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都市言情 > 扶摇直上 > 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会场上的突然变化
    <script>readx();</script>    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会场上的突然变化

    林子青最终是按照王简的要求把陈争作为市委书记的人选,然后把程占强作市长人选拿上常委会的,包林森根本没有入围,这样的情况一公布,段育才就是很吃惊,然后就看向卜志永,卜志永就是不动声色地坐在那里面无表情。

    看到这个情况,段育才他们就是搞不明白了,弄了半天,包林森没弄上常委会,还让他配合把包林森弄上市长的宝座,这不是在耍他吗?但是现在他不能管这些了,他不能让王简就这样一步一步地把人马给安排了,事先为什么不找他商议?为什么没有先向他通报这事?这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嘛?或许林子青拿出这样的人选有苦衷,那么自己就要主动将包林森这个选提出来。

    在林子青把情况介绍完毕之后,段育才抬头看了一眼他说:“林部长,这临湘市长的人选我看包林森也比较适合,今天为什么不拿到会上议一议?”

    没想到段育才直接就提出了这样的问题,这不但是不尊重王简这个主持人的问题,而且也让林子青不好回答,王简把包林森的工作做通了,然后让他只把程占强拿上来进行研究,包林森的事情再往后拖拖,在这种情况他怎么好拒绝王简?再说在省委的天平上,他还是害怕王简的。

    “包林森主动找到我,说他不适合这个人选,所以我就没有提出来。”林子青临机应变就向段育才解释道。

    这样的解释更让段育才困惑了,看来王简的工作做得很细,情况发生变化了,不过他不能发生变化,他必须坚持自己的意见,让王简尊重他的存在,虽然用人权是省委书记的权力,但是也不能让他这个省长一点也不参与!

    所以段育才也不管旁边的黄春华不高兴,在林子青说完之后,他就朝王简说了一句道:“王简同志,我就这个问题发表一下意见?”

    王简坐在那里,不动声色地道:“哦,那你就发表吧!”

    象征性地征求了一下王简的意见,段育才首先就开始说了起来道:“陈争是现任市长,这次作为市委书记人选拿出来,我感觉本身也不大妥当,因为出了崔新栋这个事情,他是班子成员,现在崔新栋跑了,有些东西查无实据,但不代表就没有,在这种情况我的建议是从外面调入一个书记过去,将陈争再调出来,这样才可以全面整治一下临湘的班子,现在却把他作为市委书记的人选就有些不合适,会掩盖一些问题,这是第一个意见,而第二个意见就是程占强据说与崔新栋交往很密切,他有没有陷入崔新栋案,恐怕说不清楚,他哪能作为提拔重用的人选?我感觉组织部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搞清楚就端上盘子来,是误导我们省委决策,不是我故意反对这两项任命,实在是这两项任命存在严重问题,不能服众,所以我建议重新安排这两个职位的人选。”

    段育才开门见山,就直接否决了这两个人事任命案,二把手公然否决这个提案,就给会议造成了剑拔弩张的气氛,如果王简再与他针锋相对,那么省委高层内部的争斗就公开化了。

    黄春华坐在那里,由于他是列席人员不能说话,心里面就是对段育才很不满了,他真以为自己可以做了省委的家,殊不知他现在还不是省委书记!

    由于段育才先声夺人,把意见先表明了出来,那么下面的常委就不好表态了,因为如果他们赞成组织部的意见,那就是直接与段育才唱对台戏,而如果他们附和段育才,那就是与组织部意见和王简的意见相违背了,组织部的意见肯定也是王简的意见了。

    因此在段育才说完话以后,只有史兴民作为省委副书记,资历也不次于段育才,便开口说道:“我认为育才省长是多虑了,他们两人虽然一直在临湘工作,但是省纪委的人去调查半天也没有查到什么问题嘛,怎么能以道听途说的情况来作为评判干部的依据呢?我同意组织部的意见,让他们两人上任市委书市长一职。”

    他一说完,段育才直接反对道:“省纪委没调查出来东西,那是因为崔新栋逃了,如果崔新栋不逃,那就不一定了,我们要谨慎一些为好,我不是故意与谁过不去,而是我们要为临湘负责,不能带病提拔干部,这是我们的原则!”

    看到他如此固执坚持自己的意见,史兴民还要和他说,王简却是制止了他,说道:“育才省长的意见有一定道理,组织部考察有误,我的意见和他一致,暂时搁置这两项任命,下面再由子青部长把办公厅干部的调整情况向大家介绍一下。”

    王简轻轻的一句话更是让与会的其他人吃惊,尤其是林子青,王简居然说他是考察有误,这个意见不就是按照他的意见来的吗?现在怎么说自己有误?难道是因为段育才的反对,为了推卸责任才这样说的?这种情况以前当然也有过,才国庆好这样搞,如果是他自己搞错了,然后就把责任推到别人头上,别人还不好说什么,现在王简也在用这个招数了。不过更让他吃惊的是,王简居然同意了段育才的意见,两人保持了一致,这是什么鬼?难道王简怕了段育才,或者说王简现在还需要保持表面的团结?

    其他人的心里也有这样的想法,认为王简看到段育才激烈反对,如果他还坚持组织部的意见的话,那么就会与段育才之间产生激烈的冲突,作为来到湘乡省委不久的省委书记,他必须得考虑一下平衡的问题,不能让局势失了控,不能传出一二把手在会上公开顶牛的情况,那样的话就会让他的威信受到损害,到时候肯定是两败俱伤,这是王简不能不考虑的问题。

    卜志永和温泉几人也是惊讶地看着王简,黄春华听了王简的话之后也是很吃惊,本来他以为王简也是很强硬的人,但是现在看来似乎也不是那么强硬,当然他也没有看到过王简很强硬的一面,上次召开的省委常委会,基本上是其他人发表意见,王简不过是作为最后的仲裁者发表了那番话,却是让人感到十分深刻和震撼,而今天似乎又是让人感到震撼,只是这种震撼,却是又让人感到十分的意外。

    段育才本人也是没有料到会是这个样子,他以为王简肯定会让其他人反对他的意见,然后他最后总结的时候当然还是坚持组织部的意见,这样一来,就按票数来决定,最后他可能还是吃亏,但是他以后就会让王简牢牢记住,没有他的支持,事情就不会那么顺利,而且他的反对还是有一定市场的,必须尊重他的存在。

    但是他没有想到王简会直接同意他的意见,和他的意见保持一致,而且还说组织部考察有误,这简直是让他没有想到了。

    王简这么一说,段育才瞬间失去了反对的兴趣,就好像正攒足劲准备大战一场,却是听说敌人撤兵了,那种感觉真是不好。

    听着王简的话语,林子青没有说什么话,直接就把苏明辉任省委副秘书长、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和祝云飞担任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的事情讲了出来。

    大家一听,王简没有反对段育才的意见是不是为了这后两项任命啊?但是后来一想,这两项任命的含金量远远不如市委书记市长的含金量,怎么可能为了这后两项任命,而把前两项任命给否决了?即使苏明辉是他调过来的人,也不过是副厅级的任命,而且还是办公厅的工作人员,只要王简想用,就是段育才也没有什么反对的理由,必竟省委书记想任命自己的服务人员,你一个省长能反对什么?难道让你来决定省委书记身边要用什么人?因此这种推测的可能性不大。

    林子青一宣布完毕,段育才就不再说话了,虽然他也想着在这件事上再难为王简一下,但一想没有什么理由啊,苏明辉是调过来的人员,担任的又是办公厅的职务,如果他连王简在身边用什么人都要反对的话,那他真是不懂官场规矩了,这样的话会把王简惹恼的,再说刚才王简突然同意了他的意见,他就是有意见也说不出来了,总之感觉到现在的心情很怪,一下子失去了方向。

    正当他在乱想之时,卜志永就首先表了态,他是秘书长,办公厅的总负责人,他当然要表态,他就表示两位同志是合适的人选,苏明辉原来在深州的时候就担任过办公厅的职务,后来还担任了区委书记,无论是工作经验还是领导经验都十分丰富,是合适的省委副秘书长人选,而祝云飞自担任综合一处的处长以来,工作一直比较努力,这次得到重用,也是对他以往工作的一种肯定,也是合适的。