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4066章 暂时获救
    “小姐……”

    “不必说,我明白。”西门无惧张嘴就要开劝,蒙伶却是眼神坚定的摆手打断。

    “西门先生的意思我懂,可是我们这次能进来完全是误打误撞,时间只有七日,现在已经过了一日,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我只想亲眼看一看,一千三百万年前的授天殿,究竟有什么。”

    西门无惧道:“小姐,以属下之见,无论今次授天殿进来多少人,他们也不可能找到授天殿最下层的宝物,时间只有七天不多,不如我们回去禀告青尊,再让青尊通知几位盟主大人再作定夺,下一次来,也是一样的。”

    “不。”蒙伶几乎毫不犹豫的否定道:“不一样,此授天殿传承了一亿多年,里面的秘密极多,若是我们能先所有人一步找到授天殿的核心秘密,那对于整个圣星盟,将会起到巨大的帮助。更何况我们手中有玉简地图,比起旁人更有优势,现在大家都不知道授天殿的底细,只有我们进入铸冶殿的机会才最大,也许我们还会先众人一步找到重天殿也说不定,总之这一次,我要最先知道关于授天殿的秘密,越多越好。”

    西门无惧闻言,知道自己再怎么劝也没用了,蒙伶的心意已决,他根本没办法改变,这是蒙伶的秉性,话说在整个圣星盟中,谁都知道这位青宿的掌上明珠心里的主意很大,很有主张,旦凡她决定的事,就连青宿本人也规劝不了。

    “那好吧,不过我们还是按照先前说好的办,一旦发生连属下都解释不了的麻烦,小姐必须马上离开此地,不得再来。”

    “那是当然。”

    众人说着话,就要深入前方那片根本看不到虚实在的红雾橘烟之中。

    而风绝羽这时转了转眼珠,却是从蒙伶和西门无惧的话语中获得了一些重要的信息。

    他们居然说授天殿只能开放七天?

    理据何在?

    说的那么坚决肯定,莫非他们知道别的秘辛?

    如此一想,风绝羽突然灵光一现,想起了先前在入殿前看到的那杆印有“七”字的古怪阵旗。

    “七?是七日的意思?类似计时的法宝?”

    想到此处,风绝羽脑子灵活一转,嘴角抽动着嘲讽道:“蒙小姐想尽快探知授天殿的底细?那可要快一些了,如果再这么磨磨蹭蹭下去,怕是会被别人抢占了先机啊。”

    “嗯?你什么意思?”蒙伶闻声脚步一顿。

    西门无惧站定,但没有走过来,而是目光凌厉的打量着风绝羽。

    风绝羽睨了蒙小姐一眼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蒙不姐觉得自己有了一张玉简地图便对授天殿比旁人了解更多,却不知道,眼下在这授天殿内的,还有一个人也许比你们更加知晓授天殿的底细。”

    “还有一个人?谁?快说,是什么人?”蒙伶伸手揪住了风绝羽的衣领,一副要吃了他的模样。

    风绝羽没有回答,目光下撇,看了看自己的脖子,深层意思是,你放了我,我就说。

    这时,十余扈从全部围了过来,包括西门无惧也是走到近前,那猛汉蛮丰操着一嗓子粗犷沙哑的声音道:“小姐,别听他胡言乱语,他是想让您放了他。”

    “对,千万别上这小子的当,我看他贼眉鼠眼的不像好东西。”

    “像这种油头粉面的小子,最会花言巧语了,不能信。”

    众人嗡嗡的起哄,风绝羽瞧了瞧他们,全然无畏道:“那个人之前被锁在授天祭坛外的囚神铁,是一个无肉身的游魂,不过先前他骗了所有人帮他破了祭坛的禁法,逃出升天,并利用炎戎仙子等人杀了守护祭坛的虚界巨灵,夺了其烈焰晶光铠……”

    一席卷语速其快的道出,蒙伶的脸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事实上,她从其母青尊的手中得到关于集英殿的玉简地图的时候,也就是三、四百年前,蒙伶一见此物,便从别人嘴里听说了一些关于授天殿炼器的传奇,一下子便对这个神秘的古老势力产生了由衷的敬意。

    而后的几百年来,她到底收集关于授天殿的线索,包括一亿一千三百万年前从授天族的老祖梵罗圣人开始以至于之后历代万器至尊的所有消息都是蒙伶最迫切需要知道的。

    毫不客气的说,她已经把授天殿当作一个传奇看待了,誓发发掘这个传奇背后的故事。

    几百年来,蒙伶专于授天殿一事好像着了魔,虽然一亿年前流传下来的故意早已湮灭在时间的轮回时,但经过蒙伶的不懈努力,的确也找到了一些支离破碎的记录。

    对于“囚神铁”、“授天坛”、“虚界巨灵”、“烈焰晶光铠”等等传说,蒙伶也是听说过的,而且还有根据存在,目前就放在她的身上。

    是以当风绝羽说出有关陶来的一些消息之后,蒙伶反倒瞪大了眼睛,她抓着风绝羽的衣领,精致的小脸慢慢凑了过去,惊问道:“你说的那个人是谁?”

    风绝羽微微一笑,心里猜到蒙伶已经相信了,而且信的非常坚定。

    虽然他不知道蒙伶的根据从何而来,但因为对方的笃定可以救自己的命,风绝羽很是开心。

    他看了看身上的筋索道:“你把我松绑,我就告诉你他是谁。”

    “混蛋,你想骗我给你松绑,好让你逃跑吗?你以为本小姐是那么容易哄骗的吗?”蒙伶紧咬着银牙。

    风绝羽面色渐冷,语气低沉道:“蒙小姐,咱们好好辩一辩,一开始你的雌雄金雕可是主动偷袭我和我的妖宠的,我并没有半点伤害它们的心思,但它们不知好歹,非要你死我活,我也没办法对吗?要是换成你,你会站在那里等死吗?”

    风绝羽语速不快不慢道:“更何况,当我知道此二雕乃是小姐的坐骑之后,也没有对小姐你另加伤害,不知道小姐还记不记得当初我说的话,我说了,我无意伤人。”

    “无论你怎么说,雌雄金雕最后还是死在你的手上,我得给他们报仇。”蒙伶眼晴瞪的溜圆,全然没有了大家闺秀的风范。

    风绝羽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道:“要不这样吧,你先把我松开,我跟着你们走就是了,我发誓,我绝不逃跑,这样一来,我也有自保的能力,没必要让小姐身边的这些扈从,为了保护我再受到什么伤害不是?”

    “保护你?你想的美,他们是保护我……”蒙伶忽然觉得风绝羽这个家伙脸皮极厚,对他更是厌恶。

    风绝羽也不在意,点头道:“是,是保护小姐,可小姐您非要把我带回圣星盟折磨至死,他们当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死啊,这要是在外面也就罢了,此处可是授天殿,危机重重,你这么绑着我,岂不是拖累大家吗?”

    风绝羽话完,众人眼晴闪亮的眨了眨,几个扈从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是认同了他的话。

    西门无惧一声没吭声,见蒙伶有些迟疑,他又知道这位大小姐平素里看着十分严格,但其实对手下人还是极好的,隐约开始关心手下人的安危,于是哼了一声道:“帮你松绑可以,但你怎么保证不会逃跑?”

    “这个容易!”风绝羽一听有门,嘿嘿一笑道:“我身上有一件法宝,名为铁王猴神头骨,我当着头骨发誓就好了,若违背了誓言,此头骨中藏有我的精血气引便尽归蒙大小事所有,到是要斩要杀,还不是蒙大小姐一句话的事吗?”

    蒙伶听到此言,眼前一亮,心想要是真有此物,让他当众立誓就不用再让人保护他了,这样也省的拖累大家。

    想到这,蒙伶阴着脸道:“你真有此物。”

    “你先把我放开,我拿出来给你看便知真假了。”

    风绝羽见蒙伶没动,笑道:“有西门先生在,你还怕我跑了吗?”

    蒙伶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下令道:“把他松绑。”

    话音落下,两个扈从三下五除二解除了风绝羽身上的筋索束缚,然后西门无惧上前摘了那古怪的项圈。

    恢复了神识的风绝羽感觉到一阵的舒爽,活动活动筋骨后,才慢悠悠的将铁王猴神头骨取了出来托在掌心中,到也没有食言的振振有辞的立下誓言道:“我风绝羽,对铁王猴神头骨立誓,在授天殿内,可一直追随蒙伶小姐左右,绝不私自逃窜,或有违此誓,当以精血气引交归蒙伶小姐,任打任杀,绝不悔改。”

    振振有辞的说完,风绝羽划破指尖挑出一滴精血气引,点指祭入铁王猴神头骨之后,然后将铁王猴神头骨交给蒙伶道:“蒙小姐,现在你可放心了?”

    蒙伶表情意外的看着风绝羽,手里拖着金光闪闪的铁王猴神头骨,脸上的表情终于缓和了下来。

    “算你识趣,有此物在手,就不用再捆着你了,跟我们走吧。”

    “是。”风绝羽乖巧的点了点头,趁着所有人转身之后,眼中一抹阴霾闪过:“我只说过不会逃窜,但没有说过不会杀你,丫头,你还是太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