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玄幻魔法 > 平天策 > 第九百五十三章 死城
    “魔宗的人。”

    当这封信笺传到白月露等人的手中时,不知为何,白月露心中都甚至没有多少意外的情绪。

    花模国在过去数十年里,一直都是被人忽视的弹丸之地,只是来请这大俱罗的金身,却是原道人和她亲自过来,便是觉得他们不管行事如何隐秘,哪怕来花模国这种地方,都有可能出现意外。

    而这意外,在他们的心目之中,便只可能来自魔宗。

    从林意真正走出建康接触这世间开始,林意便有种魔宗无处不在的感觉,而对于她而言,从很多年前开始,魔宗就已经无处不在。

    “天罗古城是什么地方?”

    原道人看着脸色已经难看到极点的都澜王子,问道。

    他也很佩服魔宗这名部众的手笔。

    在过往很多年里,南朝和北魏的任何阴谋家行事,都会避免将大量的无辜民众尤其是妇孺卷进去。

    口碑、民心,流传在民间的事迹,对于这些阴谋家争夺天下极为重要。

    然而这名魔宗部众,却似乎什么都不在意。

    剑阁很少会受人胁迫,在何修行被禁荒园之前的很多年,剑阁奉行的都是以牙还牙,血债血偿,然而魔宗这名部众今日便吃准了他们必须管花模国的事情。

    因为剑阁欠了花模国的情。

    是因为他们的到来,才会引起花模国的这场祸事。

    若是要请走大俱罗的金身,自然就要帮花模国渡过此劫。

    “那是罗布沙海之中的鬼城。”

    都澜王子看着原道人,声音微颤的说道:“从我们这里出发往疏勒,若是往西北略偏,走错了路线,就会进入罗布沙海,很快就会看到这座古城。这座古城废墟有百里方圆,存在至少有五百年之久,那里应该是一个古王国,但不知因何而灭亡,西域诸国对这个古王国的存在时间和如何灭亡都没有任何的记载。那片废墟是建立在数座土崖上,当时那古国的人不进是在土崖上打洞建立洞窑住所,而且还在山体上堆土,所以那座古城废墟就如大型的蚁窟,极为复杂。当年这个古国存在时,不知山体上的建筑到底如何,但数百年的风沙侵蚀下来,那外面的房屋废墟看上去大多都一样,所以只要略微深入这座城的,几乎都走不出来。西域之中跃般、白勒等大国,以前也曾经派了不少人想要进去探索奥秘,但几乎都死在了里面。这座城如有魔鬼作祟,据说连那些经过特殊训练的兽类进入都会彻底迷失其中,走不出来。当年那处古国有可能是采盐为主,方圆数百里的地下水源全部是盐水,风沙过后,地上的沙砾之中都是各种色泽的盐晶。而且据说到了

    夜间,这片古城都会被一种白茫茫的光线笼罩其中,内里真的看上去鬼影重重。”

    “你和萧素心留下,我们过去。”原道人点了点头,看着白月露说道。

    白月露摇了摇头,道:“我和萧素心要随您一起过去,我们太弱…若是我们落在他们的手里,一定会更加麻烦。”

    原道人沉默了一个呼吸的时间,然后他点了点头,道:“好,我们一起过去。”

    都澜王子早就知道他们不会袖手旁观,但看到原道人和白月露等人如此迅速的就下了决定,他的心情却是极为复杂,“这魔宗的人信上说,只要你们出发去天罗古城,他们在中午时分便会在水中放解药,至于他们带走的十三名孩童,会在你们到了天罗古城之后交给你们。天罗古城太过凶险,若是你们完全依他们的意思前去,到时候那十三名孩童交到你们的手中,恐怕反而恐怕是沉重的负担,而且真的要相信他们所说的就会做到吗?”

    “他们要对付的,不是我就是我们手中的这大俱罗金身。”

    原道人看着他平静的说道,“要想我和大俱罗金身都到天罗古城,那么他们划下的条件,便需要全部做到。”

    都澜王子呆了呆。

    他听得出原道人语气之中的自信。

    他也明白原道人的自信来源于何处。

    “要么我在这些人立下的游戏规则之中获胜,将这十三名孩童全部带回来,要么便是我们死在天罗古城里,我会将大俱罗的金身也随我们一起埋葬在天罗古城。”

    原道人看着都澜王子,说道:“若我们真的败了,到时林意自然会去天罗古城,将大俱罗金身带走。”

    他的面色和语气十分平静,只是充满了一种玉石俱焚的味道。

    他不知道那座神秘的古城之中有着何等凶险的布置,但他已经入了妙真境,若是他真的要死在天罗城,他也有信心将所有人一起埋葬在那座城里。

    ……

    日已渐升。

    一群驼队在热浪翻滚的沙海之中行走,天都光骑坐在最前的一匹骆驼上。

    她身后的骆驼都背着箩筐。

    箩筐里装着小孩子。

    这些小孩子都不知道被她下了什么药物,睡得都是十分香甜。

    那些苦行僧众都没有骑骆驼,对于他们而言,行走便是真正的不靠外物的行走。

    没有向导,天都光自己就是最好的向导。

    她不知从哪里掏来了一具胡琴,声音咿呀的拉了起来。

    琴声萦绕在她周围。

    驼队后方的一名苦行僧眉头突然深深的皱了起来。

    琴声听上去就像是旅人在述说乡愁,然而这曲调他听过。

    这曲调是祁连山中一群吃人的人经常会谈的曲调。

    他知道这名西域之中的女子在追随魔宗大人前的来历十分复杂,但他却没有想到这名女子和祁连山中那群吃人的人都有过交集。

    ……

    沙海虽然荒芜,但依旧有许多人生存和活动的踪迹,只是对于沙漠之中的旅人而言,有些区域却是真正的无人区,误入便意味着死亡。

    天罗古城所在的罗布沙漠便是其中之一。

    在这片真正的无人沙漠之中,连阳光都会显得更加刺目一些。

    因为在黄沙之中,随着风沙的滚动,不时会有晶莹的盐晶翻滚出来,这些盐晶散射着阳光,就像是沙地里有无数耀眼的宝石。

    寻常的宝石的光芒往往璀璨而清晰,然而这种盐晶凝结着许多不明的物质,散发出来的光芒却是十分的朦胧,甚至形成一个个光怪陆离的光晕。

    远远看去,矗立在沙海之中的天罗古城就像是海市蜃楼般不真切,若是在平时,只有在夜晚到来时,整座城才会彻底陷入迷离的光线之中,然而今日,即便是在白昼,天空之中都似乎有许多白茫茫的星光落在这座死城之中。

    从外表看,构成这座城的都是一种深黄色的泥土。

    这种泥土经历了无数年的风沙,给人的感觉十分松散,似乎随便轻轻一拍就会崩碎成无数片,然而这些泥土当时在建造这些房屋和殿宇时,加入了许多特殊的材质,实则坚硬无比。

    从远处看,这些断壁残垣并不高大,然而进入这城中才真正知晓,所有这些断墙都至少有两名成年人的高度。这些断墙有小半都已经没有屋顶,但其中依旧有大半的屋顶虽然残破,但却依旧无比顽强的存在着。

    这些断墙下的地面也并非完好,有些残破的地板下便是散发着朦胧光芒的洞窟,许多洞窟连接在一起,组成了庞大的迷宫。

    无论是地面上,还是地面下的无数连接的洞窟之中,到处都是骨骇和残留的衣物。

    无比的诡异的是,这些骨骇和残留的衣物并没有因为风沙而风化,它们承受着地下缓缓析出的盐晶,被这些蒸发的盐晶慢慢的覆盖,它们的表面布满了无数盐霜。

    这些盐霜并非洁白,而是七彩的颜色,就如同彩虹。

    此时在天罗古城的一片广场的顶端,那名身套着古怪巨大衣衫的女子静静的坐着,她的目光看向远方,双手从衣袖之中伸了出来。

    她的指尖也渐渐有七彩的尘雾不断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