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玄幻魔法 > 这个游戏不简单 > 第一百七十九章 铁匠铺
    面纱女闻言,突然全身一颤,再抬头时,泪水已在眼眶打转。

    “我……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

    “……”

    方义自然是一言不发。

    这种时候,少说少错,以静制动,才是最佳的应对方法。

    “长仇,一月前的婚事,都是爹擅作主张,我事前并不知情。如果知道,我肯定会阻止他的!我知道你心中没我……”

    说到后面,面纱女的声音变得哽咽,难过的别过头去。

    泪水划过脸颊,滴落在地。

    虽然面纱女的容貌略显丑陋,脸上带有疤痕。

    但这幅柔弱的模样,依旧激起不少人的保护之欲。

    然而方义并不在其列,他的注意力,压根没放在这方面上。

    一个月前的婚事?

    信息对上了。

    看来她就是巨雨霜。

    不过这家伙没两句就当街哭泣,有点头痛啊。

    感受到周围的视线渐渐集中过来,方义明白必须自己快点表态。

    否则吸引太多人的注意,会增加暴露身份的几率。

    但是该怎么让她安静下来呢……

    方义眉头微皱,快速想出两个方法。

    第一个,直接掉头就走,将冷酷进行到底。

    好处是干脆利落,符合所想的角色形象。

    但弊端是不清楚自己走后,巨雨霜会是什么态度。

    万一从嘤嘤哭泣,变成哀嚎大哭,那就玩脱了。

    由于信息太少,方义也无法确定巨雨霜是什么性格,会做出什么行为,这方法实在有点冒险。

    第二个,则是用言语安稳对方的情绪,找机会带她一起离开现场。

    这个方法安全的多,但用什么话让这女人停止哭泣,却是个问题。

    思索片刻,方义心中有了决断,缓缓开口。

    “雨霜,那件事,我没怪你。”

    巨雨霜突然一惊,猛地转过头来,看着方义。

    她的脸上虽仍然挂着泪水,却露出了狂喜之色。

    “长仇!终于,你终于肯和我说话了!一个月来你一直无视我,我也每天都守在城门口等你回来,终于……终于……得到你的原谅了……呜呜呜!”

    说着说着,巨雨霜又哭了起来。

    不是伤心的哭泣,而是喜极而泣。

    这本是件好事,但方义却郁闷的想要吐血。

    靠!

    你激动归激动,别越哭越起劲啊!

    利用眼观六路,朝周围看去,已经越来越多的人将注意力集中了过来。

    失策了,应该选方案一的!

    压下心中的郁闷,方义略微加重语气,冷冷地说道:“别哭了,我们回去再好好谈谈。”

    “好,好的!你说什么我都听!我全都听你的!”

    此时此刻,方义再冰冷的声音,过滤到巨雨霜耳边,都犹如天籁。

    看着巨雨霜只是点头,却无后续动作,方义面无表情一伸手,抓起她直接快速离开现场。

    在离开的时候,眼观六路依旧在发挥着作用,让方义能够观察到每个人的反应。

    只可惜,并没有什么收获。

    人群的反应非常正常,该鄙视的鄙视,该无视的无视。

    这群人里,要么都是npc,要么藏有演技派玩家。

    反正从这么点细节,方义也看不出来东西。

    唯一注意到的是,之前向导人群里的那名呆滞男,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

    另外那四名扮猪吃虎的家伙,从始到终都没朝这边多看一眼。

    似乎小男女的闹剧,无法引起他们的兴趣。

    经过三条街道,摆脱掉人群,方义心神微微放松。

    松开手,回头看去。

    巨雨霜正低着头,羞红着脸,一副害羞到不敢说话的模样。

    含羞待放,娇艳欲滴。

    换成别人,估计要按耐不住,满脑子都是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但方义第一时间想到的,并不是爱情的美好,而是……

    “这家伙,可以利用。”

    没错,就是利用。

    这种性格以及开场就接近满格好感度的家伙,是最佳的利用人选。

    眯起眼,方义仔细地观察着巨雨霜。

    不是在打量她的身材如何,而是判断着巨雨霜能有多少价值,身体素质如何,可以利用她做哪些事情。

    不过这女人能不能保守秘密,也是个问题。

    还有她是玩家还是npc,也需要时间验证。

    所以一切还需要进行观察,不能鲁莽行动。

    巨雨霜不知道,方义在盘算着如何利用她。

    此时的她正低着头,摸着刚刚被方义牵过的右手,脸色羞红,不知道在想什么。

    偶尔会突然偷偷傻笑起来,好似非常幸福满足的样子。

    “雨霜?”

    “啊!长,长仇!对不起,我刚刚在发呆,你说什么了吗?”

    “没什么,我们回家吧。”

    “嗯嗯!”

    巨雨霜小鸡啄米般的点头,然后带着无法压抑的笑容,欢快地朝前方走去。

    方义自然是靠后一些,仍由巨雨霜带路。

    他并不清楚巨铁匠的铁匠铺在哪,如果没人带路,还需要自己打探消息。

    不仅麻烦,而且容易露出破绽。

    此刻倒是省了很多事情。

    先前的城门是寒碧城的西门。

    回到主街道,一路直走,两人进入寒碧东街。

    这里比起西街要萧条一些,人流量也少很多。

    不过却立着一座私塾,极为显眼。

    因为这个时间,学子们正从私塾里零零散散的出来,和等候多时的家人汇聚一起。

    说是学子,年龄却不一而足,老年人和少年人都有。

    越过私塾时,方义朝里面看了一眼。

    空荡荡的课堂里,只有一位似是秀才的白衣中年人,正缓缓拿出笛子。

    他的神情有些没落和哀伤,等到方义完全越过私塾,笛声才缓缓响起。

    悠扬,哀伤。

    是一曲说不出名字,但颇为动听的曲目。

    “宁先生又开始吹笛了。”

    “科举在即,先生触景伤情,也是难免的,”

    “可惜宁夫人走的早……”

    “先生今年会考上的!”

    后面的内容,方义没有在听。

    因为前方的巨安铁匠铺,已经越来越近。

    来了,另一个难点。

    该怎么面对巨铁匠,也是一个问题。

    太热情肯定不行的,太冷淡,那出师的事情基本没得谈了。

    还是需要静观其变。

    “爹!爹!我们回来了!”

    ps1:感谢‘第二视角’打赏的100起点币。

    ps2:感谢‘书友20170725204751586’打赏的100起点币。

    ps3:感谢‘雨落何方’打赏的200起点币。

    ps4:感谢‘书友20170312175237696’打赏的100起点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