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五百一十二章
    林淼和王岚从央视大楼出来,时间才不过下午3点半。

    京城的天色有点灰蒙蒙的,不是要下雨,只是纯粹的空气质量不太行。

    林淼已经忘了,11月份这个时节,中国地图上的长城线一带,是否是在副热带高气压带的控制之下。所以空气对流少,降水不多,才让我朝的大首都显得跟西北一样干燥。高中地理的知识,扔掉十几年,突然拿起来回忆一下,脑子里简直比浆糊还糊。他索性不去想这个目前还派不上用场的知识点,又转头看了眼面无表情的王岚。

    王岚显然很不高兴,脸色跟天色一样灰白无常。林淼看她的时候,她虽然会挤出一个僵硬的微笑,以示自己的友善,但毫无疑问,这只是表象而已。王岚此时真正的内心状态,绝对是焦躁的,暴躁的,愤怒的,只不过强行憋着,没办法跟林淼发脾气而已。

    林淼猜想来待会儿回到羊皮胡同,如果清清小姑娘也在的话,可能免不了就要代替他,无端地遭受一回王岚的情绪宣泄。站在马路边等驻京办的司机小孟来接的林淼,为此先在心中默默地为清清小姑娘道了声不幸。但没办法,谁让社会就是这个鸟德性呢?

    谁家的秘书,还能不挨领导说两句的……

    但清清小秘书可能面临的委屈,其实还只是很浅层的残忍。

    林淼看看身边的王岚,觉得她才是真正意义上,揭示社会残酷的好标本。

    这位在坐拥足足八百万多人口的东瓯市内都能算得上叱咤风云的人物,这位在地方体制内摸爬滚打了几十年官至正处级的老油条,在她人生中的五十二岁这年,当她面对央视这样的单位,面对《春晚》这样的大事件,该无力的,还是照样无力,该受挫的,还是照样受挫。在特定环境下,她甚至连一个八岁小孩都控制不住,连个身高一米二的小孩的选择都左右不了。王岚尚且如此,家里头只有两个普通退休工人父母的清清小朋友,又凭什么要求这个社会对她百依百顺?凭什么要求领导永远关照她,每天都毫无条件地给她好脸色?

    所以清清应该挨骂吗?

    林淼认为应该。

    因为挨不挨骂,本来就不取决于她是否犯错。

    林淼和王岚站在央视大楼的马路边,等了足足半个小时,才等到小孟的车姗姗来迟。小孟不归王岚管,家里头的背景,显然也不是清清能比的,对迟到半小时这件事毫无悔意,甚至一脸的习以为常,很轻松地笑嘻嘻道:“王部长,半路遇上个小事故,绕了点路。”

    王岚嗯了一声,板着脸拉开车门,淡淡对林淼说了句:“淼淼,你先进去。”

    林淼没多话,直接坐进后排。

    王岚把车门一关,却坐到了前排。

    林淼心里叹了口气。

    女人啊,不管多大年纪,脾气一闹起来,就是任性。

    不就是拒绝接两个春晚节目吗?

    这个老阿姨怎么也不想想,以东瓯市的家底,哪来的底气就能搞定这件事?

    耿斌也确实没说谎。晓晓和别的男孩子唱歌,林淼演小品或者相声,本来就还只是一个意向,连策划都算不上。毕竟对面春晚这样的香饽饽,一对来自地方上的小姐弟想要占两个C位的坑,这里头除了技术上的问题,利益方面,也都不知道还要经历怎样的博弈。

    按林淼的想法,如果王岚硬要上两个节目,最终的结局极有可能会是晓晓被踢掉,然后他一个人去跟一群和东瓯市毫无关系的人,演一个群口节目。C位肯定想都别想,搞不好彩排到了最后一轮,连台词都不剩几句,变成纯粹的人肉道具都说不定。

    哪像现在,姐弟俩同唱一首歌,两个人都能稳稳的上,两个人都能稳稳地在镜头的最中间,比起分开来到处蹭好处,宣传效果绝对要强上一万倍!

    但这些话,林淼现在不会跟王岚说,王岚也不见得能听得进去。

    只能等回去之后,经过老林的嘴,让罗万洲或者张开知道,再由罗万洲和张开这些上级领导,把这个想法灌输到王岚脑子里,这样才能打消王岚“挟神童以求进步”的念头。

    麻烦是麻烦了点,但总好过把事情搞砸。

    车子开过一座高架桥,绕了个大圈子,二十多分钟后,才在羊皮巷外停下。王岚让小孟在巷子口等着,显然是打算一把林淼送到秦晚秋身边,就马上回招待所。

    她心情不好,甚至连林淼的手都没去牵。

    两个人走到院门前时,心情不好就连开个门都好像走背运的王岚,正巧碰上院子隔壁的老人端着夜壶出来倒尿。老头当着王岚的面,把满满一壶黄澄澄的液体,直接倒进门外的阴沟里。扑鼻的骚气迎面而至,林淼赶紧跑开七八米,扔下王岚站在门前。王岚只能忍受着那刺鼻的气味,眉头紧皱,连续按了好几下门铃。

    烧过片刻,院子里头,一个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清清打开门,正一脸兴奋地要跟王岚报告林淼上了国际频道的事情,王岚就先黑着脸,怒气冲冲地质问清清道:“你怎么回事?中午去买了个饭,就不回来了吗?我带你过来,是让你上班来还是让你旅游来的啊?”

    清清被王岚说得一怔,急忙辩解:“不是淼淼中午的时候说……”

    “淼淼才几岁啊!?”王岚直接打断,劈头盖脸地数落过去,“什么话该听,什么话不该听,你这么大的人了,心里没点数吗?”

    清清见王岚生气的样子,被她说得不敢还嘴,低着头一声不吭。

    边上的老头倒完夜壶还不肯走,看戏似的笑呵呵看着王岚骂清清。

    可王岚实在忍不了身边那么大的味道,只数落了一句,见清清委屈的样子,也不想在外头让她难堪,稍微控制了一下情绪,就催促:“走了,回招待所休息。”

    清清欲言又止,还想先跟秦晚秋打声招呼再走,但见王岚说完话就转头朝巷子外走了,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赶紧就跟了上去。可没走几步,就听身后林淼喊道:“清清姐姐!”

    清清和王岚同时转过头。

    林淼对清清微微一笑,当然王岚的面很直白道:“帮领导分担情绪是秘书该做的,你挣的工资里就包括这份义务,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睡醒吃饱,心情就好了。”

    清清听完,委屈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

    王岚站着没说什么,只是见林淼和她挥了挥手,嘴角才稍微扬了一下,跟林淼挥挥手,又转回身,继续朝胡同外走去。清清赶紧和林淼挥挥手,跟上王岚。

    清清小跑追上王岚,坐回车子里。

    小孟看后视镜一眼,见王岚脸臭,胆子不小地问了句:“王部长,工作碰上麻烦啦?”

    王岚沉声道:“开你的车。”

    小孟笑了笑,车子缓缓发动,驶离羊皮胡同。

    王岚坐在车里,安静了半天,忽然对清清说了句:“孩子,刚才我态度有点不好,你理解一下。”清清受宠若惊,连忙道:“没事的!没事的!我……我应该做的!”

    王岚露出了笑脸:“别听淼淼那个孩子胡说八道,什么分担领导的情绪,没有的事!”

    清清点点头,又弱弱道问道:“王部长,下午怎么了啊?我刚才还看淼淼上了央视四套呢……”

    王岚摇头叹了口气:“别说了,孩子不懂事。人家央视的春晚总导演说想让他另外演个节目,让他姐姐和别的孩子合作,咱们东瓯市,这不就一下就能在春晚出两个节目了吗?这孩子死不松口,我怎么劝他,他都不肯答应。央视导演也没办法了,说下个星期让孩子把家长带过来,再好好聊聊。这个事情放到下星期再说。下星期?……下星期黄花菜都凉了!全国那么多人等着,谁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啊?唉……可惜了,这次真是可惜了……”

    王岚脸上失望得不行,清清虽然心里觉得没什么,可这个时候,也只能违心附和,一脸惋惜的表情:“是啊,是有点可惜……”

    羊皮胡同里头,林淼看着市驻京办的车子开走没几秒钟,洛漓就高喊着林水水,拿着双节棍,高高兴兴从院子里屁颠屁颠跑出来。

    小丫头冲出院门,跟倒尿壶的老头一对眼。

    两人互相翻个白眼,老头起身就回了自家,还重重把门一摔。

    林淼见状,不由问洛漓道:“你踢了就是这个阿公的孙子?”

    “嗯!”洛漓理直气壮,“他家小明先抓我头发的!”

    林淼一听原来是对方先动手,立马妇唱夫随:“小明这个孩子,我早就想打他了,老是一边放水一边给水,京城的水资源有多匮乏他不知吗?浪费资源还抓你头发,该打!”

    洛漓听得哈哈大笑,又左右看了看,问林淼道:“清清姐姐呢?”

    林淼叹息着回答道:“跟社会老阿姨回去了,都是为了生存,不容易啊……”

    “哦……”洛漓懵懵懂懂点点头,随即又嘻嘻一笑,拉起林淼的手往院子里跑,大声喊道,“我们赶紧去拍照吧,等下天一黑,店都要关门了!我去叫妈妈!”

    林淼被力气不小的洛漓,拖小动物一样拖进屋子。

    洛漓跑进家门,扯着嗓子就喊:“妈妈!水水回来了!我们走了!”

    秦晚秋在楼上问道:“大姐姐呢?”

    洛漓大喊回答:“水水说大姐姐被社会老阿姨拐跑了!”

    “什么社会阿姨?”秦晚秋从楼梯上走下来。

    林淼不得不多解释一句:“跟她的领导走了。”

    “这就走了啊?”秦晚秋还有点意外,清清居然连声再见都没说。

    不过没事,明早肯定还得来接林淼回去,总不能把林淼这么个宝贝疙瘩扔这儿不要了。

    “妈妈,妈妈,走了!”洛漓跳着脚,不停地催。

    秦晚秋被她烦得要死,连声道:“走了,走了!等妈妈去拿个包!”

    林淼其实一直都在好奇洛漓说的情侣照,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等秦晚秋拿了包,带着他和洛漓出来院子,他才终于问道:“姨姨,我们去哪里拍照啊?”

    “照相馆,离这里很近的。”秦晚秋指着羊皮胡同的另一个巷子口道,“这边出来拐到底就到了,莉莉前些天在石医生那边看完病回来,看到新开了照相馆,非要说等你过来一起拍。”

    林淼轻轻点头,估计又是什么艺术照之类的花样,然后又看一眼蹦蹦跳跳的洛漓,换了个问题:“莉莉现在还要去石医生那边看病吗?”

    “是啊……”秦晚秋苦笑道,“石医生说莉莉现在是情绪代偿期,因为不能说话太久,现在能说话了,大脑就有点兴奋过度,所以需要再镇静治疗一个疗程。”

    “镇静治疗……”林淼额头上挂下三道黑线。

    所以医生的意思是,我家的可爱小媳妇儿,现在就是个疯丫头?

    林淼盯着玩双节棍的洛漓看了半天——

    好吧,目前看来,貌似也确实没什么贤良淑德的地方……

    秦晚秋说不远,但三个人还是走了十几分钟的路。

    照相馆就开在一间普通的宅院内。进了照相馆,里头居然生意不错。前头还有不少家长带着孩子在排队。秦晚秋在前台交了拍一套照片的钱,二十张照片三百块,比东瓯市还稍微便宜些。交完钱后,林淼和洛漓就被带进了化妆间。只是在随后的半个小时里,出于林淼的自恋和对小媳妇儿颜值的极度自信,化妆终于没能完成,而且就连服装,都是林淼自己挑选的。

    跟看衣服的大胖子要了两套年代不远的绿军装,林淼和洛漓换上后,刚好轮到前面的人拍完。洛漓便兴冲冲拉起林淼,正儿八经地让摄影师先给拍了张八十年代怀旧风的军装结婚照。

    拍完军装结婚照,嘴上也没说不乐意的林淼,心想来都来了,干脆拍点有趣的,又挑挑拣拣半天,接连跟洛漓换了几套“王子和公主”、“地主和地主婆”、“大侠和女侠”。

    换上“大侠和女侠”的打扮时,林淼把长发一扎,一身粗布白衣,洛漓黑长直散落肩上,一身红纱,两个人的造型,把闲着没事过来看热闹的家长和孩子,全都惊艳得不行。

    林淼玩得放飞,举起塑料剑,问洛漓道:“洛仙子,你的剑呢?”

    洛漓瞬间戏精上身,掏出双节棍道:“我那么喜欢你,才舍不得拿剑捅你,最多打你两下就好了。来来来!把你的屁屁亮出来!”

    林淼面露惆怅:“仙子这又是何必,你要我屁屁,尽管来取便是,我又不是不给。何须动刀动枪,打打杀杀,破坏夫妻感情。”

    拍照的摄影师听得莞尔一笑。

    边上看热闹的家长和小孩,也都以为林淼和洛漓是亲姐弟,看他们瞎闹,还觉得挺有趣。

    秦晚秋实在受不了这两个活宝,眼看这都是最后一张照片了,转头走出去,拿起了两个孩子的外套,省得待会儿混在戏服里找不着。

    可她刚拿起林淼那件东瓯市百里坊小学的校服,边上就有个男家长凑了过来。

    秦晚秋下意识以为对方是要揩她的油,吓得往后一退。

    却见那男家长却一脸激动,指着林淼的校服问:“你家孩子,刚刚是不是上过电视啊?央视四套那个说英语的!”

    秦晚秋这才松口气,露出笑脸算是承认道:“你也看到了?”

    “真是你家孩子?”那男家长的嗓门顿时又抬高八度。

    “怎么了?怎么了?”还在围着林淼和洛漓看戏的一群人,纷纷望向秦晚秋。

    摄影师也转过身来,看了看外头,随即便听那男家长兴奋大喊:“里面那个小孩子,今天刚才上了央视四套!是全国优秀小学生啊!”

    照相馆里头的人闻言,顿时炸了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