等着他,他的处还没破,家里还有那么多妹子需要他照顾,怎么能在这里失败呢?

    对翻译比划了一下突围的手势,翻译沉默几秒,用力点头。

    两日蹑手蹑脚摸到门前,透过猫眼看去,贺晨发现门外也就两个人,一个面色沉稳,看起来很老实的中年人,还有一个孔武有力的年轻人。

    翻译对贺晨严肃地点点头,确信这两人就是山田组的人。

    然后贺晨掏出自己找了半天才摸来的防身武器——厚重的玻璃杯,房间里只有这个能让贺晨有点安全感。以这分量,再加上他那被系统成为“普通人极限”的身体素质,只要轮实了,即使不死,也能砸出一个脑震荡来。

    贺晨对同样拿着玻璃杯的翻译比划两下:你左边,我右边,一人一个,砸了就跑!

    翻译握紧玻璃杯,然后贺晨深呼吸几下,猛然拉开门抡起膀子就用力砸去。可惜他豁然发现,对手脚下微微侧步,自己这用尽全身力气的超必杀【审判之玻璃杯】就被轻松躲开。

    然后他也看清了外边的景象——走廊两侧各站四个黑衣大汉,其中已经有四人掏出了黑洞洞的枪口。

    贺晨立即做出了此时最应该做的明哲保身的举动——松开杯子,举手投降。

    没练会阿尔法突袭以及暗影步之前,他还不想尝试在两米之内肉身躲子弹。

    总之,先看看对方的来意,在决定要不要鱼死网破。

    为首的中年人对手下挥挥手:“我们是来邀请贺晨先生的,不要无礼。”对贺晨突然袭击的行为,闭口不谈。

    贺晨心中稍微稍微升起了希望:看他这态度,貌似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贺晨先生,请不要紧张,是我们的少主想跟您见一面。”

    这种话一说,贺晨却更紧张了。

    因为以前看黑道港片,每当碰见说这种话的时候,最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现在敌众我寡。武力相差悬殊,相比于深藏枪支的他们而言,自己跟翻译两人简直就是战五渣。

    面对这样的“邀请”,贺晨有什么办法拒绝呢?

    “那我的翻译可以离开吧?”贺晨眼睛一转,做出最后的挣扎。如果让翻译离开,将自己的消息带给麻美子,索尼子这么大的公司。怎么着都能说上话吧?

    即使这样不行,让麻美子传话给国内,背景极为神秘的伊静姌总该来救救自己吧?

    “贺晨先生!您……您的好意我心灵了,但是我绝对不会丢下您一个人逃跑!”

    翻译感动地看着贺晨,甚至有点以身相许的倾向。

    贺晨蛋疼,这种恶心帅热血起来实在令人不忍直视。而且如果真要救贺晨,更应该跑出去报信啊!

    可惜翻译听不到贺晨内心的咆哮,反而生出一股视为主公而死的武士道精神。

    最终酒店里的人对贺晨两人被胁迫走视若无睹,贺晨和翻译同中年人坐上了一辆加长林肯。

    “你不是说这酒店是保安最好的吗?”贺晨低声跟翻译抱怨,光天化日之下,客户被黑道劫持,这还能叫“最好”?

    “……”

    翻译还没来得及说。汉语过了专业八级并且附带顺风耳特技的中年人就笑着说:“我可以向贺晨先生保证,这酒店绝对是全东瀛最好最安全的酒店——在东瀛,没有任何人敢在我们的地盘上闹事。”

    “……”

    原来是人家的酒店啊,贺晨才明白原来自己一直住在老虎窝里。

    “请问你们少主找我有什么事呢?”看着汽车将自己拉着开往似乎很偏僻的地方,贺晨试探道。

    “在下也不知,我们只是听从少主的吩咐而已。”

    中年人嘴巴很严,半点口风都不漏。

    贺晨于是只能在车上看着观赏着一路的风景,心中策划着一会如果出事之后的逃跑路线。可惜。没多大用,因为看了一会,他就已经忘记自己在哪了——这里的城市规划太特么反人类了!

    他们将贺晨带到了一处充满了东瀛古风的老宅中——跟动漫中最常见的身世碉堡的主角的房子一模一样。

    宅院非常大,四通八达,看起来能住不少人。门口有两个守卫,靠在墙边抽烟,看到中年人的车子回来。立即站直了身子。在中年人下车后,没有说话,直接七十五度鞠躬,极为恭敬。

    从门口有一条直通中间大厅的青石板路。青石板上充满了岁月留下的痕迹,踩上去有一种厚重的感觉。

    两边是平整的土地,不远处还有一处用鹅卵石累了一圈的水塘,水塘后边种着一些花草,有一个穿着和服的少女正在打理。

    “这特么才是真土豪啊。”

    贺晨感慨了一句。

    更令贺晨感慨的是,这样的地方竟然是黑涩会的老巢!

    还有木有天理了!

    难道现在连黑涩会也变得文青了吗?

    沿着青石板路,中间人带着贺晨来到了大厅,然后请贺晨和翻译进去,而自己则停在了外边。

    “贺晨先生,请进,少主正在里边等您。”

    又来一个和服少女,蹲下身子为两人准备了两双木屐。

    贺晨心中惴惴,没心思看和服少女的春光乍泄。

    和服少女踩着小碎步带着两人进入大厅,然后贺晨看到了“少主”。

    一个二十来岁,穿着和服,嘴里叼根棒棒糖,浑身散发出懒洋洋的气息,盘坐在坐垫上,一只胳膊拄着腿,撑着脑袋,另一只手则捧着本书,一对死鱼眼仿佛诉说着主人无聊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